手机上阅读

第117章 灵紫楼1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那是……”宇文南极眸光闪了闪,简直有些难以置信,狠狠地掐了一下自己的大腿。“天哪!”疼的!

    “出现了!”蓝旭脸上惊讶极了,激动的跳起来,拼命的摇晃着宇文南极。

    “不可思议……太不可思议了……”夜宁宇从吃货状态中扭转。目瞪口呆地凝望着远处那忽然浮现的白色影子。吃过顶尖美食之后,运气都变好了吗?

    木仙儿疑惑地扫这三人一眼。然后拿着不知道从哪来的木笛。一人来了一下。

    “拜托,不就是海市蜃楼吗?有必要一副唐僧见到大雷音寺的表情吗?”

    看着一个个都希冀地望着远方的白色影子,眼中露出神奇色彩。独孤月疑惑的看着,不就海市蜃楼吗?没看出有什么奇特之处,难道有什么她不知道的内情?

    “怎么回事?”独孤月疑惑的皱眉。

    “月丫头。这可不仅仅是海市蜃楼那么简单。”上官流觞站起来。扬袖,很自然地牵着独孤月,亲昵的捏捏她的小脸。

    “上官。”宇文南极三人走上前来。木仙儿紧随其后。不明所以的跟着他们。

    上官流觞对着他们点点头:“开船。”做了一个前进的手势。

    很快。独孤月就发现。不止他们这群人,在场几乎所有人都开始行动。那聪明些的人,反应快的人。早早上了自家游轮,飞一般朝白色影子开去。

    一路上,不断有人大声喊着。撕心裂肺地扯着嗓子,“灵紫楼!”

    灵紫楼?那是什么东西?独孤月实在是搞不清楚他们究竟在激动什么,很好奇地问:“灵紫楼是什么?跟灵紫鱼有什么关系?”独孤月非常聪明的捉住了关键词“灵紫”,这两者到底有什么关系呢?

    然而刚问出来,就招到了集体鄙视。

    宇文南极简直对她无奈了:“嫂子,你以前是居住在外太空吗?竟然连灵紫楼都不知道?”

    木仙儿给了他一棒槌:“你怎么知道?我们姐妹还真就住在外太空了。”不同位面,不同大陆,这里连地球都没听过,可不就相当于外太空嘛。

    “误会,误会,开玩笑,开玩笑而已。”宇文南极连忙罢手,苦兮兮的赔笑。

    蓝旭上上下下仔仔细细地打量着她们姐妹,掂量着下巴,对这两姐妹还真是好奇,两个都在某些方面出奇的优秀,在一些人人都应该知道的常识面前反而一点都不知道了。

    夜宁宇不怀好意地凑近独孤月:“嫂子,你给我再做一顿饭换这个答案,成不成?”

    “你给我起开。”宇文南极直接将乘火打劫的蓝旭挤走,“你夜二爷的嘴还真金贵。”就是不知道他说的是他吃的金贵还是他说的答案金贵了。

    宇文南极果然是好孩子,难怪木仙儿跟他玩的最好了,独孤月等着他来给自己解惑。

    “嫂子,我不要你煮饭,不如你给我几颗丹药?灵紫鱼也行。”蓝旭趁机凑到独孤月的面前,笑嘻嘻的讨好道。

    宇文南极气呼呼的推开蓝旭,“你走开。”

    木仙儿看他们说了半天都没有说到点子上,一一敲了一下他们的头,敲上瘾了,正好敲到上官流觞头顶,被他轻飘飘的眼神唬住了,停住手,转身,看到独孤月,立马扑到她的怀里说:“姐,你看他,好凶!”木仙儿指着上官流觞,不满的控诉着。

    独孤月嘴角抽抽,扶额望天。

    仙儿真爱玩。

    不过,这群二货也挺让人头疼的。

    独孤月直接将视线投向上官流觞。

    上官流觞干脆的把独孤月拉入自己的怀抱,木仙儿一时不察,差点跌倒,愤怒的瞪了他一眼心里恨恨的想:美什么美,谈恋爱又不是结婚了,结婚了还有离婚呢,你就嘚瑟吧。

    上官流觞一向不喜欢说废话的,但是这次却例外了。

    上官流觞拉着独孤月的手坐好,让她坐在自己的大腿上,饶有兴致地把玩着她纤细的手指,柔声宠溺地对她说:“灵紫楼其实跟灵紫鱼有关,灵紫鱼每年都有,灵紫楼却要几乎每隔百年才会出现一次,这也引起了各方强者争相前来,而每次,都有人有来无回。”

    据记载,离上一次灵紫楼出现是在三十年前,这还不到一半的时间,上官流觞很怀疑,这次灵紫楼的现身,跟独孤月这次大批捕捉灵紫鱼是否有关系。

    “灵紫楼里有大批的灵紫鱼?”独孤月有些疑惑地眨眼,上官流觞这么平静的语气里,为什么总觉得有什么连他都疑惑不解的事包含在其中呢?

    上官流觞揉揉她的脑袋,神色间闪过一丝凝重。

    在她头上落下轻轻地一吻:“不,没有,没有一条灵紫鱼。不过,里面有无数的宝贝,里面每一件宝贝都能够引起各方重视抢夺。”

    独孤月的眼珠转了转,闪出一抹亮光:“有很多吗?”

    上官流觞道:“是呢,有很多。”

    “为什么要每隔百年才出现一次呢?里面是否危机重重?”想到宝贝多,独孤月自然欢喜,但一想到经过了这么多个百年,灵紫楼里的宝贝都没有被人收刮完,显然,机遇与危机相伴相生。

    “没人知道为什么,只知道灵紫楼中的宝贝多的不行,只要运气好,收获就不会少。好运进入里面的人不出意外,基本都能满载而归。”上官流觞扫了后面那些奋勇直追的船只,淡淡勾起唇角,“那些人历经惊险来到这个荒芜的沙漠,可不仅仅就是钓灵紫鱼这么简单的,很大一部分原因就是想要碰这灵紫楼的运气。”

    百年只是一个大概的数字,不是具体的,谁也不确定是哪一年,所以只能碰运气。

    但是没想到,独孤月才第一次来,就碰上这百年才能一遇的奇迹,不可谓运气不好。

    灵紫楼吗?独孤月的视线凝望着远方,对这灵紫楼有了小小期待。

    木仙儿自然也听到了上官流觞所说的,宝贝宝贝,本小姐来了,木仙儿高兴的挥舞着手中的木笛,在宇文南极三人头上各自敲了一下,颇为遗憾的说:“看看你们,卖弄呀,卖弄呀,这么好的表现机会就被你们活生生的错过了吧,被他占了大便宜,用一个人人皆知的消息泡妞。你们真是不争气呀。”

    蓝旭和夜宁宇对视一眼,无奈的笑了,可不是吗?多不争气呀,被一个小姑娘随随便便就打头,虽然不痛,但男人的尊严呢!

    宇文南极摸着脑袋,委屈地说:“仙儿妹妹呀,你不能再敲了,再敲下去就傻了。”

    木仙儿转动着手中的木笛,说:“你可别冤枉我,你们的智商呀……说不定敲着敲着就有了呢。”

    独孤月听了木仙儿的谬论,凑到上官流觞的耳边说:“你的朋友真可怜,遇到仙儿这个调皮鬼了。”

    上官流觞 挑眉,认同的点头:“可不就是嘛。”可不就是个调皮鬼吗?整日里没事就知道捣乱,时刻不忘破坏自己跟月丫头的亲热。

    “还是月丫头好。”上官流觞在她额头上亲了一下,有用下巴蹭她的脑袋。

    “你越来越过分了。”独孤月伸手抓着他的两支耳朵,扭了扭。

    “有吗?不过分吧。”上官流觞不认同的说。

    “明明就有,先是时不时的捏人家的脸,揉捏人家的头发,现在更是时不时的偷亲人家,你这样还不过分,那……”独孤月不停的把玩着他的耳朵。谁知下一秒就被堵住了嘴巴。

    上官流觞看着她那喋喋不休的樱桃小嘴巴一张一合的,迷人的紧,狠狠地亲了上去。直到独孤月几乎快要窒息才停下,与她额头相抵,说:“这都不算过分。”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