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119章 灵紫楼之灵紫门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太子哆嗦着重复了一遍,对上云皓天那双狠厉狰狞的眼眸,太子只觉得心头顿时有些发凉。

    想他堂堂一国太子却不但被上官流觞压一头。还被云皓天压一头,心里何其悲凉。

    云皓天反应如此激烈,云嘉嘉此时才害怕。二哥待她是好,可二哥的本质可是真正的残酷的。对于下人一有不顺并打杀了。

    “还不快说!”此时的瑶池仙子哪里还是那个清冷孤傲如同不食人间烟火的女子?此时的她。活脱脱就是恶毒狰狞的巫女。

    “这怎么可能?”这可是灵紫鱼,而非普通的鱼,灵紫鱼灵活狡猾。极其难抓,云皓天怎么可能会相信?

    太子自有太子的傲气,主动与人答话。却反遭质疑。太子愤怒不已。  太子忍下心头的寒意,冷哼一声,故意道:“众目睽睽之下。本宫有何说谎的必要?今日的钓鱼冠军就是那个臭丫头。不信你问问你的好妹妹。她可是当事人。”说到最后颇有咬牙切齿地味道。

    云皓天回头看到云嘉嘉苍白的脸,就知道太子所言非虚。

    他死死的盯着独孤月。拍拍云嘉嘉纤细肩膀,声音低沉。安慰道:“放心,她一块晶石都得不到。”

    七千五百条灵紫鱼, ……她到底是怎么办到的?难道她身上有什么不为人知的秘密?云皓天微眯着双眼。若是破译她钓鱼的诀窍,那么日后每年的灵紫鱼不久被药云谷包了吗?

    独孤月吗?很好,很好。

    独孤月感觉到他锁定在自己身上的视线,不安的动了动。

    上官流觞偏头看着她,同样感受到云皓天不怀好意的视线:“别怕,有我在。”

    独孤月笑着应和:“我不怕。”

    “姐,你要小心那个云皓天,他有一只植物宠。”

    上官流觞眼神微闪一下,云皓天有植物宠是他在偶然的机会知道的,作为底牌就连药云谷的人都没有几个知道,她又是如何知晓的?

    “怎么了?”

    “没有。”上官流觞宠溺地用下巴蹭蹭她的头,木仙儿是月丫头全心全意相信的人,一个有着如此多秘密地人留在月丫头的身边真的没问题吗?

    时间慢慢过去,此刻游轮已经到了紫鱼殿前。

    云皓天对云嘉嘉说:“别胡思乱想了,找个机会将那丫头抓来。如果没猜错的话,那丫头身上应该隐藏着一个秘密。”

    天生残忍的云皓天对方是否配合审问从来不是他考虑的问题,因为他的私人地牢有着成千上万种刑具可以让对方乖乖地将实情吐露。

    现在当务之急则是进入灵紫楼寻找天灵地宝,一行人快步走出游轮。

    说是楼,其实说宫殿也不为过,气势恢宏一眼望不到尽头,铜墙铁壁,被高人施法,破不得,唯一的入口就是眼前这朱红色的殿门。

    云皓天等人一出游轮就直接往灵紫楼冲,机遇可遇不可求,但越早进入楼里,就意味着机遇越大,但是他们却被迫止步殿门口。

    灵紫楼的大门并没有直接敞开,那扇朱红色的殿门紧紧关闭着。

    云皓天轻蔑地冷哼一声,拔出扛在背后的巨剑,在胸前划过,那剑身如一道寒芒闪过,森冷逼人剑气划过,旁边一人的衣角就被整齐割落,刀口平齐。

    只见云皓天高高举起巨剑,对着那坚硬殿门直接就挥刀砍下!

    “砰!”

    一阵剧烈的空气波动,似乎连地面都有些震动,但那薄薄的殿门却纹丝不动,上面连一丝被砍的痕迹都没有。

    云皓天不敢置信,怎么会这样?他可是六阶强者!这不可能!

    云皓天不信邪,他凝聚出所有的灵力,全部灌注在巨剑上,剑芒爆射而出。

    强烈的撞击声声音不绝于耳,震耳欲聋。

    这一斩,气势惊鸿,即便是同阶中人,也鲜有能够抵挡的了的。

    然而,那门非但没有开,还把云皓天的剑震开。

    云皓天反应迅速,堪堪把住那柄巨剑。

    “这扇门被下了强者封印。”云皓天极为气恼,颇有恼羞成怒的意味。

    太子神色顿时有些阴鸷,铁青着脸,这云皓天原来如此没用,真是浪得虚名。

    他们几乎将所有人的灵力都运用在游轮上,紧赶慢赶,就是为了能先一步到达灵紫楼,抓住时机,最早进灵紫楼。

    众所周知,灵紫楼里机遇不断,一件武器,一本秘籍,就可以站在同龄人的顶峰。

    但是如今这一耽搁,上官流觞的游轮转眼就到了。

    “哟,这是在等着我们呢?还真是热情呀。”宇文南极最先跳出游轮,笑嘻嘻的说。

    “笨死了!”木仙儿轻轻敲了他的头一下,挑眉笑道:“真以为人家在列队欢迎咱们呐?他们这是无能为力,不得不止步于此,明白吗?人家恨不得咱们立刻消失才好呢。等你?等你抢他们的宝贝吗?若是可以进去,人家早就跑的没影了。”

    太子面色铁青地朝木仙儿横去一眼。明明如此美丽的女子,说话为何如此恶毒?心肠更是恶毒?

    自从被木仙儿下过药后,太子对木仙儿是恨的咬牙切齿。

    云皓天听到这甜美的声音如此打击自己,恼怒的不行,愤怒的转身。

    映入眼眸的就是一张完美无瑕的小脸,带着张杨调皮的笑,一双大眼睛闪烁着灵动。美,真的好美,比起他妹妹云霞仙子有过之而无不及,她才是真正误入凡尘的仙子,精灵。

    一时间,云皓天看痴了。

    蓝旭嘴角勾起一抹浅笑,扬着下巴,那世家公子哥的姿态摆的足足的:“宇文呀,妄你为人几十载,却连仙儿妹妹这般透彻都没有,唉,真是为宇文伯伯担忧呀。”

    “你胡说!”为毛不是调侃别人?

    云皓天不急着开门了,可 太子急呀。

    因为灵紫楼和金沙戈壁一样,出现的时间是有限制的。

    每百年出现一次,每次却只停留一日,这分分秒秒都是宝贝啊,能不急吗?他这太子看起来风光,其实暗地里的幸酸又有何人知?

    太子心心念念都是得到那成堆成堆的宝贝,一想到那些与他无缘的宝贝,心头就像在泣血。

    自从上官流觞出现后,云霞仙子的视线就一瞬不瞬地盯着他,美眸灼灼。

    师兄的拒绝只是因为被独孤月那个狐狸精迷惑了,只要独孤月消失,师兄就还是自己的。又岂会因为上官流觞一声拒绝的话而放弃?

    更何况云嘉嘉是那种外表弱不禁风,高贵优雅,实际阴狠毒辣,强势坚毅,许多男人都无法望其项背的。

    上官流觞自然地牵着独孤月的手缓步而来,云嘉嘉深吸一口气,抚平内心情绪,告诉自己,很快了,只要除掉独孤月,师兄就正常了,她面容绽放一抹清浅笑意:“师兄,你来了真好,快打开门吧。”

    上官流觞视而不见,他只对独孤月说:“这里我也是第一次来,不过这得封印却能除去的。”如愿的看到了独孤月眼中毫不掩饰的崇拜,上官流觞瞬间觉得自己自己要更加努力的修炼,好得到月丫头更多的崇拜。

    自从认清自己对上官流觞便不是完全没有感觉,答应跟他一试之后,独孤月就时常在他面前显露出小女子该有的神采表情,这让上官流觞更是欲罢不能,当然,他从没有想过罢。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