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120章 灵紫楼之买路财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云皓天听到云嘉嘉的话,才回过神来,看着云霞仙子的面容有一瞬间的僵硬。但她依旧保持嘴角那抹弧度,笑容绚烂如花,这等强颜欢笑。看在云皓天的眼中,并心疼的不行。

    “殿下为何不理嘉嘉?”似笑非笑。隐忍着怒火。

    “师兄怎会不理我呢?二哥不要乱说。师兄定然是没有听到我所说。”云霞仙子嘴角含着淡淡浅笑,神色自若,有二哥撑腰。底气更足,她以为不管怎样,师兄定是不愿与药云谷交恶的。

    气定神闲。带着微笑。仿佛她还是那个超凡脱俗的云霞仙子。

    上官流觞似笑非笑地瞟她一眼,却没说话。

    独孤月恼怒地瞪了一眼上官流觞,他这惹的什么烂桃花。阴魂不散。一副楚楚可怜柔弱的白莲花状。当真是不好对付,见此。心头却掠过一丝戒备。

    木仙儿看她在这么短短时间内她就能抚平情绪,一副淡然无波若无其事的样子。

    这般隐忍。这般心计,实在叫人忌惮,木仙儿不免高看了她一眼。

    惊呼道:“天呀。上官哥哥何时得了耳疾?为何我却不知?”

    众人听了她的话,皆是一愣,而后又听她说:“不对呀,哥哥有耳疾为何一路上与独孤姐姐相谈甚欢?若是没有耳疾,那么……”

    之前云嘉嘉的声音可是不小,在场的人都听的分明,众所周知煜王殿下没有耳疾,那么木郡主的言下之意并不言而喻了。

    云霞仙子的神色在这一瞬间简直难看至极,她咬咬牙,脸上扬起一抹若无其事的淡定笑意。

    云皓天看着自家妹子这副模样,也不满木仙儿在众目睽睽之下的揭穿,但听她天真疑惑的语气,也恨不起她,并将这一切都归罪于上官流觞和独孤月。

    “本王与月丫头聊天,自是没有听到不相干的人说的话。”上官流觞宠溺地揉揉独孤月的头发,回答了木仙儿的问题。

    不相干的人?那不就是指……

    云嘉嘉泫然欲泣,这话不可谓不重,直戳心窝,正中红心。

    太子急的不行,这分分钟的宝贝怎么能浪费?他可不想管他们之间的这些弯弯道道,咬咬牙,僵硬的嘴角挤出一丝笑,对上官流觞道:“弟弟,眼见着时间一分一秒过去,私人恩怨不如暂且放置一旁,我们大家齐心协力一起将这封印打开?”

    上官流觞淡淡地瞥了太子一眼,低眸宠溺地捏捏独孤月的脸蛋:“本王的月丫头说如何并如何。”

    太子顿时神色一僵。

    “独孤姑娘,后面那么多人眼巴巴地看着,你不会让大家失望的,哦?”云嘉嘉气定神闲,还是那副不食人间烟火的模样。

    独孤月似笑非笑地看着她,应允了她独孤月憋屈,不应允她,独孤月则得罪在场的所有人。

    木仙儿回眸一看,果然见一片黑压压的人群,随着云霞仙子的话,对她猛点头。

    这是想让她当一个十恶不赦的大罪人呀。

    “姐姐,你不是答应了我,这一路都听我的吗?不如这次上官哥哥是否开门,何时开门,就随了我,如何?”木仙儿上前亲昵的拉着独孤月的手,在众人看不到的角度对独孤月挑眉一笑。

    对于木仙儿的话没有人怀疑,毕竟木仙儿是上官流觞大摆宴席认得义妹,身份摆在那里,独孤月位了讨好她,听她的话也不足为奇。

    独孤月心中好笑,面上却不显,微微皱眉,然后微微点头说:“好。”

    木仙儿立马扑到她的怀里,嘻嘻一笑:“独孤姐姐你真好,不像某人,早把我忘天边去了。”

    独孤月刮了她鼻梁一下:“尽是调皮。”

    上官流觞挑眉:“合着你们是一起把我忘了吧。好像我才是开门的人。你们自己私下就定了,不用跟本王说吗?”

    独孤月没好气地白了上官流觞一眼:“怎么?你不乐意?不乐意也没用,你给我走开。”

    此话一出,顿时全场倒抽一口冷气。

    这在宇文南极等人眼里是再正常不过的对话,但是看在大家眼中却完全不是如此。此时的他们被独孤月的言论震的心里都抖三抖了。

    煜王殿下何许人也?那是何等凶残嗜血的人物? 可这位姑娘她竟然敢呛声,不仅如此,她还一副不高兴的样子!

    她以为她是谁啊!这不是明摆着找死吗?

    此时,几乎所有人都替独孤月惋惜,何必恃宠而骄呢?这回可好,喜怒无常阴晴不定残暴嗜血的煜王殿下怎么可能不发怒?怎么可能还留着她?

    倒是云皓天好一阵担忧,这上官流觞不会迁怒木仙儿吧?云皓天做好了准备,要是上官流觞发怒,他并第一时刻护着木仙儿,将她收到自己的羽翼之下。

    而自认对上官流觞最为了解的云霞仙子,此时,期待、希冀、喜悦、幸灾乐祸地看着独孤月……

    在她眼中,上官流觞一向脾气不好,最不喜欢的就是忤逆和拒绝。

    所以此时的独孤月在她眼中就是个死人。

    然而,另所有人大跌眼镜,让云霞仙子几乎咬碎牙龈的是,他们眼中期待的那一幕完全没有发生。

    相反,上官流觞还亲昵地凑上去,在她的额头轻轻地落下一吻,讨好地跟她笑,暗地里使上巧劲,将独孤月从木仙儿的拥抱中脱离出来,自己霸道的拥抱着她,不着痕迹的对木仙儿挑衅地挑眉。

    木仙儿看着独孤月在上官流觞的怀里偷笑,气急败坏地说:“啊,讨厌讨厌,你真讨厌!”

    只是不知她说的是上官流觞亦或是独孤月了。

    众人面面相觑的看着这不可思议地一幕,继而又担忧起来,把决策权交给一个如此孩子气得人真的好吗?

    事实证明他们的担忧不是没有道理的。

    “刚刚姐姐钓到了很多的灵紫鱼。”

    对呀,可这跟开门有什么联系吗?

    “可我只钓了几条而已。”

    几条?已经不错了,我们很多人还不如你呢。

    “我晚饭吃的是灵紫鱼。”

    真的吃了呀!众人大惊。

    “很好吃。”

    众人想想也是流口水了,灵紫鱼这种逆天的东西也用来吃,也不怕遭报应。

    “可是我只有几条,吃不了几顿。”

    众人疑惑不解的时候,独孤月早就乐开了花,云皓天隐隐知道木仙儿的打算,但他不敢相信。

    木仙儿霸气的插着腰,郑重的点头,说道:“所以,我决定了,要收买路钱。”

    宇文南极三人憋着笑,这种抢劫方式他们也真是醉了。

    云皓天则是连他自己都没有察觉到的宠溺一笑,一副果然如此的表情。

    一石激起千层浪,这木郡主是准备明目张胆的趁火打劫呀!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