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122章 灵紫楼之双剑合璧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独孤月倒是想走,木仙儿这些年的主要精力都放在炼药上,不过区区小三阶。她不放心,要木仙儿跟在她身后才能安心。但是她双腿好像被禁锢了一般动弹不得,她疑惑地求救般看着上官流觞。见他气定神闲的样子,独孤月就知道是他搞得鬼。只能无奈的让木仙儿先行离去。有宇文南极三人在,木仙儿的安危应该不成问题。

    上官流觞似乎一点都不急,他淡淡挑眉。气定神闲的样子,一句话就将宇文南极等人打发了:“带上木仙儿,你们先去。”

    “我不。我要跟着姐姐。”说完。木仙儿就要上前拉住独孤月的手。

    “那你呢?”北辰影大声问。

    上官流觞忽然一个眼神扫向她,木仙儿被这突然而来的凶狠目光吓的倒退了一步。再看时,已经没有了那股凶狠。好像刚刚的一切都是她的幻觉。

    独孤月无奈。只能出面安慰木仙儿:“仙儿。我们兵分两路,最大限度的寻找宝贝。”

    最后木仙儿只能跟这宇文南极离开。

    他们走了不远。蓝旭疑惑地问:“上官有什么计划吗?让我们都先走了。”

    “谁知道呢?上官那个脑袋,根本没人知道他在想什么。鬼知道他在打什么主意呢?说不定是为了夫唱妇随,双剑合璧呢。”宇文南极一副习以为常的样子,无所谓的耸耸肩。

    木仙儿回头。但因为七拐八弯迷宫一样的地形,她早就看不到独孤月的身影。

    若是让宇文南极他们知道上官流觞让他们先走,并没有什么特殊的安排,只是为了索要他那所谓的奖励,该作何感想呢?若是木仙儿知道了会不会气的跳脚呢?

    他们如流星般走后,上官流觞含笑看着独孤月,却不言语。

    独孤月被他看的心底发毛,索性破罐子破摔了,白了他一眼,皱眉道:“上官流觞,你又搞什么鬼?干嘛让他们先走?仙儿的武力值那么低,遇到危险如何是好?”

    上官流觞与她额头相抵,轻笑出声:“你还真把她当小孩了。放心吧,有宇文他们在不会有什么危险的。倒是你,是不是忘了点什么?”

    “什么?”独孤月看着他似笑非笑地脸,心里咯噔一声,挣扎着想要离开。

    但是上官流觞怎么可能让她离去呢?他应该得到的好处还没有得到呢。

    他紧紧地环着她的纤细腰身笑容更加深邃,看着独孤月就像是到手的猎物一般。

    独孤月看了上官流觞一眼,皱眉道:“我们快些走吧。”

    独孤月隐隐猜到上官流觞为何不跟着他们一起急速前行。

    因为他还想着她的吻。

    独孤月又恼又羞, 所以他宁愿错失宝贝,也要她在这耗着,就为了一个吻!

    上官流觞美眸深邃如潭,暗含浅笑,轻吻她额头:“本王都没说,你就想到了,当真是与本王心有灵犀呢,你说,这世上除了本王你还能嫁谁?”

    独孤月不由扶额叹息。

    这厮怎么无论什么话题什么时候都能扯到让独孤月觉得无奈的程度,也真是好本事了。

    独孤月深呼吸,告诉自己不气,他就这样的人,没什么好气的。 “难道你都不担心吗?这里的宝贝听起来似乎很了不起的样子呢,难道你不想往后的实力上升好大一个台阶吗?”

    “宝贝?你才是我的宝贝。”上官流觞一瞬不瞬的盯着她,深情款款。

    “少来,快点走了,我还要找宝贝呢。”独孤月推了他一下。

    “什么时候走就要取决于本王的奖励什么时候拿到了。”上官流觞不甚在意地摆摆手,美眸含笑,霸道而固执,深情而强势:“我对我的奖励很感兴趣。”

    上官流觞颀长挺拔的身子反衬的独孤月愈发娇小柔美,  两人距离极近,独孤月能够清晰地感受到他呼在身上的气息,闻到他身上好闻的芳草味道。

    独孤月觉得心跳的有些厉害,小鹿乱撞形容的就是这种场景吧,她下意识地便别过脸去。上官流觞爱死了她这羞涩小模样,也不催她,那双深邃的美眸含着淡淡微笑,静静地看着她。

    独孤月清咳一声,顿了顿,随手从空间里拿出一颗晶石:“喏,给你,你的奖励,好了,快走!”

    上官流觞没有错过独孤月眼眸中一闪而过的狡黠,面上仍是一副似笑非笑地模样,赤裸裸地盯着独孤月的双眸。

    独孤月被他盯着心虚,别过头,不理他。

    突然上官流觞松开了环着她腰身的手。

    独孤月疑惑地看着他,却发现上官流觞紧闭着双眸,浑身散发着悲伤的气息,独孤月不明所以,小心试探着叫了声:“流觞。”

    “你走吧。”上官流觞缓慢地张开双眼,笑着对独孤月说。

    美!凄美!独孤月感受着他的悲伤,不知所措。

    “走吧,乖。”上官流觞伸出左手,似乎想要揉她的头发,却停在半空,然后收回藏在身后。

    “流觞。”独孤月在这种情况怎么可能会独自离开?

    “我叫你走呀!”突然拔高的声音,把独孤月吓了一跳,“走呀,你还留下来做什么?是我作践纠缠于你,是我……”

    独孤月怎么也没有想到他一时的玩笑却引来上官流觞如此强烈的悲伤,那绝望的气息让独孤月懊悔不已,她恨自己伤了流觞的心,明明不是这样想的,明明没想伤害他的,听到他嘴里不断吐露出自贬的话,独孤月想都没想就踮起脚亲了上去。

    闭着双眸的独孤月错过了上官流觞眼中闪过的狡黠。

    上官流觞反客为主,立马在撬开独孤月的牙关,在她嘴里攻城略地。

    傻丫头乖乖亲了不就好了吗?非得来到虐情的。上官流觞想要的奖励最终是加倍的得到了,心情甚好的在独孤月窒息之前放开了她,独孤月脱力的软靠在他的身上。

    上官流觞轻轻地吻了一下她的额头,与她额头相抵:“真好,丫头,月丫头,你真好。”

    上官流觞好笑的看着她无力却仍不断翻白眼的样子,笑着捏捏她鼻翼:“好了好了,月丫头我们要出发寻宝了,我么已经耽误太长时间了。”

    独孤月已经放弃翻白眼了,瞪他一眼:“还不都是你。”

    独孤月休息了一会,才反应过来自己被上官流觞坑了,他如此无赖厚脸皮的人怎么可能因为一个吻得不到而散发出悲伤的气息呢?

    看着眼前这睁着迷茫美眸的小丫头,上官流觞心头浮现一抹柔软宠溺的情绪,他笑着牵她的手,慢悠悠地走着,边走边:“放心,难道你忘了你有作弊利器吗?”

    独孤月看着他,上官流觞笑着说:“小神龙。”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