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125章 灵紫楼之木仙儿之怒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云霞仙子是五阶巅峰修为,刚刚晋级五阶的独孤月多少让她有点忌惮,乘此机会灭了独孤月。是最好不过的,所以她那一击是全力以赴,沉浸在马上就要灭掉独孤月的狂喜当中。面目狰狞。

    然而,她没想到的是她的全力一击却被独孤月轻而易举的避开了。而且同时还主动出击。云嘉嘉愣住了,云皓天毕竟是六阶强者,而且实战经验丰富。很快就做出了反应。

    对于独孤月他也早起杀心,他全力应对独孤月那一掌护住云嘉嘉,然后使出底牌植物宠想乘着上官流觞不在杀了她。

    “回去!”

    一声怒喝。云皓天清楚地感觉到植物宠的颤抖。它在害怕!然后迅速退缩,缩小,回来。他不明白发生了什么。他的植物宠名唤千叶层。是最具攻击性的三大植物宠之一。是爷爷花了大价钱才得到的,这些年他与千叶层培养了非比寻常的默契。而如今,千叶层却因为一声怒喝脱离了他的掌控。他怎能不气?他到要看看是什么人有如此大的本事,能断了他与千叶层的掌控。

    他愤怒的抬头,刚好一道倩影进入门口。闯入他的眼眸,在那一刻,他的心跳骤停,随后是难以抑制的狂喜,是她!

    “姐,你没事吧?还好吗?有没有受伤?伤到哪了?”木仙儿一进来,就担忧地抓住独孤月的双臂,上上下下,前前后后的检查。

    “我很好,仙儿,你别紧张,我没事,你看,是不是?”说着独孤月还转了一圈。

    独孤月看着心绪不定,一脸惊恐担忧的木仙儿,只能紧紧地握着她的双手,传递力量,只有这真实的温度和触感,才能让木仙儿冷静下啦。

    “嫂子,你真的没事吧?”宇文南极也担忧的问,毕竟云家兄妹两个对付她一个,怎么看怎么力量悬殊。

    木仙儿听了立马惊慌的看着她,独孤月看到刚刚平静的木仙儿眼中又担忧,恼怒地瞪了宇文南极一眼,说:“我没事。”小神龙不过是占着速度快,真要打起来却毫无胜算的。

    独孤月知道,分离的三个月,不,对木仙儿来说,是分离的三年,让木仙儿十分害怕独孤月受伤。

    蓝旭和夜宁宇对视一眼,同时在对方眼中看到了疑惑,为什么木仙儿能感受到独孤月有危险呢?她们的真实关系到底是什么?木仙儿确实救过上官流觞,但他们都知道那是看在独孤月的面子上,那么他们之前是如何认识的?他们可是听说木仙儿为独孤月挡过一剑,差点死亡的。到底是什么样的关系让她们相互之间如此信任依赖呢?

    似主非仆,似母非女,似姐非妹。

    突然,木仙儿转身,那股气势,让蓝旭他们都心惊不已,原来乖巧可爱的木仙儿也有如此残暴的一面。

    云皓天看到木仙儿转身的第一反应是喜,看到她红红发怒的双眼是惊。

    木仙儿淡淡地看着眼前的两人,不再有愤怒的影子,好像刚刚转身暴怒的人不是她一般。

    只见她淡淡地拉扯着嘴角,扯出一抹灿烂的笑,犹如彼岸花开。

    “很好,你们看起来兄妹情深呢。”她走到一旁的案桌,一边从怀里掏出丹药瓶一边说,“兄妹情深真好呀,我有一种药,就叫兄妹情深,”她把瓶子里的几种丹药用手指拧碎,放到一个研钵,“兄妹情深还没有人帮我试过呢。”

    拿出一个圆润的雪白研磨棒,在研钵里研磨,然后往里面滴了几滴液体,然后粉末全变成了白色,“纯洁无瑕,兄妹情深。”

    在众人眼前,制成了丹药丸。

    木仙儿将药丸拿在手上,走到他们兄妹面前,摊开手掌,笑的无辜纯粹:“有请云公子替我试药,如何?”

    “仙……”云皓天看着木仙儿痛苦的样子,早就后悔了,如果他知道独孤月对她如此重要的话,他绝对不会对她出手的。

    “住口!你是什么东西,敢要我试药!”云嘉嘉也被她吓的不行,但她高傲的仰着下巴,所有人都应该对她讨好俯首,不过是师兄的义妹而已,凭什么在自己面前嚣张。

    “呵呵……”木仙儿听了,仰天大笑,然后双目锐利的射向他们,然后拿着丹药的手轻轻一弹,两颗丹药飞出,然后分道扬镳,一人一颗,在碰上他们的时候立马化成粉末,进入他们的鼻孔。

    “贱人,你给我们吃了什么?”云嘉嘉觉得鼻子开始痒,此时她才想起,眼前这个人是最年轻的高级炼药师。

    “这位大婶记性真不好,你是说了,叫‘兄妹情深’吗?”然后转过头问:“你们记得吗?”

    眼睛却是直指上官流觞。

    上官流觞刚拿到他想要的宝物,准备去找独孤月的时候,就听到木仙儿怒喝一声,那时他就知道糟糕了,立马赶出来,还是慢了一步,真好看到木仙儿一步一步地走向案桌。他看到独孤月完好无损的时候才松了口气。

    他暴怒的想要出手教训云家兄妹的时候,被独孤月拉住,在他手心写下“仙儿”二字,上官流觞知道,这是说让木仙儿出气。

    “上官哥哥刚刚去哪了?可找到什么绝世宝贝了吗?”木仙儿看着上官流觞毫不避开她的视线,也看到了他眼中的愤怒,但愤怒有用吗?如果姐姐出事了,愤怒有用吗?

    “第二次了。”木仙儿再次淡淡地开口。

    第二次?什么第二次?宇文南极他们疑惑不解,上官流觞却明白,她是说他让月丫头陷入危险第二次了。他双拳紧握,指甲深深地陷入肉里,很快就感受到了潮湿的腻感。

    “是你要留下姐姐,让我离开的,你怎么可以让她一个人走!你的宝贝就那么重要吗?宝贝重要没有人阻止你去找呀!你把姐姐放我身边呀!我的姐姐,凭什么让你这样对待!”

    木仙儿双目通红,对着上官流觞就是大声怒吼,与刚刚的冷漠疏离惩治不同,木仙儿此时情绪外漏,上官流觞是她看中的人呀,她看中的姐夫呀,她以为这个人可以保护姐姐的,可是,结果呢?她的信任换来的是什么?她的姐姐,上官流觞怎么可以这样!她气她恼,她知道独孤月已经动情了,木仙儿不知道有多深,但是动情了是肯定的,独孤月信上官流觞,她并也信了,也开始接受他了,她信他所以离开让姐姐跟他一起,可是,结果呢?

    宇文南极想像不出木仙儿跟独孤月的感情到底深到什么地步,可以让木仙儿因为独孤月差点遇险而暴怒。他现在好想将这个泪水在眼眶里不停打转却倔强地不肯流出的姑娘拥在怀里,好好安慰保护,无关风与月。

    就连蓝旭和夜宁宇也情不自禁的红了眼眶。

    “对不起。”上官流觞人生第一次说出这样的话。

    木仙儿也愣了一下,看着他,从他眼中看到了真诚二字。

    木仙儿忽然不知道怎么说。木仙儿只在哪里站着,一动不动。

    这里的人已经越来越多,很多人都听到了上官流觞的那句对不起。

    他们震惊,不敢置信,久久回不过神,呆呆地看着上官流觞,这个煜王殿下,天之骄子,受万人敬仰,高傲冷酷,桀骜不驯,不将任何人放在眼里的煜王殿下,此时,却跟他的义妹,一个看起来柔柔弱弱的女子道歉,说出了他此生的第一个“对不起”,来的晚的不明所以,看到整个过程的觉得,煜王看来是真的看重独孤月了。

    云嘉嘉连疼痛都忘了,只记得上官流觞的那句对不起。

    独孤月摸摸小寻宝的脑袋,小寻宝也不笨,它转身就朝木仙儿这边跑来,跳到木仙儿的肩膀上。

    木仙儿看到了,将小寻宝抱在怀里,脸上带着微笑,那种温暖的,春暖花开的笑。

    她走到独孤月的身边,牵起她的手,猛地高高举起:“在座的各位都听好了,我木仙儿以木峰山少主之名起誓!她独孤月,是我木峰山护着的人,我木峰山是她——独——孤——月的娘家,谁敢谤她、欺她、辱她、笑她、轻她、贱她、恶她、骗她,我木峰山定不饶他!”

    “轰!”

    木峰山!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