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127章 灵紫楼之送礼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出了石室,两个人信步而走,优哉游哉。

    木仙儿抱着小寻宝走在他们后面。

    宇文南极好奇的走过来。指着小寻宝,小声地说:“这只小狗是嫂子的魔宠吗?”

    “你猜?”木仙儿边走边喂小寻宝吃丹药。

    宇文南极嘀咕:“这人都没有小狗待遇好。”

    “你要什么待遇?”

    “啊?呃,没……没什么待遇。我什么都没说。”宇文南极连忙摆手。

    “我们这样慢悠悠地走真的没问题吗?时间可是不多了,我们不快点去找宝贝吗?”三人在后面推推拉拉了一阵。最后宇文南极被推出来说。

    “你刚刚先走了。找到了多少呢?”独孤月听到了,没有半点停顿,轻飘飘地扔出一句。

    “呃……”要怎么开口说找了半天什么也没找到呢?

    独孤月认为事实胜于雄辩。堵住他们的嘴最好的办法就是让他们知道宝贝不是走得快就能得到的“流觞,我记得不错的话,宇文是火系。蓝旭风系。而夜宁宇是土系是吗?”

    上官流觞也明白独孤月的意思,对着她点头:“没错。”

    “哦,那就好办了。”独孤月从储物戒指中依次拿出三个大小不一的盒子。丢给他们。“打开看看吧。”

    宇文南极疑惑地接过来后。眼神在独孤月和上官流觞之间徘徊:“这是你们你们在灵紫楼里找到的?”

    “对呀,很奇怪吗?”独孤月无辜地问。

    “……”也许只是一般的东西而已。

    木仙儿看着他们一副不想要。拒绝又怕惹怒了上官流觞的样子,心里来气。拿出笛子往他们脑袋上就敲:“傻啦吧唧,还不打开看看,喔打赌绝对有惊喜。绝对是难得的宝贝,没有惊喜,让你们失望了,我就输你们一人一瓶丹药,如若不然,你们就当我三个月仆人。”

    “真的!”疑问变成了惊叹。

    “当然,童锁无欺。”

    “好!”喜悦之情浮现在脸上。

    上官流觞面无表情,实则很想捂脸,跟班与跟班的差距怎么就如此大呢?

    独孤月挑眉,不识好人心也是要受到惩罚的哦!不过,仙儿的恶趣味还真是从未改变呀,让世家公子,万千女性的白马王子当仆人,亏她想的出来,怎么不让太子当仆人呀?

    独孤月不知道的是,当木仙儿仆人的日子,他们当得有滋有味,强烈要求无限延期,甚至时常找各种各样奇怪的理由要跟木仙儿打赌好当她的仆人。

    在场还有很多人,听到木仙儿的话,个个都羡慕地紧,不愧是木峰山的少主,出手就是阔绰。

    宇文南极首先打开,结果一开就“呀!”的一声,然后把盒子往上一抛,在蓝旭他们疑惑不解的目光下,快速的去接回来,“砰”的一声,重重砸在地板上,听着都觉得肉疼。

    蓝旭正要上前慰问他,结果,刚走过去,弯腰到一半,就被他吓的往后一退。

    “哈哈哈……哈哈哈……”宇文南极中邪似的,笑个不停。

    “……”魔音穿耳,木仙儿暗暗道。

    独孤月挑眉看着上官流觞,这就是你的发小?

    上官流觞皱眉,不是,本王不认识他。

    “宇文,你怎么了?”蓝旭急切的问,在他的身边走来走去,时不时还弯腰看看躺在地上笑个不停地宇文南极。

    “莫非中毒了?”他不是认为独孤月给宇文南极下毒,而是以为这个木盒本来就有毒了,“仙儿妹妹,你快些帮忙看看吧,你的丹药在下也不要了,只求你快快看看宇文吧。”

    木仙儿走过去,踢了他一脚,宇文南极还是笑个不停,木仙儿再踢他一脚,还是没有反应。

    上官流觞已经伸手捂脸了,好丢脸自己的发小怎么就如此不淡定呢?剩下两个应该好点吧。

    木仙儿不耐烦了,重重地踹他一脚,“笑屁呀,快起来,没出息的东西,你这样很丢脸的。”

    “哈……呃,火源石!火源石!”宇文南极跳起来,抓住离他最近的蓝旭的双手就转起圈来,不停地说着火源石。

    而蓝旭和夜宁宇已经被他的话震惊了,火源石,那可是火系法师梦寐以求的东西,每一颗火源石都还有一簇异火,对火系的人,可是大有裨益!

    宇文南极放开蓝旭,又抱起夜宁宇转圈,“火源石,夜夜,我有火源石了,我有火源石了,异火,哈哈……异火……”

    而被他抱着的夜宁宇竟然没有一点挣扎,木仙儿看着他俩的眼神都变了,一直以为旭夜才是一对,原来宇宇才是真爱呀!

    火源石!竟然是火源石!木少主已经是阔绰了,没想到独孤小姐更加大手笔了!其他法系的人还好,火系法师更是羡慕嫉妒恨,自己怎么就没有呢?

    一时间议论纷纷。

    “是真的火源石吗?”

    “宇文公子不是都说了吗?肯定是呀。”

    “独孤小姐自己不是炼药师吗?那她肯定也是火系法师,怎么不留给自己用?”

    “会不会她手中还有?”

    贪婪的目光,追逐着独孤月。

    宇文南极也听到了他们说的话,冷静下来,觉得很不好意思,脸都红透了。

    独孤月看着不断向自己走来的人,想着还真是个半大的小屁孩。

    “嫂子,这个太贵重了,我不能要。”虽然舍不得,但是,不能让嫂子吃亏呀。

    “怎么嫌弃?”

    宇文南极眼中闪过一丝急切,忙说:“不是不是,就是……”太贵重了。

    “不是就收着,嫌弃就随手扔了,反正我不需要,拿着也是破石头一块,还占地方。”独孤月转过来看着蓝旭和夜宁宇,“还有你们两个也一样,看的上就收着,看不上就扔了。”

    蓝旭和夜宁宇看了看对方,对着独孤月异口同声的说:“谢嫂子。”

    “乖。”独孤月一副长者模样。

    “笨死了,姐姐给的还敢推辞,还不快打开看看。”木仙儿又给了他们一棍,没办法,上官流觞的发小实在是不忍直视。

    看了之后,蓝旭和夜宁宇都激动的红了眼眶:“谢嫂子!”

    上官流觞不满的瞪了他们一眼,本王还没有礼物呢!

    拉着独孤月就往前走,再也没有了刚刚逛自家后花园一般的闲情逸致,所有人都有礼物,就他没有,上官流觞觉得很委屈。

    独孤月迈着大步子跟着他,不明白这个人刚刚还好好的,怎么一下就变脸了,难道有什么危险不成?

    “流觞,怎么了?”

    听到独孤月的声音,一下子拉回了上官流觞的理智,看着独孤月被自己握红的手,暗骂一声该死!

    刚刚才差点陷她于危险当中,现在又伤害了她,简直不能原谅,自己怎么还好意思闹脾气?心疼的温柔抚摸着她红通通的手,一句对不起怎么也说不出口。对不起有什么用?

    “哈哈哈!灵藤!灵藤!”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