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135章 崩溃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这三本秘笈与我无用,这可如何是好?”独孤月思考状。

    宇文南极欲哭无泪,你留着没有。给我喽。

    “可是游戏他们输了。”木仙儿逗着小寻宝,看都不看就说。

    “也对,我可不能言而无信。”

    ……求您言而无信可好?

    “这三本书很占地方吗?”小寻宝在木仙儿的抚摸下。已经舒服的睡着了,可爱的打着呼噜。

    ……开什么玩笑。三本书能占什么地方?如果不是此事深关自身切身利益。宇文南极他们都要鄙视说这话的木仙儿了,但是,他们保持沉默。占地方,很占地方,快把它们扔了吧。如果您怕劳累。小的可以效犬马之劳。

    “那倒不是。”独孤月果断地否认了。

    没希望了。

    “只是我觉得应该物尽其用。”独孤月硬是找了一个很好的理由,让他们充满希望。

    宇文南极他们眼睛一亮,物尽其用?他们最合适。

    “我听说这里有一个很出名的拍卖行。”木仙儿突然来了兴致。“姐。听说很好玩。我还没去过呢。”

    该死的黄一刀,没事开什么拍卖行。早晚一刀砸了你的。

    拍卖行的某人正喜滋滋的,为这个月不菲的收入沾沾自喜。丝毫没有察觉到自己被人惦记了。

    “听起来好像不错。”独孤月眼睛一亮,正好试试她炼制的丹药能值多少金币。

    三人低头迅速的计算大约需要多少金币或晶石才能拍下,要赶快通知爹爹筹集才是。

    “对吧。对吧,我们现在就去吧!”木仙儿说风就是雨,忘了还在她膝盖上酣睡的小寻宝,于是,寻宝悲剧的被摔在了地上。

    ……

    它翻了个身,吧唧吧唧嘴巴,流了一地的口水继续酣睡中。

    独孤月捂脸,不但贪吃还贪睡,这谁家的孩子,我不认识,带走。

    “姐,寻宝好厉害!”木仙儿像发现新大陆一般惊呼,“它都不怕疼。”

    “乖,她只是比较贪睡而已。”死寻宝臭寻宝没心没肺的寻宝,还睡呢,以后是不是想被一次又一次的摔呀!

    犹记得,以前,木仙儿捡了一条狼狗回家,那段时间,木仙儿简直把狼狗宠的无法无天了,直到有一天,被木仙儿发现狼狗可以在游泳池游泳,于是她只要一有空就把狼狗往游泳池里扔,她觉得她的够天赋异禀,竟然会游泳,她就立志要把狼狗训练成游泳健将,为国争光,话说,够不是都会游泳吗?

    “可是……”它明明被摔了都没醒。

    “乖,准备准备,我们吃了全鱼宴就去拍卖行。”独孤月见小寻宝还不要命的继续酣睡,只能转移注意力然后将其收入空间。

    “真的吗?”木仙儿惊喜道,还以为至少要明天才去呢。

    “当然,我有骗过你吗?”独孤月在木仙儿看不到的地方松了口气,寻宝的小命保住了,寻宝呀寻宝,你妈妈我为你多么的劳心劳神,你可别再犯傻了。

    “那个仙儿妹妹,我们能不能请个假?”不管花多大的代价也要把秘笈拍下,否则对家族影响太大。

    “对对对,我也要回去。”宇文南极举手附和。

    夜宁宇内心小人在打架,全鱼宴,回去,全鱼宴,回去,头疼,纠结在一起了,难舍难分,能不能不要做出选择!

    “宁宇也回去。”蓝旭立马捂住夜宁宇的嘴以防他乱说,美食美食,这家伙是不是上辈子做的乞丐呀,怎么跟饿死鬼一样,早晚被吃的害死。

    “回去?可是惩罚还没开始呢。”姐姐可是说了,等下美食跟惩罚一起当下酒菜。

    “可是……”

    “没有可是。”你们回去了,我的下酒菜怎么办?

    “可是……”

    “没有可是。”独孤月将三本书扔到蓝旭的怀里,“不请假,这就是你们的奖励。”

    宇文南极和夜宁宇同时上前,抓住秘笈,三人同时退后一步,整齐划一,就像排练了无数次一样,然后异口同声:“不请假,坚决不请假,谁要请假,我跟谁急。”

    “很好,你们的表现,我非常的满意,那么就来领取各自的惩罚吧。”独孤月说完,木仙儿手中就飘荡着三张白纸,脸上看好戏的笑容,从未有过的灿烂,可惜沉浸在喜悦当中的三人完全没有注意到。

    木仙儿邪邪一笑,“怎么可能,会一样呢?绝对的独特性,唯一性。”让你感受到绝无仅有的跌宕起伏,让你们感受什么叫乐极生悲,让你感受到什么叫做不要轻易打赌,除非你有必胜的把握,除非,你必胜的把握是真的,千万不要是敌人放出来的烟雾弹,否则,你将感受到什么叫做——惨。

    “请大声念出来吧。”木仙儿将于他们各自配型的惩罚发到他们的手中,催促他们大声的念出来。

    宇文南极疑惑地时不时看着木仙儿:“请把宇文北极叫过来,共享午餐。”

    “呃……”一口气憋在心口,上不来下不去。

    蓝旭:“帮忙打下手,全鱼宴做完,只许看不许吃?”还好自己不是夜宁宇那吃货。

    夜宁宇:“从现在开始不许说话?”

    “仙儿妹妹,你实在太好了,这怎么能叫惩罚呢?这根本就是福利呀,北极一定会很开心的,在没有比这更……”

    “停!企鹅哥哥,把你手中的纸片交给蓝旭哥哥,然后你接过夜哥哥手中的纸片,蓝旭哥哥,把你手中的交给夜哥哥。”设计者也有错出的时候,虽然不叫尴尬,但只要假装不知道就可以了,没人敢说的,对,没人敢说。

    看着他们三个按照自己所说的互相交换了,木仙儿不客气的说:“好了,三位哥哥们,请按照你们手中的纸片上所说的做吧。”

    “……”

    宇文南极:不让说话是什么鬼!

    蓝旭:北极!北极!那只北极熊怎么能跟她见面!

    夜宁宇:能看不能吃,能看不能吃,做梦,一定是在做梦,醒了就没事了,怎么还不醒!

    世界瞬间崩塌了!

    怎么会!

    木仙儿看着他们的样子都觉得心惊肉跳,小声地问:“姐,你说,他们会不会承受不住,真的崩溃了,然后我多了三名患者,世界少了三个正常人?”

    独孤月看了眼木仙儿,这个嘴硬心软的小丫头片子:“怎么,心软了?”

    看着木仙儿紧紧抓住自己的手,独孤月知道,她曾经面对了,更加残酷的现实。

    独孤月抽出左手,以前小时候,她们玩木仙儿总是抓着她的双手,每当这个时候独孤月就会抽出左手在木仙儿的脑门上弹一下。

    “哎呀!好疼的姐。”木仙儿双手捂着额头,瞪了独孤月一眼,只是红通通的双眸,像极了小白兔。

    “活该,说了不许牵着两只手的,你又忘了。”看着恢复活力的木仙儿,独孤月终于放心,以后她应该不会在患得患失了。

    “一个个崩溃了的表情是怎么了?”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