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137章 忽悠木仙儿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不知是全鱼宴的美味不够,还是木仙儿给他们的惩罚太过,更有可能是上官流觞的威胁实在让人抵挡不住。总之最后,他们纷纷落荒而逃,没有吃这难能可贵的全鱼宴。

    一顿美味的全鱼宴之后。独孤月等人就准备去拍卖行。

    “仙儿,你可知东拍卖行跟蓝旭有何关系?”上官流觞趁着独孤月走开如厕。高深莫测地对木仙儿说。妹妹虽然也要疼,但是他更愿意跟独孤月独处,能跟独孤月独处。稍稍得罪一下木仙儿又何妨?他是看准了,木仙儿这要独孤月喜欢,她就是在有不满也忍着。

    木仙儿来到帝都的时间都没有独孤月长。还真不知道两者之间有何关联。

    “莫非那拍卖行是他家开的?”肥水不流外人田。木仙儿激动了,与他合作,各取所需。这个可以有。

    拍卖行一般流通的宝贝。神器丹药之类的比较多。有时一些藏宝图也可以进行拍卖,说不定可以让拍卖行帮忙寻找玄武图。

    木仙儿出手的丹药绝非凡品。变异高级丹药,无论是灵元丹。护心丸,还是洗髓但,生机丹更别说。几乎能起死回生的神灵丹。在拍卖行拍卖丹药的消息一定可以不胫而走,如洪水般迅猛之势侵袭帝都,引来无数人竞相争与,这样既可以帮蓝旭的拍卖行名气更上一层楼,也可以让他赚个盆满钵溢,这样名利双收的事情他肯定能愿意。

    这样寻找玄武图的几率就更高,互惠互利双赢的结果,何乐而不为呢?

    木仙儿在心里喜滋滋的掰着手指,计算着好处,而且这也是一项不菲收入呀,小寻宝可是最爱吃晶石了。

    上官流觞可不知道木仙儿的弯弯道道,寻找玄武图绝非一朝一夕的事情,他早已开启所有的关系网,寻找玄武图的下落,只是,玄武图并非一般物件,有的家族也隐秘的藏好,想要找到又岂是易事?

    “非也。”拍卖行是蓝旭开的,他还能不早早的邀你去了?就算不邀请你,那也会拿出一颗丹药来拍卖呀,何时听到动静了?当然这些上官流觞是绝对不会说出来的,说出来,木仙儿还不得跳脚说被他鄙视智商?智商,真是一个含有概括性的名词。

    “非也?”木仙儿一听,不是,那么她刚才的算计都泡汤没门了?

    “非也,你跟我说什么说?逗我玩呢!”本来以为很快就可以找到玄武图,破解伯父伯母失踪之谜,岂料,上官流觞给她来个‘非也’,简直气煞她也。

    “你慢慢听我道来,我岂能真的逗你?你跟月丫头告状,那我岂不是要到大霉了?”上官流觞见识过木仙儿的“战绩”,实乃太过彪悍了,如今独孤月待她如亲妹妹,他唯有想方设法的想拉拢,即便不讨好也不能得罪,虽说要把她支开,可万没有得罪她的道理。

    “这就要说宇文的妹妹宇文北极了。”上官流觞,喝着木仙儿的茶叶泡的茶,想到,还真是受宠,这雪仙茶可不是随随便便就能喝到的,就是他每年也只得一两斤,泡起来也没有她这么奢侈。

    “这跟企鹅哥哥的妹妹北极熊有关?”八卦来了,木仙儿眼睛一亮,坐下来,准备好好的听他说说缘由,他们之间的八卦知道的多点才热闹,更何况从煜王殿下口中听八卦,绝非易事,绝非易事。

    “东拍卖行的少东家,是宇文北极的师兄,而这师兄对北极极好。剩下的你想知道,就去问蓝旭本人,或是宇文也行。”上官流觞抬头望望天空,独孤月就快要出来了。

    木仙儿:“……”

    “别以为你是王爷我就不敢揍。”这算怎么回事,八卦说了个开头,就掐断了,这是要憋死人的节奏,“你敢不敢说全了!”

    勾起了人家的好奇就不理人了,这算什么?分分钟掐死他!

    “你如今去叫了蓝旭到拍卖行,不就知道了吗?听哪有看来的精彩,而且,就算我说了,你不怀疑里面有水分?”上官流觞为了跟独孤月独坐马车也是对着木仙儿连哄带骗,逐步诱导。

    “也就是说到了拍卖行还有好戏来看?”木仙儿眼睛一亮,非但没了不能马上了解八卦的不悦,还未接下来的好戏而好奇,而期待。

    “好戏也要人去了才有的看。”上官流觞抛出一句,完全没有忽悠妹妹的负罪感。

    “什么意思?”木仙儿蒙了,还有人不去这回事?人不去,主角都不在,看什么?

    “他们三者错综复杂的关系,蓝旭能去吗?”

    “不能。”据木仙儿对蓝旭的了解,他见了北极熊,那就是一个跑,没看刚刚叫他去请北极熊那死也不挪一步的样吗?

    “所以?”

    “我亲自去押着他来。”木仙儿毫不犹豫的就说了。

    上官流觞满意的点头,很好,一切都在计划当中。

    “可是姐姐怎么办?”木仙儿又塌了。

    “不是还有我吗?保证帮你看好了,不少一丝一毫。”一副我是好心的样子,上官流觞义正言辞,不信的能有几人?

    “很好,那我走了。”木仙儿高兴的站起来,看到独孤月走过来,很开心的跑过去,拥抱一下独孤月:“姐,你先跟着上官哥哥,我先走了。”

    独孤月一来,就看到木仙儿如风一般的走了,莫名其妙的看着木仙儿离去的方向,然后若有所思的看着上官流觞,这厮又给仙儿灌了什么迷魂汤?怎么先走还这么开心?仙儿这是第二次把自己卖了?

    上官流觞看独孤月打量他,毫不心虚的迎接她的目光,宠溺的对她一笑:“我们可以走了吗?去晚了,仙儿该着急了。”

    独孤月用疑惑的目光看着他,久久才说:“走吧。”

    马车里,上官流觞如愿以偿的抱着独孤月坐在他的大腿上,享受着这一刻温馨。

    期间独孤月跟他讲了在灵紫楼里,他们出去后的事情,从金沙戈壁回来以后,一直以来独孤月都担心着木仙儿的病,没有机会独处,也没有心情提及。

    上官流觞诧异的看着怀里的人儿:“灵紫楼的建造者当真如此可恶,戏弄于你?”没想到分开不到一个时辰的时间,竟然让他放在心尖上的人儿受到了如此大的压力,情绪跌宕起伏,最后更是让她承受那么大的打击,该死,着实该死!

    上官流觞完全忘了,人家早就死的干干净净了,他还没出生就死干净了。

    “开始我也觉得是戏弄,委屈的很,可是后来,听到仙儿的一席话,让我恍然大悟,竟然因此突破,一举晋级成功。”

    “月丫头你……你又晋级了,真是让人羡慕,跟你在一起,我压力跟背着个木峰山一般。”上官流觞没想到,独孤月有给他一份如此大的惊喜,着实也是惊吓,要更努力修炼了,要不然就要被月丫头赶超,连保护她的资格也没了。

    一想到这个可能,上官流觞就一阵害怕,环着独孤月的双臂也收紧。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