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138章 拍卖行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不愧是帝都最大的拍卖行,那恢弘的气势,一下马车独孤月就感受到了。

    因为有上官流觞在。很快就有人将他们领到了贵宾包厢。

    独孤月将自己炼制的两种丹药灵元丹和雪肤丹交给鉴定师鉴定有上官流觞在独孤月根本不用担心自己会被欺骗。

    事实也确是如此,平常人来寄押拍卖通常是七三分,卖主七。拍卖行三,而接待独孤月他们的红衣女子给了她八二分。

    “独孤小姐以为如何?”红衣女子。开始听到传言煜王殿下对未来王妃很是宠爱不置可否。因为她实在想不出煜王殿下宠一个人容许一个人对着他撒娇是什么情景,总觉得有点违和。

    今日从顶楼看到独孤月从煜王殿下的马车中下来,她已信了六分。从未有人坐过煜王殿下的马车。

    不管事实如何,独孤月在上官流觞那总是有一定地位的,又因着这丹药是独孤月的。她可听闻独孤月会炼制丹药。所以她问的是独孤月是否满意,而不是上官流觞。

    “很好,谢谢。”独孤月对红衣女子高看了一眼。就凭着她那不卑不亢的态度。就很令人有好感。

    红衣女子微笑着退下。对于独孤月没有在讨价还价,借着煜王殿下的名号耀武扬威。反而谦虚有度,更是觉得也许独孤月真的能成为煜王妃也说不定。

    “不过。我希望两瓶绑在一起拍卖,还有这几颗,先拍这两颗。让大家看看样品算是。”独孤月又拿出了两颗丹药,一颗灵元丹,一颗雪肤丹。

    红衣女子点头,想着这独孤月跟传说中的还真不一样,很聪慧嘛。

    转身关门的时候,正好看到上官流觞给独孤月倒茶,她微微停顿了一下,而后默默地将门关好,没想到煜王殿下对独孤月的宠爱比起传言有过之而无不及,微微诧异。

    坐在贵宾席上,等了很久都没有见到木仙儿的身影,独孤月很怀疑上官流觞到底对木仙儿说了什么:“仙儿为何还没来?她爱热闹,应该早来了才对。”

    上官流觞看着独孤月好似什么都知道的眼神,略心虚,:“也许跟宇文他们玩的忘了吧。”

    “哦。”独孤月才不信什么玩的忘了,只是听到她跟宇文南极等人在一起,也就没有危险,并算了。

    “那个原石……”拍卖会已经开始了,现在拍到一个赌石王鉴定过,可能会有青色晶石的原石,独孤月跟小寻宝沟通过,小寻宝嫌弃地说只是个靠皮原石。

    “如何?你想要?那就拍吧。”已经拍了四件东西,都没见独孤月有心动的样子,这个原石终于发话了,但看表情不是要拍下来?

    “不要,只是个靠皮的。”独孤月摇头,一个靠皮的,还不知道会被哪个倒霉鬼拍走。

    “哦。”上官流觞此时才记起小寻宝可是可以识别的。

    林曦红接到这里有青色原石的消息,就在此等候了很久,上次莫名其妙的丢失原石,她被罚的很惨被重打三十大板,关祠堂七天七夜,禁足三个月,罚月银三年。

    这次无论如何,她都要拍下这块原石。

    林子峰则皱着眉头,这样一块原石尚且不知是真是假,拍的人肯定不少,能不能得手真的不好说。

    同样志在必得的还有太子,青色晶石有价无市,在大陆根本找不到几块,如果他拍下送给父皇,定能讨得父皇的欢心,上官流觞再厉害又如何?失了父皇的宠爱终究还不是不能继承大统,待他登基之日,并是他上官流觞灭亡之时。

    话说木仙儿身在何方呢?

    同样在拍卖行的木仙儿,左等右等等不来独孤月,烦躁的走来走去,说什么三角关系,明明就是多了一个爱看热闹的人而已,而且宇文北极不知去了哪里,还没能看到蓝旭和宇文北极相处的样子,那个少东家,就是个爱看热闹的,每次蓝旭一来拍卖行,就火速派人去叫宇文北极过来,然后悠哉舒适的品茶观戏。

    “姐姐到底什么时候来呀。”木仙儿撑着下巴,都快成望夫石,哦,不,是望姐石了。

    “你确定他们是来这个拍卖行吗?”宇文南极也等的有些烦躁了,按理不应该呀。

    木仙儿瞬间抓住了字眼,“什么叫做这个拍卖行?还有其他的拍卖行吗?还有吗?”

    宇文南极傻眼了,这是不知道的节奏吗?白等大半天?

    蓝旭和夜宁宇也呆住了,这是闹乌龙了?

    “不是还有西拍卖行吗?”宇文南极弱弱的说,好怕,木仙儿下一刻就给他下药呀!

    “上官流觞!你给本小姐等着!我一定不放过你,把你大卸八块!”木仙儿泄愤般的大喊出来,惊的拍卖行的人纷纷往上看,这是何人如此胆大包天,敢在青天白日大庭广众之下咒骂煜王殿下,这还得了?

    拍卖行的负责人宇文北极的师兄唐熙文吓的把手中价值千金的瓷瓶摔了,立马冲出去,大喊,“大家不要慌,那是木郡主跟煜王殿下开玩笑呢,他们也许在玩什么游戏,或是打赌什么的,不管我们大伙的事,大家就当没听到。”

    然后立马往上跑,我的姑奶奶呀,您是有何贵干呢?

    刚跑上去正好遇到木仙儿他们开门,木仙儿看到他迁怒地说:“你干嘛不把东边的拍卖行也收购了,浪费我们的时间,拍卖行要那么多干嘛?有一个不就够了!”

    “是是是,您说的对。”唐熙文,擦擦冷汗,她说什么都附和。

    “是什么是呀,说的好像你能合并一样。还有,不要用‘您’,搞得我有多老似的。”好吧,木仙儿这绝对的迁怒。

    这边,正拍的热闹,抢的激烈,几乎是上一人刚放下牌子,下一个人就举起来叫价了。

    “林子峰?”独孤月慢慢的吐出三个字。

    “你认识?”上官流觞立马警惕的往着林子峰二楼的放下,眼睛眯着,不知在想写些什么。

    “你还记得,有一次在客来香吗?那次小寻宝把他们家的原石给抢了,他的那个妹妹倒是很极品。”独孤月没有发现上官流觞的异常,解释道。

    “哦。”上官流觞松了口气,不是有好感就好。

    “对了,他的家族对你有用吗?用的话,递个话叫他不要叫价了呗,反正最后他肯定不敢跟太子叫板,不如卖他给人情。”独孤月是想太子花大价钱拍下那个原石,然后回家切开,活脱脱一个靠皮,想到太子被气的发青的脸,哦,太爽了。

    上官流觞点头,好像他手下正好有事需要他们识相,于是,上官流觞叫来侍卫,给他们传了个话。

    “话说,流风和流雨呢?怎么一段时间没见了?”独孤月奇怪,好像是从去金沙戈壁开始不见得。

    “他们我叫去闭关修炼了。”太差了,保护不了人,以前他自己无所谓,自己就能保护自己,但现在不一样,他们可是随时都有可能被派给独孤月和木仙儿的,大意不得。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