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139章 师父下山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木仙儿坐在马车里郁闷的不行,心里不停地咒骂上官流觞,祖宗十八代都问候了不止一遍。木仙儿危险的眯着眼睛。难怪那个半天放不出个屁来的,煜王殿下,会跟自己聊八卦。原来目的在此。

    木仙儿暗自懊恼,怎的如此轻易就让人算计了去?太掉以轻心了。跟上官流觞这种高智商的人争宠。需要时刻警惕。看来是时候叫师父下山收徒了。木仙儿心情很好的哼着小曲。对某人即将倒霉而喜闻乐见。

    宇文南极靠着车壁坐着,只觉得后背冒出一阵阵冷汗,看着刚刚还盛怒的人。突然就心情愉悦的哼起歌来,那笑容明明看起来单纯无害,却又让人慎得慌。太嘀咕着:“这是又在打什么主意?”

    林子峰坐着深思。他没想到,三楼天字二号包厢里的人竟然是太子殿下,想到之情不停叫价。就后怕的很。还好。煜王殿下派人来提醒,否则。家族岂非万劫不复?

    林子峰猛地灌了口茶,说:“曦红。你先回家。”

    “我不,我还没有拍下那颗原石,我不回去。”林曦红不满的说。自从有人进来再哥哥的耳边嘀咕了一阵之后,哥哥就很奇怪,表情变来变去,现在更是莫名其妙的要她离开,“我一定要得到那块原石。”

    林子峰头疼的看着眼前自己这个自大无脑的妹妹,如果不是她有着不切实际的幻想,告诉她真相有如何?可该死的,她偏偏不自量力,幻想着太子殿下或是煜王殿下对她情有独钟,如何能让她知道煜王殿下和太子殿下都在场呢?

    “回去,别怪我没有提醒你,现在的价已经远远超出了我们的预期,就算你拍到了,你从何得来金币支付?你非要害的家宅不宁吗?自己回去还是我叫人押你回去,二选一。”

    “哥哥,哪有那么严重?”林曦红不以为然,难道对方能有多财大气粗?

    她完全没有想到,自己只是在普通包厢,而别人却是在三楼的天字二号包厢,贵宾房。

    上次在客来香已经得罪了煜王殿下,这次无论如何也不能错上加错,林子峰无奈的看了眼自己被宠坏了的妹妹:“林二,将小姐带回去。”

    而太子久久没有听到地字一号包厢里传来叫价,不削的冷哼一声:“连三楼都没有资格上的人,竟敢跟本王叫价,不自量力。”

    太子身边的的女子,拿起一块桌上的绿豆糕,喂给太子,太子就着她的手就将糕点吃下,太子尤为高兴的拉她入怀:“等着快原石解了,就让你玩上一天。”

    这名女子乃太子良娣,此女子小鸟依人,会撒娇,懂得拿捏,太子对她也算宠爱。

    听到太子说的,立马眼睛一亮:“真的?太子可莫要逗臣妾,臣妾会当真的。”整个人都软趴在太子身上,手圈着太子的脖子,柔美的声音魅惑甜腻。

    “本宫何时妄言?你且等着,解了这原石,首先就让你瞧瞧。”太子心情真好,虽然二楼叫价的还有,但不过是蝼蚁,他还不放在眼里。

    拍卖继续进行,太子终于察觉出不对,二楼怎么还有人跟?现在的价格已经超出了他所预期的,太子一拍桌子,直接大声喊道:“三百万。”

    而后地下一片喧哗,纷纷低头交耳。

    不是太子给出的价有多高,而是太子摆明了是要以权压人。

    刚刚叫价两百九十九万金币,而每一次加一万,这不是太子突然喊出声,不是要以权压人是什么?知道三口叫价的是太子,太子要买,你如何敢与他作对?

    没有人叫价,太子显然很满意,以权压人?他会在乎吗?谁叫他命好投在了帝王家呢?太子沾沾自喜,明显这种事情他不是第一次做了,熟练地很。

    然而。

    “三百零一万。”

    正许诺良娣今晚就解原石的太子,怒了:“三百零二万!”

    太子手中的茶杯,狠狠地从窗户丢出去,砸在大厅,粉身碎骨,坐在大厅的人都吓了一跳,有几个胆小的甚至呆愣了很久,而后直接离开了,谁知道会不会被太子误伤了?误伤还是小事,误杀可就没命了。

    太子看着跪着的侍卫,怒喝道:“查!给我查清楚是什么人如此胆大妄为,不知天高地厚,竟然敢在老虎头上拔毛!”

    独孤月抬抬下巴,而后仰着头,“你说太子会不会查到是我们在背后捣鬼?”

    上官流觞完全没有在意太子会不会查的到,他想的是木仙儿也应该快到了吧,独处的机会就快没了,唉,真应该给她找个婆家好好管管了:“他查不查的到都无所谓,这些年,我搅和他的事还少吗?他早就恨不得我死了,也不在乎多一件。”

    上官流觞俯身,轻轻地在独孤月的额头上印了一下:“你说,宇文那小子对仙儿是不是很殷勤?”

    “有吗?”不觉得呀,仙儿身边很多这样的好兄弟呀,他们那对仙儿才叫一个殷勤呢,宇文南极这算什么?独孤月不屑的说。

    “有的,你没发现吗?我看呀,宇文八成是看上仙儿了。”

    “宇文对仙儿有没有看上仙儿我不知道,但我清楚的是仙儿绝对没有看上宇文就是了。”完全看不出有任何的差别待遇,仙儿最多把他当好兄弟。

    “你确定?”虽然看起来不像,难道就不可以是吗?为什么月丫头不觉得他们般配呢?上官流觞郁闷了,难道真的要让那个小丫头继续霸占月丫头吗?

    上官流觞不知道的是,因为现在的这个乱指鸳鸯,在未来,他被自己儿子整的有多惨。

    “六百万!”包厢里一片狼藉,太子怎么也想不到竟然有人敢跟他叫板,六百万!一下子就升到了六百万,比预期足足高了一倍不止!

    “还没有查出是什么人吗?”

    跪着的侍卫,额头一片血迹:“属下办事不力,愿受惩罚。”

    “饭桶!”又是一个茶杯擦肩而过。

    良娣看着暴怒的太子,也一阵后怕,“太子何必如此生气,到时候直接让他孝敬了不就好了?”

    太子看着良娣,示意她继续说:“殿下,想想,你向他要,他还能不给?孝敬你可是天经地义的事。”

    “没错,没错,爱妃果然聪慧,还不起来?就按爱妃说的办,还不快去叫人!”对这群愚蠢的下属,太子恨不得个个都打杀了。

    然而。

    “六百万第一次,还有没有人?还有没有人?”拍卖师举着槌确认。

    “六百万第二次,还有谁?还有谁?”

    “六百万第三次,好的!恭喜天字二号包厢的贵客如愿拍下这颗原石。”

    太子惊呆了,怎么不出价了?

    说好的拿来孝敬呢?

    怎么就成了他自己花六百万了呢?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