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140章 小三?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咚!”刚起身的侍卫,瞬间再次跪下,清脆的声响毫不含糊。双腿不废也瘀血青了一片。

    “没用的东西还不快滚!”六百万金币,就这么打水漂了。

    那人连滚带爬的出了包厢,晚上一步就怕性命不保。

    “还有你。有主意为何不早点提出来?现在白白浪费了那么多的金币!”人就是这样,贪得无厌。总喜欢空手套白狼。原本只要拍下就好。不管花多大代价,现在明明有更好的办法,却硬生生的多出金币。心里就火大了。

    “殿下,冤枉呀,臣妾也是刚刚想到的。原以为可以帮到殿下。谁成想那天杀的贱民突然就闭口了呢?”良娣呜呜咽咽就哭了个梨花带雨起来,这回凭的可不再是演技,那泪水可是货真价实的。其实早在价格喊到四百万的时候。她就想到了那个馊主意。看着二楼完全没有停下来的意思。于是就准备过会在说,原想着。高价的时候再告诉太子,就能为太子挽回更多的金币。太子也就更高兴,她立的功也就更大,太子对她也就更宠爱。谁曾想……现在到了这种局面,太子不迁怒她才怪。没得到更多的宠爱,反而要把原有的丢了,不落泪怎么可能?

    “你瞒着我什么?”在第N次发现上官流觞偷瞄她的时候,独孤月终于忍不住问出来,直觉告诉她这跟木仙儿有关。

    “瞎说,我怎么会有事情瞒着你呢?”上官流觞掩饰性地揉她的头发,遮住她的眼睛,事关木仙儿,可不能让月丫头知道他算计了她。

    “那你干嘛偷看我?”独孤月对他的话嗤之以鼻,拍掉他捣蛋的手,逼问。

    上官流觞轻笑出声:“月丫头确定是我偷看你?”

    言下之意是独孤月偷看他。

    “不然呢?还能是我偷看你不成?”独孤月往后靠,用力地撞了一他的胸膛。

    “你不偷看我,怎能发现我偷看你?”上官流觞一脸坏笑,摆明了是说独孤月偷看他。他不得不承认太聪明的丫头不好不好。

    “看,承认自己偷看我了吧!”独孤月指着上官流觞,一副你做坏事被我抓到了,还不从实招来的表情。

    上官流觞:“……”就说了太聪明不好不好。

    “亲我一下就告诉你。”上官流觞把脸凑过去,等待着香吻的到来。可惜香吻没有,粉拳都是不错。

    独孤月一巴掌挥开:“德行,你不说是吧,不说也行,我也不是很想知道。对了,我离开家也挺久了,是时候回去看看了,等下就叫仙儿收拾东西跟我一起走了,哎呀,家里爷爷出关了,仙儿还没正式见见他老人家呢?要赶紧走了,不然多失礼?这对名声不好。”一脸严肃的小表情。

    “你什么时候那么在乎那个老头了?不过是个背信弃义的小人罢了。”上官流觞皱眉,没人知道他是对独孤友辉不满,还是对独孤月要回去不满。

    “怎么说也算是我家老祖宗看中保护我的人,就不能嘴上积点德?”那皱着的小眉头,鼻子还轻轻哼气,就像闹脾气的小孩,独孤月内心直呼好可爱。

    “世事无常,从憨厚老实,真诚善良的农夫,变成现在唯利是图背信弃义的小人,也不知道你家老祖有没有后悔选中独孤家。”上官流觞巴不得多说点,转移独孤月的注意力,别想起木仙儿,月丫头明明是他的。

    “谁知道呢?也许这一切出乎意料,也许都在他意料之中,又没人知道。不是,你刚刚满了我什么?”一切都要循序渐进,不可操之过急,独孤月现在的心态可是很好,总要慢慢长大,也许爸妈很快就能找到,所以现在她很乐意跟上官流觞胡扯。

    “你亲一口就告诉你。”上官流觞想着,不说只怕木仙儿也快找来了,要好好珍惜独处的时间。

    “又绕回来了!”独孤月抱头,重重地撞他,撞死这总想占便宜吃豆腐的家伙。

    上官流觞捧着她的脸,狠狠地亲了口:“坦白从宽,如何?”

    “你养小三了!”都用到坦白从宽了!这是犯了什么错?

    突然拔高的声音把上官流觞吓了一跳,抱着她的手不顾她的挣扎死死不放:“小三?你认识?”流雷什么时候跟她见过?上官流觞回忆思考着。

    独孤月怒了:“你还真养小三了!”

    上官流觞一时不备,独孤月从他身上跳下来,指着他,控诉道。

    “他惹你了?”上官流觞也怒了,他竟然不知道自己的属下什么时候在他的眼皮子底下跟独孤月见过,而且还惹的独孤月不快。

    “好你给上官流觞,她没惹我,以后也不会惹我,以后我们桥归桥路归路,井水不犯河水,就此斩断关系。”看上官流觞那样,还真有个小三呀?独孤月的心揪揪的疼,她以为上官流觞是不一样的,原来一切都是假象。

    “你说什么?”包厢里的桌子被掀了,茶具摔了个粉碎。

    “你还想齐人之福不成?我告诉你,不可能!”

    “不可能也得可能,我今天就告诉你,你今生今世,永生永世,只能是我的,你愿意我就宠着,不愿意我就囚着,总之你休想离开本王。”

    “你都有小三了,还想我留下,休想。”独孤月嘴角勾起一抹嘲讽地笑,笑这一片的狼藉,犹如她此刻的心情,一次不忠,百次不容,背叛了还敢如此霸道,真当她是纸糊的不成?

    “他跟你说什么了?你如此生气?”上官流觞疑惑了,流雷应该不会如此不知轻重才对。

    “她什么都没说,怎么,你还想让她来羞辱我?”骄傲如独孤月,只知道现在她不能低头,没想到,她稍微一炸,就试出了小三,他怎么可以?

    独孤月此时完全没有意思到自己为何心如此痛,一阵一阵的,好似天都要塌下来,努力挺直的背,不过是虚张声势,早已无力地想要瘫下。

    “他什么都没说,你就要离开我?你早等着这天了,是不是?”上官流觞被激怒了,怎么就要斩断关系了?流雷只是一个幌子吗?早就想要离开!一想到独孤月不爱他,时刻想要脱离他,他就气得不行,抓着独孤月的双手,狠狠地吻了上 去,不,应该是咬了,毫无章法的咬。

    木仙儿跳下马车,带着宇文南极他们三个浩浩荡荡的走进拍卖行,一眼就看到现在拍卖的东西是独孤月炼制的灵元丹和雪肤丹,终于满意的点头,姐姐就在这里了,很好,丹药还在拍卖中,姐姐肯定还没有离开。

    木仙儿小跑着往三楼走,不要问她为什么,上官就说那混蛋是什么人呀,到哪里不是要最好的,不在天字一号包厢,还能在大厅不成?

    木仙儿打定主意一进去就要哭诉,说的老惨老惨了,把姐姐拐回来再说,一定要让上官流觞好看。

    站在天字一号包厢外面,侍卫正贴着耳朵在门上,难道是叛徒?木仙儿不动声色的走过去,也贴到门上:“你听到了什么?”

    “小声点,吵起来了。”小侍卫有着一颗八卦的心,王爷对独孤小姐那是一个字:好。怎么就能吵起来呢?

    突然他发现不对劲了,抬头一看,摔倒了,立马跪下谢罪:“郡主饶命,小的知错了。”

    “起来吧,你说里面吵起来了?”木仙儿不敢置信,两人能吵起来?莫非真应了那句话:不打不闹不想爱?木仙儿继续贴着耳朵,什么也没听到呀。

    “是的,小的听得清清楚楚,确实听到了,还听到摔东西的声音。”

    “什么?”木仙儿一听,炸了,这是趁着她不在欺负她姐姐的节奏吗?木仙儿抬起脚,狠狠一踢,门倒了。

    木仙儿跑进去,看到一片的狼藉,上官流觞和独孤月各站一边。

    “怎么了?”木仙儿看到独孤月完好无损就知道这里面说不定有什么误会,难道是因为自己?

    “他有小三!”

    “她要离开!”

    两人异口同声。宇文南极和蓝旭、夜宁宇惊呆了,独孤月告状情有可原,怎么上官也委屈的告状呢?

    “你有小三?”什么都可以原谅,有小三这种原则性问题直接拉出去毙了。

    “有小三为什么就要分开?这不可能!”谁都别想,把独孤月带走。

    “你都有小三了,我凭什么不可以离开,你混蛋!”

    ……

    木仙儿终于听清楚了来龙去脉,大喊一声:“停!”

    上官流觞抓住独孤月的手,紧紧不放,转过头看她,独孤月也停止挣扎,也看像她,但两人眼中都带火。

    “你们确定说的是同一种小三?”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