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141章 木仙儿再次悲剧了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你们确定说的是同一种小三吗?”木仙儿直翻白眼,一个两个的没有经验外加语言障碍,看来自己只能化身爱神丘比特为他们劳心劳肺了。嗯,请叫我爱仙儿。

    “什么叫同一种小三?小三还有两种吗?”宇文南极疑惑地问。

    “说的不是流雷吗?”上官流觞终于察觉出不对了,抬起独孤月的下巴。直视她的双眼。

    “流雷?”这名字怎么这么熟悉?独孤月眨着双眼,疑惑地望着上官流觞。

    “流雷?他跟流风、流雨什么关系?”木仙儿总算明白问题的关键了。

    “风雨雷电合称二哥的四大侍卫呀。”这跟他们吵架有什么关系?宇文南极还是没有明白事情的关键。

    “果然。风雨雷电。流雷排行老三。小名小三,此小三非彼小三。”木仙儿双手环胸,说:“真相只有一个。那就是,流雷非小三,没有小三。”

    天呀!还有比这更乌龙的事吗?如果不是现在被上官流觞抓着双手独孤月肯定捂脸了。没脸见人了。自己刚刚那个样子摆明了是在吃醋。吃醋就算了,还吃一个乌龙。

    木仙儿看出独孤月的窘迫了,但窘迫总比误会好呀:“上官哥哥。”木仙儿走上去。拉上官流觞。拉了下没动。再拉一下,还没动。木仙儿怒了,“上官哥哥。我跟你说悄悄话。”很明显是自己姐姐的错,呜呜,怒也不能发火。

    上官流觞也看出了独孤月的窘迫。再看木仙儿狗腿的样子,果断地放手慢步移到窗边。

    木仙儿拍拍胸口,狗腿地小跑过去,神秘兮兮地说:“上官哥哥,恭喜你,俘获美人心。”

    看到上官流觞疑惑地看着她,她坚定地点头,“姐夫,你知道在我和姐姐口中的小三是什么意思吗?男女朋友间,未婚夫妻间,还有夫妻直接横插进第三个人,破坏两个人之间的感情的坏人,就是小三。姐姐那么在乎你养小三,说明姐姐已经对你动心了,没错,动心了。”木仙儿坚定地重重地点头。

    上官流觞疑惑地回头看了眼独孤月,再看木仙儿,后者再次坚定地点头。

    上官流觞见木仙儿说的不似假的,再结合独孤月知道他口中的小三是流雷之后的窘迫,不动声色的勾起一抹淡淡的笑,雨过天晴,眉飞色舞,整个人都沉浸在阳光喜悦当中。

    “吃醋?”上官流觞心情很好的望着木仙儿,一定要她给一个肯定的答案。

    木仙儿硬着头皮点头。

    木仙儿看他的样子,松了口气,再接再厉,仅仅原谅姐姐可不行,要让他对姐姐更好才圆满:“姐夫,你们成亲的时候,我要当伴娘。”

    “伴娘?”上官流觞想了很久也想不通伴娘是什么听过新娘,红娘,就是没有伴娘。

    “就是我是姐姐的好姐妹,到时候你要给我一个大红包的。”木仙儿比了一个大大的红包。

    “嗯。”上官流觞转身,然后再转身:“再叫一遍。”

    “啊?”木仙儿没有反应过来,而后,狗腿的:“姐夫,加油,姐夫。”连喊两声。

    上官流觞满意的点头,一步一步地向独孤月走去。

    独孤月有一种错觉,好像上官流觞是神圣的虔诚的一步一步向新娘走去,求婚,宣誓,至死不渝。

    上官流觞轻轻地牵起独孤月的左手,上前一步,用左手托着独孤月的后脑勺,在额头上印下虔诚幸福的一吻。这是两情相悦的吻,甜蜜的,幸福的,充满粉红泡泡的。

    在上官流觞牵起独孤月的手的时候,木仙儿仿佛听到了:现在,新郎可以亲吻新娘了。

    也就是这个时候,木仙儿打从心里接受了这个姐夫。就好像他们是天生一对,金童玉女,什么考验,什么试探,都好像那么的多余,就好像什么都没有他们走在一起——美,就好像自带神圣光环,让人唯有祝福。

    虽然宇文南极他们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为什么他们一下子就从吵架到现在的甜甜蜜蜜,但唯有祝福。

    没有人注意到木仙儿的泪不由自主的就流下,欣慰,女儿终于找到了好归宿。

    女儿?

    木仙儿疑惑地皱眉,笑了,想着:姐,看,你多不让人省心呀,我都把你当女儿看了。

    独孤月想到自己刚刚的行为就觉得窘得不行,看着上官流觞跟木仙儿在窗边嘀嘀咕咕,准确来讲,是木仙儿嘀嘀咕咕,上官流觞若有所思地听着,时不时还看向自己这边,心里郁闷的不行。

    随着上官流觞一步一动,独孤月也小步的向后退,然而,看到他妖娆魅惑的笑容时,独孤月看呆了一般的傻傻的站着不动。直到上官流觞一个轻柔的吻落下,独孤月才回过神来。

    “时候也不早了,我们回去吧。”上官流觞轻轻地拨弄独孤月额前的小碎发,宠溺地说。

    “嗯。”独孤月巴不得快点离开这个地方,羞死人了,还好上官流觞没有趁机打趣,否则独孤月非恼羞成怒不可。

    两人十指交叉,手心相贴,相视一笑走出包厢。

    留下面面相觑的众人。

    “这一片狼藉真的是上官做的?”不怪蓝旭不信,上官流觞哪次发火不是要鲜血来祭奠,将他惹怒的人只有一个下场,那就是——死。

    “可能也许大概他们一进来这里就狼藉一片了。”宇文南极不确定的说。

    “仙儿妹妹你跟上官说了什么?他那么大的火都灭了,连火星都没有一丁点了。”夜宁宇对这个比较好奇。

    宇文南极也很是好奇,凑过去,“对呀,对呀,说说吧,好学学,以后二哥生气我就什么都不怕了。”宇文南极越说越激动,眼睛亮的不行。

    “想知道?”木仙儿此时还完全没有意识到独孤月已经走了,很高兴的在这卖关子。

    三人同步点头。

    “想知道的,自己去问上……官……流……觞。对吧,姐……姐?人呢?”木仙儿惊呆了,人呢?

    “他们走了呀,你没看到?”宇文南极弱弱的问。

    “姐!等等我。”等木仙儿来到楼下留给她的空空如也的马厩。

    好吧,这不能怪独孤月和上官流觞忘恩负义,实在是她太墨迹,沉浸在神圣光环中久久不能自拔。

    “仙儿怎么还不下来?”久久等不到木仙儿,独孤月掀开窗帘,依旧没有看到人影。

    “在等等吧。”上官流觞难得的大度,愿意等木仙儿。

    还没有等到木仙儿的身影,独孤月就怀疑自己古灵精怪的妹妹是不是想着给自己和上官流觞独处的机会,好把刚刚的误会都消除了。

    “我们先回去吧,做好甜品等她。”独孤月越想越觉得有可能,自家妹子可是很懂分寸的。

    上官流觞显然也想到了这个可能,心里对这个小姨子是感恩戴德呀,他决定以后可以少吃点小姨子的醋,毕竟,看小姨子多好呀,更是坚定了上官流觞以后要给小姨子找一个好夫君的决心,他以后要好好把关。

    两人默契的相视一笑,坐着飞龙马车,扬长而去。

    于是,木仙儿又悲剧了!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