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142章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翌日,独孤月用完早膳,坐在竹园里。木仙儿坐在她身边,流霞恭敬地站在她跟前。

    刚刚,流霞说留在将军府的人传来消息。独孤老二爷回府了。

    独孤月心里茫然,淡淡地问:“老二爷?”

    独孤月的眼睛眯了眯。又出现了一位吗?不要倚老卖老。端着长辈的架子,做着算计她的事才好,否则……

    “为何以前都没有听过这个人?”木仙儿拿起盘子里的桂花糕塞进嘴里。询问道。

    “流霞昨日派人去查,发现此人五岁之后就随着以为独孤家的前辈带走,直到十一年前。才回来带走了现在的独孤二小姐独孤兰影。此外从未出现在人前,此次回来,目的不明。”

    独孤月若有所悟。看向木仙儿。不禁满头黑线:“仙儿。吃饱了吗?我们回去一趟如何?”

    木仙儿轻轻一笑,放下手中的桂花糕。倒了杯茶喝:“好呀。”木仙儿的眼沉了一下,欠的总是要还的。独孤家……

    独孤月隐隐觉得这次是整治独孤家的人,还有夺回原本属于独孤涯武的东西的时机。

    “仙儿,我们走吧。”独孤月站起来说道。

    木仙儿跟着她站起来。忍不住问:“不用去跟上官流觞说一声吗?”木仙儿期待的看着独孤月,有些紧张地抓着石桌。

    独孤月原本是打算去跟上官流觞打声招呼然后才回去的,现在看着木仙儿希冀的眼神,默默改口:“不了,我们直接回去。”

    “好的,我们走吧。”走了两步回头对流霞说:“不许跟上官流觞说姐姐去哪了,除非他自己问起。还有派人去路上拦下宇文哥哥他们,叫他们直接去将军府。”

    流霞为难的站在原地,若是不告知王爷王妃要离开了,等王爷发现的时候势必会生气,这可如何是好?平日里最没架子最好相处的郡主怎么就给她出了这么个难题呢?

    流霞想了想,抿唇一笑,郡主只说不让告知王妃的下落,没说不让说她的下落呀,郡主向来与王妃寸步不离,那么郡主离开,势必是王妃要离开,没错,理应如此。

    “二弟,说吧,你离家数十载为何突然归家?”独孤月友辉看着自己从小就没有见过几次的弟弟,实在是想不出他为何回来,亦如当年不解他为何离家一般。

    独孤友忠呵呵一笑,抚了抚花白的胡子说道:“大哥好本事,竟也不知吗?”

    独孤友辉皱了皱眉:“二弟这是何意?”

    独孤友忠讽刺道:“大哥敢纵子虐待家族等待了数千年的福女,不是好本事是如何?”

    “你如何知道?”独孤友辉一惊,这是何等机密的事情,为何从小离家的老二会知晓?手不由地握紧。

    “你当真以为只有你一人知道不成?老祖宗就是怕出现像你这样的不肖子孙,所以世代选择天赋不错的嫡系子弟暗中培养,日后好成为福女的左右手,以免家族陷入危机。大哥,你糊涂!”他独孤友忠一世未娶,这是规定,他只能一生努力修炼,他恨过,怨过,最后被时间磨平了棱角,一心培养下一代。皇天不负有心人,终于独孤兰影小小年纪就已经是五阶强者。

    独孤友辉闻言,慢慢的垂下眼帘。

    独孤友忠说到此处,又微微叹息了起来,“事已至此,希望她还能信我与小影。”

    听到这,独孤友辉不解的问:“你这一系的事情为何我不知?”

    “这事无需跟历代家主汇报,只由一人传承,若我逝世之前不能等来福女,则由小影继续,在选择继承人,如此循环。”当初这些守护者都是选择天赋不错的,为了避免家主看中他们的能力而派任务从而耽误修炼,是以从不跟家主说起。

    独孤友辉微微叹息,“此事是为兄考虑不周。如今,福女在何处我也不知,我已经派人去煜王府打听,想来快有消息了。”

    独孤友忠听了,气乐了:“您忙。”

    说完不待他有所反应就带着独孤兰影起身离开。

    走在小道上,独孤友忠对独孤兰影说:“唉,小影呀,你爷爷和你爹做的糊涂事,恐怕,主子很难信任我们了,但你切不可对主子不敬。要记得我对你的教导。”

    “小影谨记。”她独孤兰影若不是因为独孤月,她纵然天赋惊人也隐没在后院之中。爹爹儿女众多,她只是其中的一个庶女。

    “小影,你知道现在的危急性吗?主子如今是有煜王的庇护,我们对她而言可有可无。”独孤友忠缓缓说道:“我不求你为家族获得荣誉,只求你好好待在主子身边,不管主子信或不信你,完成她给你的任务就行了。至于你爷爷,你无需管他。我呀,老了,不中用了。”看着独孤兰影,突然仿佛苍老了许多,声音有些嘶哑。

    “二爷爷,主子也许会原谅我们的,我们说不定能得到重用的,您别太悲观。”独孤兰影从小跟在独孤友忠的身边,对他的感情深过许多。

    独孤月一路思考着应该怎样对待独孤家的这群人,最后决定,只有他们不得寸进尺,也就这样了吧,不帮助也不打压,只是,属于独孤涯武的将军府和庄子、铺子之类的是要收回的,之后就大路朝天各走一边。

    不是独孤月突然仁慈了,只是她不想再浪费时间在这些人上面,她需要修炼,寻找玄武图还不知道会遇见什么,更何况打开玄武大门,并找到线索一路充满未知。

    突然有一只麻雀一样的小鸟飞到了窗外,木仙儿将它放进来,之后,小鸟化成了无数的小光点。

    只见木仙儿先是双目灼灼发亮,而后哭丧着脸。

    独孤月担忧地问:“怎么了?”

    木仙儿挠头,好像在思索着要怎么说,而后像是做了什么重大决定一般,重重地点头,“姐,老头要来了,叫我去接他,你能应付那群人的对不对?”

    “你师父?”独孤月不确定的问。

    “对。”

    “需要我陪你去吗?我也该见见你师父了,向他道谢,他把你教的很好。”

    “真的吗?姐姐真的觉得很好吗?”

    虽然知道木仙儿说的和她不是一个意思,独孤月还是毫不犹豫地点头。

    “你要记得,在与他见面前你要提前给我通知,让我有所准备,免得失礼,怎么说他也是你的师父。”

    “可是老头他不在意这些。”木仙儿皱眉,老头是个奇怪的家伙。

    “你现在说说他喜欢什么,我好准备准备。”

    “你只要不送草药就好了。”

    “啊?”独孤月表示幻听了吗?炼药师不要人家送草药?

    “嗯,老头有怪癖一样的,喜欢别人送他酒,谁送他草药跟谁急。”想当初有位老头老友的徒弟前来拜访,老头的老友忘记嘱咐了,那个人就直接送了一堆的名贵草药,结果被老头丢出门外,那可是寒冬腊月呀,想想都瑟瑟发抖。

    “这样吗?”独孤月表示不敢相信。

    “嗯。”

    “那么因为他有怪癖,所以不在乎你叫他老头?”

    木仙儿眼光躲闪,说:“姐,我要走了,不然该迟到了。”说着,就跳下了马车。

    她才不会告诉独孤月老头对她威逼利诱也不能改了她叫他老头的命运。

    “三小姐回来了,二老太爷吩咐您回来了就去见他。”管家见到独孤月回来赶紧说。

    其实独孤友忠吩咐的是独孤月回来了,就赶紧来告诉他,他要见她。

    独孤月点头表示知道了:“带路吧,我还不知他住哪个院子。”

    独孤兰影在院子里坐着,想来想去还是决定去找二爷爷商量看,如果独孤月不信他们直接说不要他们的守护怎么办?这不是没有可能,毕竟被欺负侮辱了近十年,虽然里面没有他们的手笔,但,他们终究是独孤家的人,迁怒也是有可能,如果不能近身跟着,那么他们应该怎么办?远距离跟着吗?

    独孤兰影越想越觉得有可能,不禁加快了脚步,要知道,她擅长的不是速度,要远距离保护的话,可能会存在很大的风险。

    “二爷爷,小影有事要跟你相商。”独孤兰影开门见山,一来就直奔主题。

    “小影?什么事?可是在担心主子 ?”独孤友忠看到独孤兰影吃了一惊,他们分开没有多久,这是有什么要紧的事?

    “万一主子不让我跟着如何是好?”独孤兰影提出自己的疑问。

    “这……”他也没有想到这个问题,这可如何是好?

    在修炼的时候从没有想过主子会不信任他们的问题,都是按着自己擅长的来修炼,该死的,都怪独孤友辉那糊涂的老东西!

    “你先别急,让我想想,让我好好想想。”独孤友忠坐在位置上苦思冥想,眉头紧锁。

    过了大约一炷香的时间,独孤友忠还是没有任何的头绪,这能说:“现在主子不在身边,我们只能走一步看,到时候再说吧,只能争取主子的信任。”

    “二老太爷,三小姐求见。”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