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144章 婚期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独孤月就着小杏仁的手接过那茶杯,眼尾攀了笑意,仿若不知身后已经站着人一般。泰然自若的转着手里的茶杯。

    独孤月轻垂着眼道:“我到不知何时我这小小院落成了茶馆客栈,让人来去自如无须通报。”

    清风徐来,恍然间似乎闻到一抹清香。淡淡的药香,上官流觞走上前。坐下。轻轻地在独孤月挺挺的鼻梁上一刮:“月丫头又调皮。”

    独孤月没好气的瞥他一眼,从哪看出她调皮的?淡淡地开口:“确定不是煜王殿下你顽劣?”

    上官流觞好笑地看着眼前可爱的翻着白眼的自家小王妃:“你离府时不告而别到底是谁更顽劣?”

    “我不告而别你还不是找来了?你对呀,按理说仙儿吩咐流霞不可像你告状说我要回这边。你怎么这么快就找来了?不应该还在书房处理公务吗?难道流觞阳奉阴违?”独孤月放下茶杯,微扬的唇角弧度加深,好整以暇地等着看他要如何回答。

    上官流觞挑眉。抿嘴偷笑:“流霞说。小郡主要去将军府。”

    独孤月眼角跳了跳,流霞你如此狡诈,如此聪慧。我与仙儿竟然不知。真的好吗?

    “你倒是莫要小瞧了我。”上官流觞说了句耐人寻味的话。

    独孤月似笑非笑地看着他:“小女子岂敢?日后还要仰仗您煜王殿下多多关照。”

    “好说。好说。”上官流觞笑着接下,对独孤月的打趣完全不理。只当是情趣。

    好说个浑球!

    “你来干什么?被外人瞧见了,本就不好的名声被要更加臭名昭著了。”言下之意。你惹我不快了,快滚吧。

    “……”略微眯起眼,他这是得瑟过头了?

    “本王来是有要事相商。”上官流觞盯着独孤月。颇有一种被猎人盯上的感觉。

    独孤月被他的笑晃了眼,邪魅不羁,放浪形骸,却透着坚定认真不容置喙。独孤月疑惑了,想要探个究竟,却是徒然:“相商?”

    “对。”天知道他费了多大力气才抑制住想要不断上扬的嘴角,努力做出淡定地样子。

    知道独孤月离府之后,上官流觞就不断释放冷气,要是能将她禁锢在煜王府中就好了,真恨不得让她寸步不离的待在自己的身边。

    流霞顶着压力,小心翼翼地嘀咕:“小姐赶快跟王爷完婚就好了。”

    上官流觞一听,心砰砰乱跳,“你说什么?”

    流霞被吓了一跳,直接跪下:“王爷息怒,属下逾越了。”

    久久不见上官流觞发话,抬头微瞄,见上官流觞眯着眼,一动不动的看着她,并无要责怪之意,流霞恍然,这是合了王爷的意,继续说道:“属下想王妃与王爷早日完婚,快些诞下小世子,到时候王府就热闹了。”

    于是上官流觞安排完诸多事宜,就马不停蹄地赶来了将军府。

    一想到有一个像独孤月的小包子,上官流觞整个人都柔和了,对未来充满憧憬。

    独孤月见上官流觞陷入回忆中,连平时不见喜怒地双眸也含笑透着温柔,鲜见的带着一丝雀跃,独孤月耸耸鼻子,这是要相商什么?

    上官流觞将眼前人拖入怀里,宠溺地唤道:“月丫头。”

    “嗯。”独孤月乖乖的任她抱着。

    “你可想知所商何事?”上官流觞抬着独孤月的下巴,与她对视。

    “不……”想。

    “我知你想知晓,我也不为难于你,只需你亲我一下,就告诉你。”上官流觞一本正经地抢在独孤月说出拒绝的话前说道。

    “不要。”独孤月坚定地拒绝,对上官流觞时不时就以一些话诱惑她,向她索吻之事,早已习以为常,只需不理他并可以了。

    上官流觞叹息一声,却也丝毫消散不了他的愉悦,在独孤月额头印上一吻:“你且等着。”

    “等着?等什么?”独孤月并不反感上官流觞时不时的亲吻。

    木仙儿曾经看到上官流觞吻她额头,之后就告诉她,吻,从古至今,都被当做是爱情的象征。当两人彼此相爱时,吻额头代表着他会好好疼爱,她是他最珍贵的宝贝,带着尊重。

    独孤月那时就想上官流觞真是好运,被看到的是代表着尊重礼貌的吻,而不是他犯浑时大胆直接的征服之吻。

    上官流觞默默想着,等着日后每日向我亲至少一百下,早晨起来,早安吻,早膳前,饭前开胃来一吻,饭后甜品来一吻,出门办公临别来一吻……

    上官流觞越想越觉得日子有盼头,看着独孤月的目光更是柔和,噗的一声笑出了声。

    独孤月任由他拉着她的手,失笑:“你究竟在想些什么?什么让你如此好笑?”

    上官流觞笑意抑制不住地自心底蔓延,享受着独孤月对他的放纵,轻笑道:“总之是好事。”

    “你是执意不说是吗?”独孤月挑眉,眉宇间带着一丝不悦,整天就知道逗她,说 半天都没有说到重点上,到底来干嘛的,说一半藏一半什么的最讨厌了。

    上官流觞略作沉吟,低头小声说道:“我呀,定了婚期,来通知他们准备来了。”

    轰!一颗炸弹悄无声息地突然炸开,怎地突然就定婚期了?

    毫无准备的独孤月被打的措手不及,完全没有想到上官流觞会来这么一手。

    独孤月还晕晕乎乎的就被带到了客厅,然后以不容她置喙的雷霆之势把婚期定下。

    为什么说雷霆之势呢?

    上官流觞一坐下,就横扫在座的人一眼,把众人都威慑住了,然后开口:“下月初六是个好日子,本王与月丫头的婚期就定在当日。独孤友辉。”

    “老夫在。”独孤友辉站起来,行礼,应道。

    “你们好好准备准备,要是出了什么差池,可休怪本王无情。”

    然后……

    没有然后了,拉着独孤月就走了。

    接着,将独孤月送到院子门外,快速的在独孤月脸上落下一吻,而后闪人。

    闪人,一吻之后,没有任何停歇,直接闪人,独孤月想说什么都来不及。只能郁闷地眼睁睁地看着他的背影很快的消失。

    说好的相商呢?相商呢?

    独孤月默了,仙儿此时怎么就不在呢?难道她真的要十五岁就成婚?这个小小的身板还未成年好吗?

    独孤月也不奢望能跟上官流觞商议推迟婚期了,看他那雷霆之势,摆明了无从商量。

    不管独孤月有多无语,上官流觞是抑制不住的雀跃。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