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147章 迎亲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时光飞逝,很快就到了成婚的日子。

    上官流觞激动的几乎整夜没睡,天还没亮就早早的起来收拾。

    于是上官流觞骑在飞龙马上。把迎亲队伍甩在后面,一脸邪魅的笑容,春风得意。

    “快快快。新郎来了,动作都麻溜点。”

    “都准备好了吗?”

    “快去拦着新郎。别让他进来了。”

    独孤月在新帕里抿嘴浅笑。流觞这是准备向土匪般抢亲呀,拦着新郎,有人敢拦他吗?独孤月深以为然。

    思绪间。听到大家惊呼一声,感到自己离地,被人公主抱抱起。独孤月透过喜帕。看到一片火红,这还不过午时,新郎就来了。

    “爱妃。为夫来接你了。”

    独孤月记得新娘在新郎掀开喜帕前不许说话。于是偷偷的掐他的背。心里却是喜滋滋的。

    随即,独孤月感到上官流觞开始走动了。稳稳地,不见一点晃动。独孤月安心的将头埋在他的怀里。

    没想到这么快她就要成亲了,几位爷爷们,你们能看到吗?月儿现在很幸福。请祝福我们吧。想着想着,独孤月就红了眼眶,她何其有幸遇到了这么个男人,宠她,惯她,爱着她,时而温柔,时而霸道,第一次见面,就霸道的说她只能是他的,随后就设计让她跟太子退了婚,还紧跟着就请来了赐婚的圣旨,认识的短短几个月,却在独孤月的心理留下了特殊的痕迹。

    喜婆看着上官流觞抱着独孤月出来,不敢阻止,不敢说些有的没的唠叨话,喜气洋洋地开口:“恭喜殿下贺喜殿下,王爷王妃新婚大吉,和谐美满,甜甜蜜蜜,三年抱两。”

    这话一落下,周围所有人都拍起手掌,甚至还有很多的叫好声,还有一些祝福语,此起彼伏,十分热闹。

    她冲那媒婆的方向点点头以示谢意,然后抬起头来去想要看看上官流觞,结果被喜帕遮着,什么都看不到,她用力地吹吹喜帕。

    她从未见过上官流觞穿红色的衣服,想来肯定衬托的更显妖孽,一身火红喜袍,独孤月想着,这家伙……呃,也有平民的时候,随着习俗穿喜袍,不满的是第一个看到他穿红衣的竟然不是她,略遗憾。

    此时正骑在那媒婆口中的高头大马上,面上少见地带着笑,笑得眉间紫莲开得更绽,再映着南界爆烈的日头,竟是让她看得有些晃眼。

    按习俗,还应该拜别父母,可是独孤月的父母不见踪影,她的爷爷叔伯又都是不靠谱的,上官流觞着实不想浪费时间在这里,于是,也就随便走了个过场,就抱着独孤月出门。

    且不论独孤月在民众心中的形象如何,就凭上官流觞在百姓当中如神抵般存在,他们的婚礼就得到无数的祝福。

    看到他们出来,也不知道是谁带头喊了一声:“恭祝煜王殿下独孤小姐大婚之喜,祝王爷王妃百年好合,永结同心!”

    “百年好合,永结同心!”

    “百年好合,永结同心!”

    一时之间,所有人训练过一般,异口同声的大呼着:“百年好合,永结同心!”那种气势,即便看不到,独孤月也觉得心里暖洋洋的,喜滋滋的,这是他们倍受祝福的婚礼呢。

    人们纷纷大声地道着由衷的祝福,个个脸上都扬着真诚的笑意,上官流觞即便不在乎众人的看法,看到大家的祝福也裂开了嘴笑,接受者众人的祝福。

    就在众人以为上官流觞要把独孤月放入轿子中的时候,他却抱着独孤月来到带着大红花的飞龙马前,纵身一跃,带着独孤月上了马。

    就是独孤月对上官流觞全面信赖,也被他吓了一跳,紧紧地搂着他的脖子,差点惊呼出声。听到上官流觞低低的笑声,就知道这个男人故意使坏,独孤月正想翻白眼,听到背后说:“小心眼抽筋,翻了白眼,我也看不见。”

    听着鼓乐吹打,飞龙马缓缓前行,后面跟着浩浩荡荡的队伍,绕着帝都走了一圈。

    “为什么要绕全城?”独孤月不解,还以为他会直接就快马加鞭的回到煜王府呢。

    “怎地,嫌慢?莫非月丫头希望与我快快回去,拜了堂,然后……入洞房。”入洞房三个字,上官流觞咬得极慢,一字一字的吐着,暧昧至极。

    “今日拜堂是一定的,至于入洞房,你以为仙儿是会跟你开玩笑的主?”独孤月现在完全没有危机感,她对木仙儿的捣蛋本事可是一清二楚,本着越难得到的东西越懂得珍惜的想法,木仙儿肯定会好好为难上官流觞的。

    然而。

    “呵呵。”上官流觞从背后贴紧她,细语嘀咕:“好娘子,莫非还等着仙儿为难为夫不成?”“可惜呀,今日她似乎赶不回来。”

    上官流觞的话,把独孤月炸的一愣一愣的,难以置信的睁大了双眼,木仙儿不可能会错过她的婚礼才对:“不可能!”

    “她师父留她,她还能违抗师命不成,而且她来信好像说是有求于她师父,你忘了?”上官流觞绝对不会在这个时候告诉独孤月,木仙儿赶不回来完全是因为他的阻挠的,木仙儿无意中发现了,玄武图的线索,不知为何,木仙儿总有一种感觉,寻找玄武图应该独孤月自己来做,就相当于是一种锻炼,一种成长,于是,木仙儿发来消息说在确定玄武图下落后就回去,找时间跟独孤月一起来找,可是上官流觞以派人保护她为由,暗地里使坏,就拖着让她在婚礼第二天才能回帝都。

    “哦。”独孤月闷闷地回答,她自从在碧月大陆找到木仙儿后,木仙儿就成了她目前唯一的亲人,她从未想到自己的婚礼木仙儿竟然不能参加,对木仙儿的师父暗暗记了一笔。

    “你不要不开心,仙儿也希望你高高兴兴的出嫁的。”

    “这是自然。”

    迎亲对于于傍晚才来到煜王府大门,“月丫头,到了。”

    到了,终于到了,她腰都快断了,一路挺直了腰板,可是真累人。

    另一边,穿着凤冠霞帔的人,气的把满屋子的东西都砸了,泪流满面,嘴里不停咒骂着。

    这人就是云嘉嘉,原本她都安排好了,轿子抬出来到了云坊就换掉,将独孤月抬到城外,随随便便嫁个纨绔子弟,然后她代替嫁入煜王府,谁知,没出闺房,师兄就直接抱着那个狐狸精,一路上马游街,叫她怎能不气?怎能不恨?

    一片狼藉也不能消掉她心里的怒火半分,凭什么?凭什么她一个声名狼藉的女人可以嫁给师兄,而她这个青梅竹马与师兄门当户对的人却不行?

    不管云嘉嘉如何,独孤月都跟上官流觞拜完天地,心里略忐忑的坐在新房里等着上官流觞的到来。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