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148章 洞房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在帝都内,煜王殿下大婚,大摆筵席。

    送入洞房之后。上官流觞将独孤月放在床榻上,沿着床榻坐着,今天。本是应该最累的一天,但独孤月因为基本没有走路。很多环节也能省则省了。倒也还好。

    上官流觞此时也不挑盖头,只怕看过之后就不愿在离开了,不管怎么说今日也来了一些对他还算不错的。他也犹算看的起的长辈,出去寒暄敬酒,接收众人的祝福是一定要的。只不过会早些回来罢了。

    上官流觞临走时俯在独孤月耳边低语:“且等我回来。很快的。”

    而这一等。竟是等到天黑透了,也不见人来。

    独孤月自行掀了喜帕,入目的是贴了喜字。或红字的各种摆设。回头一看。婚床用的是大红色的被子,枕头绣着活灵活现的“鸳鸯戏水”的图案。被子上。散了一些花生,莲子。有连(莲)生贵子,多子多福之意。

    早就听闻闹洞房,不成想今日就到了自己的洞房。独孤月就算是女中豪杰此时也不免要紧张,手心溢出香汗,紧紧拽着衣袖,她以为大婚什么的也就那么回事,可这一天真的来临时,她才发现自己的内心超乎寻常的忐忑,心跳也加速,真要让她说忐忑什么,她又说不上来,这上官流觞幸而还没有回来,否则,她都不知该如何面对。

    随着时间的流逝,心里也越来越紧张,好吧,第一次当,呸,当新娘不管是喜欢还是不喜欢应该都会紧张吧。

    然而。

    独孤月都昏昏欲睡了,也没能等到上官流觞的到来,莫非是被缠住了?不应该呀,谁敢缠着他。莫非是喝醉了?想想都知道是不可能的,他的酒量真心不是盖的,而且出门前还问独孤月要了解酒丸。

    想着想着,独孤月的乐了,肯定是木仙儿回来了。

    事实也确是如此。

    上官流觞出去没多久就都敬了一轮,宇文南极等人想要在今晚闹他,可直接被他不知道在酒里放了什么一杯就都倒了。

    上官流觞环视一周,很好,有胆子灌他的都倒了,上官流觞抿嘴,眉角含笑,准备转身到后院。

    突然,余光好像看到了什么,转头回去,天呀,祖宗回来了!该死的,竟然没能把木仙儿拦下,真该好好练练了。

    不过,还好,反正堂已经拜了,就算闹,又能怎样呢?于是上官流觞走过去:“仙儿,回来了,月丫头还念叨你迟迟不归呢。”

    木仙儿似笑非笑地看着他,一副,别装了,我把你看透了的样子,上官流觞心虚的给她倒酒:“小姨子,给,喝了这杯,大家都是一家人。”

    “喝一杯怎么行,总要斗斗才好。”木仙儿接过酒,却是不喝,直直的盯着他,一副,我是她妹,我是娘家人,今天你怎么的也要惯着我的样子。

    可她这个样子,在略心虚的上官流觞眼里却是一副你今天要是不依了我,那我明天就找姐姐告状,说你派人给我捣蛋,给我使绊子,不让我参加婚礼。

    于是上官流觞在小姨子面前只能依了她。

    “好,我就跟你拼酒。”上官流觞想,木仙儿在怎么着酒量也没他好。

    然而,他忘了,木仙儿是炼药师。

    “就我们两多没劲呀,大家一起才好呢。”木仙儿眉角一扬,伸出一只手,扫了趴着的人群一眼。

    上官流觞眉心一跳,有种不好的预感。

    果然,木仙儿拿出一只小瓷瓶,打开盖子,往宇文南极鼻子前那么一放,不久,宇文南极就耸耸鼻子,醒了。

    “咦,仙儿妹妹,你回来了!”宇文南极惊喜的道。

    木仙儿得意的看了上官流觞一眼,然后对宇文南极说:“酒量太差。”虽然知道不是这个原因,但是,调侃谁不是调侃呢。

    “这个……”宇文南极不好意思的挠头,他也不知为何今晚才几杯就倒了。

    “呵呵,去把他们都叫醒吧。”把瓷瓶给他,然后叫流星去给独孤月捎个口信,可不能委屈她姐了:“叫厨房给王妃做点吃的。”

    独孤月收到口信,笑的没心没肺,虽说没有父母在场,但是有木仙儿在,她的婚礼总算是圆满的。

    独孤月满心欢喜的吃着面条,完全不管此时上官流觞面对的刁难,只是整颗心满满的,洋溢着幸福。

    看着都醒来的众人,木仙儿笑嘻嘻的说:“我们要给王爷面子,怎么能如此弱的趴了呀。”

    上官流觞简直哭笑不得给面子,给面子就你自己拼酒还不够吗?

    无奈这是小姨子,只能硬着头皮继续本应结束了的敬酒。

    木仙儿很兴奋,这可是她姐姐的婚礼,来到碧月大陆之后,她从未想过能有这么一天,她心里挺感激上官流觞的,如果没有他,也许她跟独孤月什么时候相认都是个未知数,哪能像现在一样,参加她的婚礼,不过,闹闹还是要的。

    散场之后,一群人又在木仙儿的怂恿下,推着上官流觞来到新房面前。

    独孤月听到外面吵吵闹闹的,一阵嘻嘻哈哈的声音,此时独孤月恨不得木仙儿没回来,这群人来闹洞房了。没有木仙儿在,肯定没有闹洞房这一项,肯定的。

    不管独孤月多不想人来闹洞房,一群人也浩浩荡荡的来了。

    听到推开门的声音,接着往她这边走来,独孤月此时盖着盖头,看到上官流觞的黑色靴子,接着是木仙儿的白色靴子。独孤月没有听到其他的声音,心里紧张,不知道木仙儿要怎么闹洞房。

    没过多久,纤纤玉手被木仙儿牵起,只听到木仙儿开口:“我今天那就是月姐姐的娘家人,我问你问题,你要老老实实的回答,说出来的话泼出来的水,要说到做到。”

    上官流觞微微一愕,显然没有想到木仙儿还来这招,不过看她认真严肃的神情,也就郑重的点头。

    “先做两百个俯卧撑。”本来想一百个的,但要双不要单,好事成双,所以只能是两百了。

    先前见蓝旭被她罚过,上官流觞也知道是怎么一回事,二话不说,就轻松地做起来。

    “拿个大红包来,说好的红包呢?”

    红包到手,木仙儿有说:“以后你们家谁洗衣服谁做饭?”

    “……”这是要他做这些的意思吗?上官流觞傻眼了。

    “就是你们家谁说了算。”木仙儿也反应过来,那些几乎是不可能他做的,于是果断的直接问了。

    “爱妃。”上官流觞毫不犹豫地说。

    本以为木仙儿该满意的,却听到她说:“不许这样说。”

    “独孤月,月丫头说了算。”上官流觞改口。

    木仙儿满意了,爱妃什么的,谁知道呢,呸呸呸,不吉利的没说过,各路神仙什么都没听到。

    “库房钥匙谁管?”

    “独孤月。”

    “以后准备娶几门妾?”

    “只有独孤月。”

    “真的?”

    “真的。”

    “敢不敢大声地说,让煜王府里的每一个人都听到。”

    “今生今世,我上个流觞只娶独孤月为妻,此生此世,一生一世一双人。”

    木仙儿满意的笑了,左手牵起上官流觞的右手,右手牵起独孤月的左手:“新郎,无论贫穷、疾病、困难、痛苦,富有、健康、快乐、幸福,你都愿意对独孤月小姐不离不弃,一生一世爱护她吗?”

    上官流觞望着独孤月:“我愿意。”

    “新娘,无论贫穷、疾病、痛苦、富有、健康、快乐、幸福,你都愿意对上官流觞先生不离不弃,一生一世爱护他吗?”

    “我愿意。”这个誓言,听过无数遍的誓言,今日却是真正的独属于她跟上官流觞的誓言。

    “现在我以神的名义,宣布你们正式成为夫妻,希望你们彼此互敬互爱,恩爱美满,和和美美,百年好合,早生贵子。”木仙儿恨不得,这段话不要停,就这么一直祝福下去。

    而后,众人散尽,独留上官流觞与独孤月在新房里。

    烛燃烧着,发出噼里啪啦的声音,烛泪滴在案桌上,哪怕以生命为代价也祝福着这对新人。

    木仙儿说的这一段誓言,久久的萦绕在在场少年少女的耳边,无论贫穷困难吗?这是多美的婚礼,想着就觉得很幸福,很幸福。没有人计较没有真正意义上的闹洞房,就这么离去,各怀心思的,有人盼望着有一个同样的婚礼,有人盼望着跟心上人说上这一段誓言,不管最后是否真的有人去实践,去付出先动,都是在她们心里最美的梦想。

    也许明天就会得到,也许明天就会有新人在一起,这一切都是那么美好,让人不舍的忘记。

    新郎,无论贫穷、疾病、困难、痛苦,富有、健康、快乐、幸福,你都愿意对独孤月小姐不离不弃,一生一世爱护她吗?

    新娘,无论贫穷、疾病、痛苦、富有、健康、快乐、幸福,你都愿意对上官流觞先生不离不弃,一生一世爱护他吗?

    多么希望在他们的婚礼上也有人跟他们这样说,也有自己心上人回答“我愿意”。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