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149章 尴尬的早晨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古语有云,人有四喜:久旱逢甘雨,他乡遇故知。洞房花烛夜,金榜提名时。

    上官流觞遇到其中一喜,正是得意的时候。透着微弱的烛光,看着自己心心念念的人儿。上官流觞嘴角含笑的一步一步慢慢走过去。

    独孤月有一种浓浓的危机感!

    今晚夜色正浓。弯弯的月亮升起来了,散发着柔和的光,它似乎是一个爱热闹的小娃娃。爱往最热闹,最喜庆的地方望去,不久。似乎看到什么了不得的事情。羞涩地捂着脸,偷偷地躲到云里去了。

    屋里,红烛噼里啪啦的燃烧着。床帏不知疲倦地不停地动着。伴随着床榻摇曳的声响。暧昧的声音更是不绝于耳。

    宴席早已散去,众人也都离去了。而新人的夜生活才刚刚开始。

    独孤兰雨静静地坐在梳妆台前,神情落寞。她不懂,为何独孤月一个从小被她们欺负的废物却嫁给了煜王殿下,而她却只能是嫁给小户人家或是给人做妾。

    “小姐。天晚了,该歇息了。”小梨走过去,提醒道。

    独孤兰雨用手指细细地梳理着散开的头发:“我在想,独孤月现在是不是在嘲笑我自不量力?”

    小梨吓了一跳,不明白小姐为什么这么想,难道根本没有听进她姨娘给她分析的话?阳奉阴违?心惊肉跳的看着自家小姐,见她神色似乎没有异常,也许小姐只是一是感叹吧,她想了想,她觉得三小姐应该没空想到她家小姐吧,于是,她回答:“怎么会呢?她现在应该在新房里等着殿下吧。”

    独孤兰雨的眸光一暗,心里有些吃味儿,为何偏偏是独孤月,帝都那么大,那么多的大家闺秀,怎么偏偏是她呢?她差的远了……

    今晚于独孤兰雨来说,注定是不眠之夜。

    同样的,睡不着的又何止她一个呢?

    云嘉嘉这个向来以上官流觞未婚妻自居的女人更是血本无归。

    独孤月在将军府的时候,为了不打草惊蛇,她只派人盯着,而没有让人刺杀。刺杀一不小心没有一举成功,那么被上官流觞知道了,她此生都没有嫁给他的机会了。原以为,在路过云坊时有机会换轿子,将她抬入煜王府,那时拜了堂,一切已成定局,上官流觞就是再不愿也没有办法,只能认了她云嘉嘉是他的王妃,否则他如何向药云谷交代?可谁知,说好的花轿呢?直接骑着飞龙马就走了,让人措手不及。

    摔了一通的云嘉嘉完全没有出气,反而更加不甘心,她阴狠地想,相当煜王妃就看你有没有那个命了。

    云嘉嘉用药云谷的恩情召集了一批五阶强者,进煜王府刺杀独孤月,嫉妒中的云嘉嘉早已忘了煜王府是何等的戒备森严,嫉妒早就蒙蔽了她的双眼。

    那批强者倒是没忘,但谁叫他们曾经受了药云谷的恩情呢?明知有去无回,也只能硬着头皮去了。

    果然不出所料,刚进入不久就被击杀了。

    第二批。

    第三批。

    连独孤月的影子都没有看到,就被一一击杀。

    上官流觞趴在独孤月身上,喘息声还很是急促,清冷的眸子里漾起笑意,看着身下独孤月刚刚褪尽情潮,莹润雪白的肌肤染上了一层绯红,上面满是他留下的草莓。

    看着满头大汗的独孤月累的昏睡过去,上官流觞轻触了触微皱的眉心,在独孤月微微张着的嘴唇上啄了一下,而后起身,仔细擦净了两人身上的秽物,便抱着独孤月去清洗,回来时,下人早已换上了新的被套床单。

    上官流觞将赤裸裸的独孤月就塞进了被窝里,而后自己也同样的躺了进去,看着眉眼含笑的独孤月,上官流觞敛尽了往日的淡漠冷酷,将独孤月枕在他的肩膀上,环着她的腰安然满足的睡去。

    一觉醒来,不想竟趴在上官流觞的身上,腰上还有一双手,将她稳稳地固定着。独孤月此时才想到自己已经与上官流觞成亲了,而且,昨夜……独孤月想到昨晚,脸就不可抑止的红了起来,刚想要起身,不想牵动到下身,瞬间疼的躺了回去。

    本能的转过头,看向上官流觞,此时他正好睁开眼,独孤月吓了一跳,条件反射般的闭起眼睛。

    久久不见身边人的动静,独孤月疑惑了,难道看错了?独孤月悄悄地睁开一只眼睛,正好看到上官流觞似笑非笑地脸,好吧,又闭起来了。

    独孤月闭上之后就后悔了,傻乎乎的自我逃避闭起眼睛一次也就算了,还来第二次?独孤月都要怀疑自己是不是怀孕了,一孕傻三年嘛。

    “呵呵。”头顶传来上官流觞愉悦的笑声。“爱妃这就想怀上孩子了吗?那为夫可要努力,不辞辛劳,夜夜耕耘了。”

    原来,独孤月竟然嘀咕出声了。

    “这……”独孤月本来就羞愧的要死,现在更是恼羞成怒的踢他一脚,好吧,又扯到下身,疼。

    上官流觞看着独孤月疼的扭曲的脸,立马心疼了,伸手给她揉腰,不在取笑她,废话,还取笑呢,是嫌弃媳妇还不够羞愧不成?

    独孤月舒服的不觉呻吟出声,“舒服,再重一点。”

    上官流觞的双手微微一抖,昨夜爱妃劳累了,不行。

    正享受着的独孤月,全身放松,突然整个人都紧绷住,腰间有一灼热抵着她,独孤月慢慢往后缩,可怜兮兮的控诉着上官流觞。

    “乖,别怕,不动你,只帮你揉开了,要不然腰该酸了。”上官流觞沙哑地说。

    独孤月疑惑地看着他,摆明了不信他。

    “月丫头,你再往后缩,可就真的忍不住了。”上官流觞呼吸急促地说,拼命的念着清心咒,暗自咒骂该死的,完全没用。

    独孤月低头一看,打了个冷颤,“啊!”

    迅速地缩回到被子里,竟然是……

    上官流觞果断的放手,翻身下床,打口碟喘着气:“你再休息一下吧,进宫请安不急。”

    “你……”你怎么也不穿!

    独孤月鸵鸟般的躲到被子,而后又暗自后悔,他都如此正大光明了,自己怎么就扭扭捏捏了呢?简直不是自己的风格。

    听到上官流觞出去的声音,独孤月才从被窝里出来,看到他停在门口,往回一看,邪魅的笑了,“爱妃不要急,说不定此时距有小宝宝了。”说完还暧昧的往她盖在被子下的肚子望去。

    独孤月恨的牙痒痒,上官流觞,你给我等着!

    往门口望了一眼,然后又倒在床上,简直不能再尴尬了,她发誓,这绝对是她过的最尴尬,最羞愧难当的一天,恨不得一切都回到刚醒来的时候。

    仙儿,好仙儿,有没有后悔药?姐姐要一瓶!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