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151章 入宫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入宫必定有人找麻烦,且不说别人,就单单是太子就够了。太子退了独孤月的婚,独孤月却在退婚之后一次次的惊艳四座。

    太子认定了独孤月为了不嫁他而藏拙,如今因为要嫁的人是上官流殇于是不在隐藏自己的实力。

    他们俩肯定早有联系狼狈为奸。否则如何解释上官流殇不近女色却答应了与独孤月的婚事,还一次次在大庭广众之下对她维护。宠爱无比呢?又如何解释原本被认定为废材的独孤月却有着五阶的实力?如何解释从未去过金沙戈壁的独孤月却能轻易钓上两千五百条灵紫鱼?

    被他们如此戏弄算计。他怎能不恨?焉能忍下这口气?

    皇后,太子生母,外表和善。实则善妒阴狠她生平最恨的人非上官流殇的母妃君轻拂君淑妃莫属,君轻拂生前貌美如兰,净若清荷。深得皇上的喜爱。压她一头,她死后,她的儿子天赋比她生的太子高的不是一星半点。处处压她儿子一头。让她如何不恨?

    如今她的儿媳却成了君轻拂的儿媳。让她气愤的是她儿子被这个她儿子不要的女人算计了。

    如今,新仇旧恨。一切都算在独孤月的身上,恨不得将独孤月抽筋拔骨。

    再一个。当今皇上,按理说上官流殇一个天之骄子应该很得他喜爱才对,实则不然。

    当今皇上是一个心眼很小的人。他对君淑妃的喜爱不过是贪恋她的美貌,无真感情,虽早些年偶尔会想起那个美貌如兰的女子,但到底不能在他的心里停留长久。对于上官流殇更甚,只因为上官流殇在民间的威望比他高,就记恨上了他,都说虎毒不食子,他却恨不得上官流殇死了才好。

    坐在马车里,上官流殇看着独孤月,心里柔软的不行。

    想到入宫后的即将面临的那些糟心事,上官流殇就皱起了眉头:“怕吗?”

    “有你在,无所畏惧。”独孤月毫不犹豫地回答。

    她如此肯定的回答成功的取悦了上官流殇,抱着她的双手紧了紧,怎么就如此惹人爱呢?

    “对,有我在,什么都不用怕。”上官流殇咧着嘴,美滋滋的说。

    独孤月真的没什么好怕的,就凭着她跟太子退了婚,又跟上官流殇成亲,依着独孤月对皇上皇后的了解,他们是不会不对付她的,但独孤月有自己的保命方式,再不继不是还有上官流殇在吗?他会护着她。

    对于独孤月对他的信任,让上官流觞热血沸腾,面带微笑的和她依偎在一起,甚至起了就这样一直走下去都好的念头。

    下马车之前,上官流殇给独孤月戴上了他母妃留下来的玉簪,一下马车,独孤月就抬头挺胸,自信亦然,完全架的起煜王妃的气势与派头。

    玉簪上面雕刻着栩栩如生的玉兰花,有诗云:净若清荷尘不染,色如白云美若仙,微风轻拂香四溢,亭亭玉立倚栏轩。玉兰花有着忠贞不渝的爱情的寓意。

    上官流殇夸了句:“真漂亮。”

    独孤月扬眉: “这是自然。”

    独孤月捧着上官流觞的脸,说:“真俊。”

    上官流觞好笑的捏捏她的鼻子“嗯,所以真配。”

    独孤月噗的一声笑了出来,难得的觉得这也是一种享受,没有计较上官流觞又捏她鼻子。

    而后,两人手牵着手,往宫里走去。

    此时独孤月气色极佳,跟上官流殇昂首阔步,自信迷人面露微笑,她今天进宫是去谢恩、秀幸福的,至于最后这恩如何谢,就还是未知数了。只是这秀恩爱嘛,自然是越让人羡慕惊艳越好了。

    宫里的那些想要算计她的人肯定算计过上官流殇,那么,今天就不要怪她尽情发挥了,毕竟,谢恩是要诚意些才好。

    独孤月的眼神瞬间变得凌厉起来,虽然她不知道上官流觞曾经发生过什么,但只需要知道,他曾经受了很大的委屈,这就够了。虽然上官流觞自己早已给自己报了仇,找回了场子,但,那是上官流觞的,接下来是她独孤月煜王妃为煜王殿下讨回场子的时候,至于其他人,恨呀悔呀,与她何干?

    独孤月右手轻抬,默默头上的玉簪,心里默默念着,虽说我未曾见过你,但请相信我,以后上官流觞,你的好儿子,由我来守护,伴他天涯。

    她今天要让宫里的人都知道,她独孤月嫁到煜王府很幸福,过得很好。同样,她有上官流殇撑腰,无所畏惧,上官流殇有她辅助,天下无双。

    跪在地上向他们行礼的宫女太监看着渐行渐远的人,拍拍胸口,心有余悸,王妃好可怕,一个煜王殿下的气场就已经让他们承受不住了,现在又加了一个煜王妃,简直太可怕了,煜王妃的气场太强了!总以为没有人能和煜王殿下站在一起,因为煜王殿下气场太强,一不小心就会被人忽略,然而,煜王妃没有,煜王妃的气势,简直可以跟煜王殿下媲美。

    “刚刚我怎么感觉,王妃像是纨绔子弟气势汹汹的去殴打街头小混混呢?”

    “没错,王妃的气势好吓人。”

    “对呀,对呀,我都不敢抬头看了。”

    “原来煜王妃如此厉害。”

    “终于知道为何煜王殿下愿意娶独孤小姐为煜王妃了,单凭那股气势,就是寻常大家闺秀不可比拟的。”

    “对呀,煜王殿下与煜王妃并排着走,简直太美了。”

    “煜王殿下当真是独具慧眼呀。”

    “想必,煜王妃定要过人之处。”

    上官流觞对于进宫其实无所畏惧,他唯一担心的事独孤月,虽然明知道她有过人之处,能够自己保护自己,但也忍不住的担忧。

    “原来皇宫就是这样的。”独孤月进过紫禁城,那里和这差不多,都是坐北朝南,东西对称。建筑宏伟,气势磅礴,不愧是一国之都。

    “喜欢?”有些东西他不想去争,但独孤月想要的话,就不一定了。

    独孤月望着他,摇头:“这里太严肃了,偶尔来看看还好,要是一直住着,会疯掉的。有没有听说过‘若为自由故,凡事皆可抛’啊?我们不做那傻事。”

    上官流觞见独孤月不似撒谎,点点头,宠溺地说:“机灵鬼丫头。”

    上官流觞见独孤月喜欢,于是牵着她的手悠然自得的慢慢走着,顺并还给独孤月介绍指引。

    引路的公公见了心里急的不行,想着,这两祖宗怎么就不走快一点呢?回去晚了,该受罚了,但不管心里多么急,也不敢催促一声,只能老实地在前面不远处等着。

    独孤月知道,皇宫对于上官流觞来说,不是一个好地方,说不定在他厌恶的首位,见他神色正常,独孤月就想,皇宫之于上官流觞究竟算什么呢?

    这里曾经住着他的母妃,现如今住着他最厌恶的人,这里终究不是什么能让他快乐的地方吧。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