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152章 下马威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上官流觞冷冷地盯着眼前挡路的公公,也不言语,就那么不动声色地看着。

    林公公惶恐地跪着。极度害怕,一瞬间,他只觉得脊背发寒。冷汗浸湿了里衣,诚惶诚恐。在皇上下旨叫他来宣煜王殿下过去议政的时候。他就料到了自己会少活几年,没有人喜欢给煜王殿下宣旨,因为没有人受得住煜王殿下释放的冷气和威压。

    煜王殿下和煜王妃进宫谢恩。却把煜王叫开,摆明了是要为难这个煜王妃,他不傻。自然明白其中的道理。只希望煜王对这位煜王妃不在乎,否则,他半条命都会没了。

    “你去吧。我等你。”独孤月微微一笑。淡淡的开口。心里冷笑这是要开始了吗?

    上官流觞担忧地看着她,独孤月晃晃相握的手。撒娇:“怎么,你不信我?”

    上官流觞看着独孤月淡定从容的样子。抿着唇:“等我,我很快回来。”

    该来的终究会来,不过雕虫小技。何足挂齿?他知道独孤月的聪慧,也知道那些人都不是她的对手,可他还是忍不住担忧,不为别的,只为看不到到这丫头神采飞扬,将别人算计后愉悦的浅浅勾起一抹自信的笑容的样子,一旦他离开,可就不一定能不能看到了。

    独孤月点头,这种情况她还没动身的时候就知道了,和上官流觞一起,怎么刁难她?

    上官流觞得到了独孤月的回答,在她额头吻了一下。

    然后冷冷地看着在地上跪着的林公公。

    “还不带路?”上官流觞冷哼一声。

    “诺。”

    前一秒还能温柔细语,下一秒却冷冻如冰,林公公不敢耽误,立马起身带路。

    独孤月被要求带到凤鸾殿,上官流觞走后不久,皇后身边的大宫女临溪便亲自来接。

    临溪恭敬却疏离的行礼:“奴婢给煜王妃请安,皇后娘娘早已等候王妃多时,王妃请吧。”临溪微微欠了欠身,不等独孤月开口就自行在前面带路。

    独孤月冷冷地看着她,并不开口也不行动。

    临溪走了一会儿,看到人没有跟上来,回头不屑地说:“煜王妃还不跟上吗?晚了可是对皇后娘娘的大不敬。”

    独孤月皱起眉头,为难地道:“这可如何是好?本王妃可是没有给你带见面礼。”

    临溪噗的嘲笑出声:“奴婢只不过是一个小小的宫女,王妃无需给见面礼。”

    心想不上台面的废物就是上不了台面,一点规矩都不懂。

    就在所有人都嘲笑独孤月的时候,独孤月突然一巴掌甩过去。

    临溪不察,被独孤月狠狠地抽了一巴掌,脸瞬间印上一个大大的红掌印,她又惊又怒,捂着被打的左脸,愤恨的道:“煜王妃,这是何意?即使您贵为王妃也不能胡乱打人,天子脚下还有没有王法?今日之事奴婢一定告知皇后娘娘,让娘娘主持公道。”

    “公道?王法?”独孤月冷冷地问,“在你眼中还有王法吗?对本王妃不敬就是你的王法吗?”

    临溪心中一惊,快速调整:“王妃何出此言?奴婢何时对王妃不敬?王妃莫不是仗着自己是煜王妃就胡乱诬陷。”

    “哦?那么敢问你入宫几时了?”

    “奴婢不才,承蒙皇后娘娘厚爱,自进宫一来都跟在娘娘身边,一有五年载。”言下之意她是皇后娘娘的人,而且是皇后娘娘身边的红人,想逞威风,最后掂量掂量。

    “哦?那么姑姑是宫里的老人了?那么为何连如何给人行礼都不会,莫非是被人假冒的?刺客?刺客!来人,还不将这奸人拿下?若是伤了皇后娘娘如何是好?”

    宫里的侍卫自然不会听从独孤月的,但独孤月身后还有从煜王府跟来的侍卫。

    “属下遵命!”煜王府的侍卫上前,恭敬地行礼。

    独孤月后退一步,煜王府的侍卫立刻上前准备将人拿下。

    此时,临溪才慌了,才意识到眼前的这个煜王妃不是任人揉捏的软柿子,面色苍白,的跪地求饶:“王妃饶命,奴婢一时疏忽,求王妃饶命。”

    若是被按上刺客的罪名,就是皇后娘娘也不会保她的,到时候她必死无疑,临溪此时才意识到自己犯了一个多么大的错,她不应该看不起煜王妃的,更不该挑衅煜王妃的。

    “一时疏忽?谁知你是不是真的一时疏忽,要是本王妃遇到了却不说出来,万一到时候出了事,那么本王妃岂不是不孝?”独孤月冷冷地说。

    “不是,奴婢不是刺客,奴婢只是一时疏忽,王妃饶命,奴婢再也不敢了。”临溪不断地磕头,她怕了,真的怕了,她还年轻,她还不想死。

    “就算你不是刺客。”临溪一听希冀地望着独孤月,“都是老人了都能疏忽大意也同样罪不可恕。连王妃都嘲讽,真是不知道你的脑子实则怎么长得,你如此愚蠢,你家主人知道吗?”

    临溪听完,整个人都软趴在地。

    “好了,将人带着一起去凤鸾殿吧,怎么处罚,本王妃也不懂,就让皇后娘娘来定夺好了。”独孤月不是好心的放了她,要知道在这样的情况下,她要保命,那得皇后多么的重情重义才能保下来,死在自己效忠的人手里比死在敌人手里更悲哀。

    “王妃,饶命,冤枉,奴婢冤枉呀。”她跟在皇后身边多年,没有人比她更了解皇后,她被押着去,必死无疑。

    “避免她为同伴通风报信,打草惊蛇,将她的嘴巴堵上。”独孤月指着她说道。

    煜王府的侍卫看到自家王妃如此霸气,一个个内心都激动不已,开始还以为王妃要被欺负,谁知道,王妃心里有数,来了招反下马威,为首的侍卫在独孤月一下令就将临溪的嘴堵住。

    “你,带路,去凤鸾殿。”独孤月看似随意地指了一个在旁边看热闹看了半天的小太监,实则,独孤月一早就注意到了他,在独孤月被临溪不敬独孤月没有作为的时候,他眼里一闪而过的愤怒被独孤月察觉,而后,独孤月说出没拿见面礼的时候,独孤月清楚地感受到他对她的愤怒,而随着独孤月的反击,他则不像其他人一样诚惶诚恐,而是隐隐兴奋,独孤月甩巴掌的时候,独孤月注意到他上前了一小步,独孤月都怀疑他是不是想自己上前甩临溪几巴掌。

    独孤月想,这应该是上官流觞的死忠粉吧。

    独孤月真相了。

    “诺。”小李子没想到他如此好运的被煜王妃点中了,他早知道煜王殿下今日要进宫,跟人换了班才赶过来,本想一睹煜王殿下的英姿,谁知煜王殿下被皇上叫走了,只能退而求其次的看看煜王娶了个怎样的女子,所幸,煜王妃也气焰嚣张,态度张狂,不愧为煜王妃,没有辱没了煜王府三个字。

    走到一处十字路口,突然一个宫女撞了过来。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