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153章 陷害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走到一处十字路口,突然一个宫女撞了过来,独孤月一闪身。躲开了,而那个宫女一时不察摔了个正着,手里的盘子“砰”的一声连着上面的东西都碎了。

    “完了。完了!”那名宫女不顾自己的手在流血,趴在原地看着那一堆碎片不停地说着。泪流的汹涌。

    独孤月看了她一眼。就打算绕着她离开,这分明是她自己慌慌张张的错,独孤月不打算理她。

    谁知。那人却转过来跪在地上,想要拉扯独孤月的裙子,辛亏流霞反应迅速将她打开。否则。独孤月的衣裙被扯皱了,还不得被治一个殿前失仪呀,怒喝:“放肆!”

    “王妃救命。王妃救命呀。只有您能救我了。救命呀。”那人拼命的磕头,不停地求救。

    独孤月头疼。这是一开始就梨花带雨,真让人不忍心拒绝呢。

    “这是宫里头的东西。你打碎了,我如何帮你?”独孤月皱着眉头,不忍心的看着她。

    “王妃肯帮忙吗?太好了。这个任何人都不能帮奴婢,只有您了,玉梅谢过王妃。”玉梅笑着擦擦眼泪,却还是不停地流。

    “只有本王妃能救你是何意?本王妃还能将它还原不成?”独孤月神色慵懒的说。

    玉梅完全不在乎独孤月的态度,主要她同意帮她就比什么都重要了:“对呀,因为这是皇后娘娘要给王妃的见面礼呀。”

    “哦,然后呢?”独孤月把玩着指甲,完全没有给她一个眼神。

    “奴婢有一个神奇的胶水,粘上去短时间内看不出任何痕迹,只要王妃愿意帮忙,奴婢的小命就保住了,奴婢定不忘王妃的大恩大德。”玉梅激动的诉说着,偷看独孤月的脸色,见她面不改色,不知道她在想什么。

    “哦?那么,我为什么要帮你呢?”独孤月轻哼一声,毫不掩饰自己的嘲讽。

    玉梅听到她的嘲讽,反而松了口气,最起码独孤月没有发现她的意图:“求王妃救命,所谓救人一命胜造七级浮图,奴婢的家人还等着奴婢回家呢,奴婢在宫里已经十年,还有两年就二十五岁了,就可以出宫跟家人团聚了,奴婢的表哥还等着奴婢回去成亲呢。求求王妃,救救我吧,奴婢若是死了,表哥会痛不欲生的,王妃跟煜王殿下新婚燕尔,一定可以体会奴婢的感受的,求王妃成全。”

    独孤月在她说道她表哥等着她回去的时候神色有所松动:“不就一块极品暖玉嘛,本王妃还不缺这么一块。”

    “谢王妃,谢王妃,玉梅给独孤月磕头了。”

    “流霞看看她手中的胶水是否可行,不行的话,就用本王妃的,不然露馅了可就不好了。”独孤月和和气气的,面带浅笑:“不然你家表哥要如何是好?”

    流霞接过来检查,摇头:“撑不过半个时辰。”

    “哦,那用本王妃的吧,能撑的过两个时辰呢,保管还原没有一丝细缝。流霞,你负责粘好。”独孤月一副看,本王妃对你好吧,祝你与表哥幸福的表情。

    “奴婢来吧,要是去晚了,皇后责怪王妃就不好了。”说完就要从流霞手中拿过胶水。

    “这可不行哦,这个胶水可是本王妃特别配制,不轻易外借哦。”独孤月调皮的将手放在嘴边。

    “可是……”玉梅还想要争取。

    “没有可是,你放心吧,反正已经晚了,也不在乎再晚一点。”独孤月无所谓的罢罢手。

    “谢王妃。”

    “咦,你怎么哭了呢?”

    独孤月突然来了这么一句,吓的玉梅抖了一下,故作镇定的说:“哦,奴婢这是喜极而泣,奴婢感动的,已经很久没有感受到别人的关心了,王妃高高在上却对奴婢如此好,奴婢无以为报。”

    “哦,我也不用你回报什么,好好过日子就行了。”

    “不对,你好像一直在哭吧。”原本以为没事了的玉梅,被独孤月突然的出声吓了一跳,吱吱唔唔的,又怕被怀疑,不知道如何是好。

    “好了,瞧你急的,真是水做的一样,难怪你表哥对你念念不忘了。”

    “王妃,好了。”流霞虽然不明白王妃为何要管这么一个明显心怀不轨的人,但知道王妃有自己的打算。

    独孤月冷冷一笑,带着流霞等人继续前进。

    到了凤鸾殿,立马与人进去通报,皇后没有让独孤月等太久就将她宣了进去。不是他不想让她多等等,但是时间紧迫,独孤月来凤鸾殿的时间,比预期的晚了不少,上官流觞那,怕是快来了,要赶在他来之前,将独孤月定罪施刑才行,否则一切都徒劳了。

    独孤月自然也清楚这一点,她之所以看着流霞将玉佩黏好才交给玉梅,她,一方面是为了确定那个婢女没有意外,另一方面是为了拖着时间,等上官流觞赶过来。

    独孤月大大方的走进殿内。

    凤鸾殿内,不止皇后在,还有一些前来请安,顺便看热闹的嫔妃。

    皇后一身正装,头上插着九尾凤钗,面带浅笑端坐在首位,有着母仪天下的气势,独孤月冷笑,能在皇后的位置上稳坐这么多年的人,铁定不简单,母仪天下,只不过虚有其表罢了。

    至于其他的妃嫔,独孤月还不放在眼里,他们想欺负上官流觞应该还不够格。

    在殿中站定,独孤月面带公式化的微笑,俏生生的给皇后行了个礼,“给母后请安,千岁千岁千千岁。”

    “好好,倒是长得乖巧。本宫接到皇上的旨意,说他派人叫觞儿去议政了,你也别怕羞,本宫是自己人。要说,你这孩子差点还是本宫的儿媳妇呢。”

    “皇后娘娘此言差矣,难道现在月儿不是您的儿媳妇吗?”所有皇子一律叫皇后为母后,那么所有的皇子妃都是皇后的儿媳。

    皇后隐隐看到有什么东西从独孤月身上跳下来,再看时,却什么都没有看到,以为看花眼,也就没在意。

    “对,你这丫头,快些敬茶吧,本宫可是等了很久了这杯儿媳妇茶。”

    “是,母后请喝茶。”独孤月迫不得已给她下跪,跪就跪呗,反正不会白跪让她好过。

    皇后接过,轻轻地抿了一口,“好,来人,把本宫准备的见面礼拿来。”

    皇后拿着那极品暖玉雕刻的栩栩如生的玉佩,身后的宫女突然跪下:“皇后娘娘饶命!”

    “放肆,为何喧哗?”

    “娘娘,那玉佩早已被王妃摔碎,然后用胶水粘起来,为的就是在您给她时不接稳,好摔碎了,陷您于不义呀!”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