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154章 反击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娘娘,那玉佩早已被王妃摔碎,然后用胶水粘起来。为的就是在您给她的时不接稳,好摔碎了,陷您于不义呀!”好一个忠心护主的宫女。

    “当真?”皇后语气急促。似乎不相信自己信任的人要伤害自己一般,但眼底却是不加掩饰的挑衅。仿佛在说。煜王妃又如何?还不是任她拿捏。

    “奴婢不敢欺瞒娘娘,煜王妃在来的路上遇到奴婢,知晓了奴婢手中的正是娘娘要给她的见面礼后。她并让侍卫押住奴婢,夺了奴婢手中的玉佩,当着奴婢的面将玉佩摔了。”

    “什么?”皇后猛地站起来。把手中的玉佩往独孤月身上砸去。

    独孤月往后退了一步。避开了,玉佩正好砸在独孤月脚边。

    独孤月瞥了一眼破碎的玉佩,嘲讽地看着皇后。镇定自若的样子。都让皇后怀疑她的计划能否成功。

    “煜王妃。你放肆!”皇后怒喝一声,就在众人以为皇后要喊人来惩罚独孤月的时候。她却罢罢手,仿佛一下子被抽走了气力一般。“罢了罢了,本宫知道因为太子退了与你的婚约,你受了委屈。记恨本宫也是正常的。只是你要知晓感情的事,讲究你情我愿,两情相爱,强求不得。你受了委屈耍小性子,本宫不怪你,真的。”

    原来如此,原来打着这样的主意,受了委屈?那不是说对皇帝不满吗?对皇帝不满,等于藐视皇权,罪无可恕,一个字死。受了委屈?岂不是还惦记着太子? 惦记着太子等于背叛上官流觞,水性杨花,浸猪笼,也许不等浸猪笼,帝都女子一人一口唾沫就能将她淹死。太子没有看上水性杨花的女子眼光独到,煜王娶了一个不堪的女子名声受损。

    独孤月的脸色冷的吓人,杀气越来越重,很快,独孤月就冷静下来,收起杀气,依旧静静地站着,计策是好计策,可要看看是用在什么人身上了,独孤月勾起一抹不已察觉的冷笑。

    在场的妃嫔愣住了,那一闪而过的杀气,好像从来没有出现过一般。她们怀疑自己是否出现了幻觉,因为她们不相信独孤月一个废材能够释放出让她们胆颤的杀气。

    同样的,她们没有人相信那玉佩曾经被独孤月摔碎过,就算有,那么也一定是皇后的设计,因为按理来说皇后的宫女无论如何也不可能出到凤鸾殿外面拿着皇后要赏赐给别人的玉佩走动,可是这关她们什么事呢?为了一个独孤月得罪皇后值得吗?不值得。

    更何况,她们中更有人对独孤月有着深深地嫉妒,她们同样年轻貌美,凭什么他们却要嫁给皇帝那个糟老头,一个都可以当她们爹甚至爷爷的糟老头?少女怀春,她们也曾深深地迷恋过上官流觞,只是求而不得。

    凭什么独孤月就可以嫁给上官流觞?论家世论背景,独孤月一个孤女如何比的上她们?论个人实力,独孤月一个废材如何跟她们比?她们恨不得独孤月多受点罪呢。

    “本宫虽然对你存有私心,但是,国有国法,犯了错就要受罚,否则本宫何以管理后宫,何以母仪天下?所以,月儿,只能委屈你了。”皇后伪善地说着,心里也庆幸起来,还好他太子退婚了,一个一点点小事就被吓的连动都不敢动的人,如何配的上他的太子?

    “皇后要母仪天下为何要委屈我呀?”独孤月惊讶的道。

    蠢货,皇后嘲讽地看着她,都要怀疑自己是不是太看的起她了,竟然用一个九成像的玉佩来算计她,“唉,日后,你要记得好好过日子,来人,将煜王妃押下去,重打二十大板。”

    “煜王殿下到!”

    皇后愣了一下,没想到上官流觞如此快就来了。

    独孤月笑了,笑靥如花。上官流觞终于赶来了,她要让他亲眼看着,她是如何为他报仇的,他的敌人是怎样被她单方面碾压的。

    上官流觞的到来,吸引了所有人的注意,小寻宝就在这时回到了独孤月的空间里,身后藏着什么东西,神秘兮兮的不让小灵藤看。

    小灵藤,独孤月本来以为它作为钥匙开了灵紫楼的门就会消失的,没想到过了将近一个月,它自动出现在独孤月的空间,后来独孤月才了解到,原来小灵藤一直在灵紫楼里,只是因为开锁消耗太大,它才醒来没有多久。

    独孤月看它们闹着玩,也不着急知道小寻宝到底得到了什么宝贝,隐隐看着有点像皇后用来设计她的那块玉佩,独孤月好像明白了什么。

    “月丫头,可能走了?”上官流觞进来,就看到独孤月在发呆,恨恨地揉搓她的脑袋,竟然在这种场合也能发呆,能不能更可爱一点?

    独孤月认定了皇宫对上官流觞来说是一个让他受满了委屈的地方,对他满满的心疼,对于他的暴行也不在意,想着,如果这样能让他好受些,她可以接受,捏鼻子,亲额头都没关系,顺势就靠在他的怀里。

    “这可不行,煜王妃犯了宫规,需要受了刑罚再走。”皇后不可思议地看着他们亲昵的动作,看来上官流觞对独孤月还是挺在乎的嘛,既然如此,就更坚定了她要严惩独孤月的想法。

    “皇后,儿臣敬你为母妃,你却听信一个小小宫女的一面之词就要定我的罪,儿臣不服,你如此偏听偏信,如何母仪天下?”皇后的话刚落下,独孤月就开始反击,冷冷地看着她,对着上官流觞摇头,“我对皇后太失望了。”

    “放肆!”皇后被震惊了,不敢相信的看着独孤月,明明刚刚还一言不发的,现在却口齿伶俐,敢否定她!

    “放肆!”上官流觞冷冷地说。

    “你,难道你要包庇她?”皇后咬着牙,今日无论如何,也要将独孤月打了。

    “包庇?我无罪过,何来的包庇?只凭她的一言之词就断案,皇后未免太儿戏了吧。”独孤月笑看着皇后,直言皇后太过儿戏。

    “皇后娘娘,奴婢有人证,临溪她就是奴婢的人证,当时奴婢被煜王妃威胁,原本给煜王妃带路的临溪就想要阻止,可惜却被煜王妃给绑了,请皇后娘娘为奴婢做主。”玉梅听到独孤月一再强调一言之词,那么有人证,她总无法反驳了吧。

    “人证都可以作假,这个本王妃不信,除非你有物证。”独孤月循循善诱,人证被拉出来了,那就是狼狈为奸,物证再被指出来,那么就是铁证如山,以下犯上,恶意污蔑,逃得掉吗?

    “物证!有,碎了的玉就是物证,上面一定有胶水,她还炫耀过,说她的胶水可以黏两个时辰而不露馅。”玉梅指着地上的碎玉说。

    “来人将碎玉呈上来。”皇后下令,哼,如何巧舌如簧又怎样?在这种人证物证俱在的情况下还能逃脱?

    “慢着。”一直一言不发的上官流觞突然发言。

    “怎么?煜王要包庇自家王妃吗?”

    上官流觞没有理她,“去请秦御医。”

    秦御医,众所周知的油盐不进,名副其实的医痴,一生醉心于炼药,不为权贵折腰。

    皇后一听,冷哼一声,自掘坟墓。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