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155章 煜王如此优秀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紧急公告:打开慢或无法打开请访问备用站:求书帮https://www.qiushubang.com/

秦御医姗姗来迟,老态龙钟,自己背着那重重的药箱。跪下行礼:“老臣参见皇后娘娘,煜王殿下,煜王妃。千岁千岁千千岁。”

    “平身吧,去查查那些碎片上是否残留有胶水。”她故意走下来。视线紧紧地盯着独孤月。想在气势上压倒独孤月,可发现独孤月在上官流觞的怀里根本不受她的影响,暗暗恨的咬牙。似笑非笑的说:“这可关系重大,秦御医可别为了包庇谁而睁眼说瞎话,否则可就是欺君之罪。”

    “老臣不敢。”秦御医没有理会他们之间的明争暗斗。风雨云涌。上前拿起碎片开始检查。

    莫约过了半个时辰的时间,秦太医才放下手中的东西。

    皇后心情很好,这么些年她一直找不到计划膈应上官流觞。每次找他的麻烦都被他轻而易举的化解了。今天终于要扬眉吐气了。怎能让她不高兴呢?

    而最让她兴奋地莫过于也许因为上官流觞娶了独孤月,以后都能从独孤月这里打击上官流觞了。越想她越觉得太子这步棋走的好。

    “秦御医,结果可出来了?”皇后迫不及待的想要从秦御医口中听到她自认为早已知道的结果。惩治独孤月,就是落了上官流觞的脸面,就是打上官流觞的脸。

    “碎片上面没有任何胶水的成分。”

    “独孤月。你可知罪,你……”皇后早已把给独孤月定罪的名义反复斟酌了无数遍,那一套说辞也在心中演练了无数遍,听到秦御医开口,就迫不及待的要给独孤月定罪。

    “你说什么?”皇后不得不以为自己幻听了,怎么可能会是没有呢?明明都做好了的呀。

    “娘娘,老臣反复确认了,多次检查得到的结果都是碎片上除了沾上了一些灰尘,其他的一律没有发现。”秦御医不卑不亢的回答。

    “这不可能。”可怜的皇后绝对没有想到独孤月炼制的胶水在半个时辰之后就会消失的无影无踪,但被黏住的地方,只要不碰触就不会开裂。

    “怎么不可能?皇后娘娘没有看到过程,为何就判定儿臣一定造假了呢?儿臣早就说过事实胜于雄辩,皇后不应该偏听偏信,被小人蒙骗了。”独孤月整个过程都如局外人一般的悠闲自若,不慌不忙,现在也只是淡淡地看着皇后。

    “这……玉梅这是怎么回事?”皇后愤怒的说,眼里的怒火几乎要喷射而出,对玉梅这种成事不足败事有余的下属,皇后恨不得杀了他们。

    “皇后娘娘明鉴,奴婢没有撒谎,奴婢亲眼看着煜王妃身边的侍女摔的,不会查不出来的。”玉梅听到秦御医的话就知道此次她凶多吉少,一不小心就会命不保矣。

    因为没有人会怀疑秦御医的话,所有人都知道,秦御医醉心于炼药,而且是服侍了先皇多年的老御医了,皇后还知道,要不是先皇在临死时恳求秦御医继续留下来,他早已隐居,闭门炼药了。

    “都这个时候了,你还在这里信口雌黄,你对皇后是有多么的不满呀?借由本王妃来戏耍皇后,你胆子倒不小呀。开始明明说本王妃摔碎了玉佩,一会儿有说本王妃的侍女摔碎的,前言不搭后语,你的指控可有可信度?”

    “不是的,我的意思是你的人摔碎的,没有说是你亲手摔的。”玉梅还在做垂死挣扎,她不要死。

    “好吧,就算你说的是我的人摔得好了,可那又如何?”此时上官流觞把独孤月抱起来坐到了椅子上,给流畅的她倒了杯茶,一看就知道不是第一次这么做了。

    玉梅愣住了,对呀,那又如何?没有在碎片上找到痕迹,一切都是徒劳,她的证词现在是要物证能支持才有效,可根本不是那样!

    独孤月看着玉梅没吓傻的样子,完全没有一点同情她的意思,什么叫做咎由自取?谁知道她这样配合着皇后陷害人多少次了,就算是要了她的命应该也不够抵得吧。

    “怎么?不准备交代一下为什么要这么做吗?”独孤月惬意地喝着上官流觞倒得爱心茶,不忘步步紧逼。

    玉梅下意识的看向皇后,皇后若无其事的避开,皇后的内心是愤怒的,没想到事情发展成了这个样子,不仅没有算计成功上官流觞夫妻,而且指不定要赔进两员心腹,此时还不是她发火的时候,只能咬着牙。

    独孤月与上官流觞对视一眼都在彼此眼中看到了嘲讽,皇后根本不是独孤月的对手,不管皇后有多气愤恼怒,都给她咬碎牙齿吞肚子里。

    “混账东西,竟然敢挑拨离间本宫与煜王妃的关系,来人,给我拉下去好好严惩。”

    皇后话音刚落,侍卫就上前拉玉梅,玉梅被拖着往外走。

    “皇后娘娘饶命,奴婢是有苦衷的,是王妃不对在先呀。”玉梅挣扎着,很快就找到了应对之策。

    玉梅能得到皇后的信任做这些事情,自然有其过人之处,头脑还算灵活。

    “停,到底怎么回事?你给本宫从实招来,若有一句虚言,本宫必定不能饶了你。”皇后暗自松了口气,看来鹿死谁手还不一定。

    “奴婢只是为了给临溪打抱不平,王妃因为一言不合就打了临溪,还要颠倒黑白将她押过来让你处罚,奴婢一时气不过,这才犯了错。”

    “好一个打抱不平,竟然在宫里整江湖儿女那一套了。”在宫里这些不平的事哪天没有发生呢?一听就知道是谎言。

    听着假有什么关系呢?皇后爱听就行了。

    “煜王妃请慎言,宫女也是人怎能随意欺负?玉梅,你继续说,她们如何一言不合的。”皇后又恢复了高高在上一副母仪天下的样子,只差说芸芸众生生来平等了。

    “回娘娘,煜王妃听到临溪说……说……”

    “她说什么,还不快些说清楚!”皇后看似对玉梅这吞吞吐吐的样子气愤,实则非也,玉梅这样子,让人更想要知道煜王妃到底听临溪说了什么,让玉梅讳莫如深。

    “听到临溪说太子殿下昨日对临溪笑了,而且还接受了临溪的手帕,不想这却看她带来了生命危险,煜王妃听到了之后,就勃然大怒!伸手就给了临溪两巴掌,嘴里还念叨着临溪是个小贱人,竟然敢勾引太子,简直罪无可恕。煜王妃还诬陷临溪以下犯上,对她不敬要治她死罪,请皇后娘娘为我们做主。太子不喜欢她,她也不应该拿奴婢们出气呀。”玉梅一边哭一边说,说完就不停地磕头。

    “煜王妃你有何要说?”皇后算准了这种情况下,独孤月很难脱身,而且上官流觞就在这,没有任何一个男人能够忍受自己的妻子心里面却住着其他人,皇后冷哼一声,上官流觞,你不是永远都高高在上自以为高人一等吗?就让你尝尝被人嫌弃地滋味。

    独孤月一副恍然大悟:“哦!原来太子跟临溪私相授受呀。皇后请放心,我使不会说出去的。”

    皇后一听急了,太子与宫女私相授受的名声传出去,皇上对太子又该不满了。

    “好了,回到正题吧。”独孤月在皇后开口之前说:“不过,我还是想八卦一句,之前我看玉梅,对吧?你在殿外可是泪流不止呀,现在怎么哭了这么久都没见到一滴眼泪呢?好了,言归正传吧,玉梅,说说吧。你是真傻还是装傻呀?在煜王与太子之间,你不知道正常人的都会选择谁吗吗?”

    旁边看好戏的妃嫔和宫女心里腹议了一句:“自然选煜王殿下了。”

    “煜王一向洁身自好,对本王妃更是宠爱无比,看,你们有看过谁家夫君给娘子倒茶了吗?我家王爷就会,不要嫉妒哦?嫉妒会让人变得狰狞丑陋的,这样不好不好。”独孤月拿起手中的茶杯,炫耀一般举了举。

    独孤月就在一群女人的羡慕中掰着手指继续说:“我家王爷温柔体贴。”

    刚刚凶狠的眼神看玉梅的人是鬼呀?

    “我家王爷风流倜傥。”

    这倒是了,帝都里没有几个人能比得过煜王殿下英俊帅气。

    “我家王爷天赋异禀,武力高强,最主要的,你们知道吗?没错,最主要的就是我家王爷对我那叫一个好,整个煜王府就我一个女主人,连暖床的丫头都没有。请问?我有必要放着如此优秀的煜王不要而想着一个连宫女都能与之暧昧不清的种马吗?”

    所有宫女妃嫔都忍不住摇头,回过神来之后,惊恐的看着皇后,看到皇后双目通红的盯着独孤月,都暗自松了口气,皇后应该没有看到她们摇头吧。

    “传闻都是独孤月对太子情深意重了,就算煜王对你好,也不能说你对太子没有没有心思,都说得不到的才是最好的,说不定,在你心中太子才是最好的。”

    “你都说是传说了,传说你也信,你是有多无知呀,不要说什么空穴来风的话了,我还听说皇后不慈,害了很多皇嗣呢,还听说皇后善妒,连煜王生母君淑妃都死在皇后之手呢,还听说太子好男风,这些都能当真吗?”

【紧急通告】最近经常发现追书帮打不开,请记住备用站【求书帮】网址: m.qiushubang.com 一秒记住、永不丢失!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