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156章 能玉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独孤月的声音不急不缓,带点淡淡地骄傲,又带点淡淡地嘲讽。却又有着致命的诱惑力,让人相信她所说的话,让人不由自主的以一种质问的眼光看着皇后。

    上官流觞凤眸一闪。原来他在月丫头的心中如此完美,如此优秀呀。

    “你强词夺理!”皇后没想到这都能让独孤月圆回来。心里恨的不行。也气的不行,原以为独孤月是个没用的,谁知却如此能言善辩。可千万不要没用给上官流觞添堵,反而给娶了个贤内助,皇后眼底闪过一丝狠毒。

    “是我强词夺理还是皇后娘娘容不下我。吩咐这些个奴婢陷害于我?竟然皇后娘娘不信。那么就交给刑部好了,皇后以为如何?”独孤月实在觉得无聊的紧,皇后竟然用这种小计量来算计她。未免也太轻敌了些吧。最后忍不住躲在上官流觞的怀里打了个哈欠。

    事实也正如独孤月所料。皇后对独孤月的认识停留在太子与她退婚前,好吧。那时的独孤月其实也不该被轻视,她只不过不能修炼。然后懦弱了点,其他的还是挺好的。可错就错在那些流言和太子的恶意误导,才有了今天的轻视。

    且不说今日上官流觞在场。就独孤月出人意料的表现也让皇后震惊不已,久久反应不过来。

    “罢了,这是后宫的事怎能闹到刑部呢?成何体统?今日暂且这样吧,就当是她们的错好了,小巧,去把那个锦瑟小盒拿来,你们也休要多言了,之前那已经毁了,本宫就临时给你一个吧,你也莫要嫌弃,好了,本宫累了,拿了见面礼就走吧。”今日起伏过大,她也累了,原以为独孤月是个好欺负的,谁曾想?

    很快,小巧就拿着锦瑟小盒出来了,神色有些慌张。

    皇后没有看小巧一眼,叫她把盒子交给独孤月,然后就让他们离开。

    独孤月他们走后,不忘敲打那些还在场的妃嫔,什么话该说什么话不该说,她们在宫里混了这么些年也该清楚了。

    看着她们皇后更加恼怒,原本想在她们面前逞威风,即便是上官流觞都有被她抓住把柄的一天,更别说她们了,最好老老实实的,别整那些幺蛾子,结果却被独孤月打了脸,没有比这更生气的了。

    走就走吧,独孤月已经能够想到他们走后,皇后可能会暴跳如雷了,能让小寻宝看中的宝贝绝对是个宝贝。

    马车里。

    “你瞧,这是什么?竟然让寻宝特意偷出来了。”独孤月拿着那白色的玉佩,递给上官流觞。

    上官流觞诧异的看着,最后摇着头笑了。

    “这个有什么特别的吗?笑的那么灿烂。”独孤月语气欢快,不复在宫里的淡然。

    “能玉,世间只此一块,传闻是一位大能回归本心,得到顿悟,坐化成真神,身体就化成了这么一块玉佩,传说里面有着绝世秘籍,不过,得到玉佩的人,没有一个破解它的迷,仍然不知真假,不过,它还有着另一种让人追捧的地方,拿着它在晋级时遇到雷劫凭着它可以安然度过,这是有人证实过了的。”上官流觞当真高兴,要知道晋级到统领阶,圣主阶甚至更高时雷劫可是九死一生的,很多人都在晋级时没有抗住雷劫而死去,独孤月有了它,日后晋级就无需担心了。

    “真的?那这可真是个宝贝。皇后铁定气死了,她拿一个假的能玉来陷害我,却丢了真的能玉,想到她黑脸的样子有没有很舒服?”独孤月对小寻宝简直爱死了,能给皇后添堵,让她更郁闷,独孤月表示很高兴。

    事实也的确如此,皇后听到小巧能玉丢了的时候,大发雷霆,彻查后宫,连皇上都惊动了,首当其冲的要数临溪和玉梅。

    皇后不是没有怀疑独孤月他们,可是他们来到凤鸾殿就从未离开她的视线,不成立呀,急的头发都白了几根。

    好在因为她自己不是很需要能玉,太子也一样,最后也就不了了之了,不过若是皇后知道她最后给独孤月的那个她认为华而不实,没有半点用处的盒子却让独孤月得到了一种修炼速度的秘笈,而后速度大涨,为独孤月瞬移打下基础,不知会不会气的吐血呢?

    “不管有没有秘笈,只是这一项就是无价之宝了,生命诚可贵,没了,还要秘笈做什么?”独孤月现在已经是秘笈“大户”了,对于有没有秘笈不甚在意。

    “这个能玉也要认主吗?”独孤月对这里几乎什么都要认主也是无语了,植物宠,动物宠,储物戒指,什么都要认主。

    “这个,特殊。”上官流觞说道。

    “特殊?”不会是她想的那样吧?独孤月紧张的睁大双眼,一脸期望的看着上官流觞。

    “嗯,特殊,你猜对了,它不需要认主。”上官流觞捏了捏独孤月的鼻子。

    “不用认主是不是就意味着这块能玉不止一个人能用?所有人在晋级时都可以用?”独孤月希冀的看着他,答案已经知晓,却还是要亲耳听到上官流觞说才能放心。

    上官流觞点头:“月丫头的运气总是这么好,确实是可以的。”

    “太好了,那么以后你我二人就都不用担心这个问题了,晋级越多越好。”独孤月兴奋的说。

    上官流觞暗自摇头,晋级哪是那么容易的?有些人一生都用不到能玉。

    “不对呀,皇后给我一个假的能玉不会是在嘲讽我一辈子都用不上吧!”独孤月此时才意识到原来处处都说陷阱,不过,出了这样的事情皇后遮掩都还来不及,怎么可能会传出对她的嘲讽呢?独孤月对皇后默哀半分钟,对你无用的,她却是一定要用上的。

    上官流觞觉得,独孤月无需他的保护,自己就能撑起一片小天地,日后他要更加努力修炼才好,要不然说不定哪天就要独孤月护着他,那多没面子。

    他期待着跟独孤月一起站在巅峰俯瞰大地的一天,那必定比一人独占鳌头孤独寂寞更令人向往。

    “不过另一个添头,就真的是鸡肋了,挺好看的,可惜没什么用。”独孤月连拿出来的想法都没有,一个盒子能有什么好看的?

    “你呀,得了便宜还卖乖。不过你可能错了。”上官流觞轻啄了一下独孤月的嘴唇,好笑的说。

    “错了?”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