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157章 收获忠犬一枚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两个都是顶好。”

    “顶好?”独孤月眨眨眼睛,莫非上官流觞还是个喜爱艺术品的文艺青年?

    “对其他人来说,它只是个外表好看的盒子。对你而言,却是一个突破。”上官流觞曾经在一本古籍上看到过,这个盒子暗含玄机。

    “突破呀。”独孤月都要佩服自己的好运了。随随便便得到一个都是宝贝。

    “知道你是空间法师之后,我就曾经派人去寻找。可惜一无所获。不曾想它竟然在皇后的手里。如今阴差阳错倒是到了你的手中。”说到这,上官流觞不免感到庆幸,这个盒子消失的年代实在太过久远。他要找到绝非易事,不曾想皇后竟然自己主动找上门交了出来。

    皇后听到上官流觞的心里话,铁定会吐血身亡的。谁主动送上门了?谁?好吧。她确实自己送出去的,可那能怪她吗?早知道,早知道……早知道什么呢?在她手中不过是一个可有可无的装饰品。谁知道却有这么强大的心法呢?而且。她一直以为那个对独孤月跟本夜没用啊!谁能想到一个漂亮盒子暗含玄机?谁能想到独孤月正好是空间法师?

    “它只对空间法师有用吗?”独孤月拿出那个盒子。左右观摩,也没看出个所以然来。没看到有锁,没看到有小机关。除了上面的纹路有些特殊,除了漂亮精致一点,真看不出什么特别的。心法总不会是这些纹路吧。

    “这个盒子名唤岁月,内含心法飘,传说是一位空间法师炼制,留给他的后人,不料,他的后人中几世不出空间法师,后来空间法师更是几乎在大陆上绝迹,因此,也渐渐地失去了踪迹。而这种心法正是空间法师修炼速度的捷径。”

    独孤月听完,有一种错觉,她曾有一把名为月光的钥匙,为的就是开启这个盒子。可是后来,独孤月也不知月光丢失在哪里。也许消失在空间乱流里了。

    在未来的某一天,独孤月才知道,月光早已融入了她的身体,她的灵魂当中,她之所以是空间法师就是因为月光。

    “将空间之力注入试试。”上官流觞不知道独孤月曾经的经历,

    独孤月运起空间之力,输入到盒子当真。不久,独孤月面露惊喜之色,“流觞,好东西,绝对的好东西。”

    上官流觞笑着揉揉她的脑袋,这丫头的运气怎么就这么好呢?

    独孤月现在最缺的事什么?不是晶石,不是丹药,就是能够提升速度的功法,这真是打盹有人送枕头。

    之后,独孤月趴在上官流觞的怀里迷迷糊糊的睡着了。

    醒来的时候,已经是日落西山。

    揉揉睡得有点发蒙的脑袋,白天睡太多会头昏脑胀浑身无力的。

    “醒了。”独孤月被这毫无预兆的声音吓了一跳,抬头才看到上官流觞正一步一步地向她走来。

    “嗯,现在是什么时辰了?”怎么会这么累?她是睡了多久呀。

    “到晚饭时间了,饿了吧,你怎么就能睡这么久呢?”

    独孤月:“……”

    “仙儿呢?”独孤月果断的转移话题,总不能说拜你所赐吧。

    “流风、流雨出关了,正和他们一起呢。而且有南极他们三个,你还担心她无聊不成?起来,为夫伺候你起床。”

    话落,上官流觞不给独孤月说话的机会,将人从被窝里捞出来,抱了起来。

    “啊……”独孤月被他想一出是一出吓了一跳,本能的抱住他的脖子,只见一个旋身,上官流觞坐在床边,手里还拿着她的衣服,而她则坐在他的腿上。

    “流觞,我自己来……”独孤月刷的一下,脸就红了,从小到大,她还没适应过别人帮她穿衣服,这个人还是前晚与她亲密接触的人。伸手就要去抢衣服。

    被上官流觞武力镇压,“乖,我来就好。”

    “可是……”独孤月刚开口,就被上官流觞用唇堵住。

    一进来看到独孤月一副慵懒的样子他就一阵心猿意马,此时独孤月在他怀里还敢不要命的“勾引”他,如何能忍?独孤月羞红了脸的样子,一想到,上官流觞吻独孤月的唇就更用力一分。

    “唔……”流觞……独孤月挣扎了一下,就发现自己的身子完全不受控制,直接瘫倒在上官流觞的怀里。

    “乖……”上官流觞慢慢的撬开她的唇舌,与她唇齿交融……

    “唔……”早就睡得头脑发昏,饿得四肢无力的独孤月毫无抵抗之力,轻易便被上官流觞攻城略地,予取予求,在上官流觞霸道的吻中,完全没有招架之力,只能任由其摆布。

    不知吻了多久,独孤月只觉得自己快要窒息了,要不是独孤月的肚子不适时宜的叫起,独孤月只怕又要被拆骨入腹。

    这下,独孤月在没有了挣扎的力气,软瘫在上官流觞的怀里任他摆布。

    穿戴整齐后,独孤月连个眼神都懒的给上官流觞,直接就要奔向膳房。

    上官流觞赶紧拉住她,他对独孤月不理他虽有不满但也不敢表现出来,死皮赖脸的说:“我已吩咐在偏厅摆膳,无需到膳房。”

    可怜的上官流觞在外面威风八面,可在独孤月面前,得,忠犬一枚,妻管严看样子会越来越严重,没得治了。

    独孤月回头看着他,唔,其实她也不想出去了,现在填饱肚子才是关键。

    上官流觞看着独孤月又是一阵荡漾,一吻完毕后,独孤月脸颊潮红,眼神带着动情后的媚意,这样一双眼睛看着上官流觞,别说多么诱人了,但是上官流觞知道,他什么都不能做,独孤月此时已经饿得前胸贴后背了,在饿下去他该心疼了。

    看着独孤月红肿水润的双唇,上官流觞的脸色不由得柔和了下来,唔……在这样的独孤月面前,就算她恃宠而骄,上官流觞也甘之如饴的宠她:“都是你喜爱的。”

    “哦。”独孤月不是不想多说点什么,可主要是她饿呀,一整天就早上吃了一点,伸手在上官流觞胸前捶了一下,就像是在撒娇。

    不痛不痒的,愣是让上官流觞心满意足,如此撒娇的独孤月他真是爱惨了,任她打着,伸手,将人抱起来道:“我抱你过去。”

    “……”独孤月瞬间清醒了,可清醒了又如何,还怕被人看到不成?她从宫里出来,在马车上睡着了,不是上官流觞抱下来的还能是谁?要笑早就被笑了,现在才说不要,是不是太矫情了?独孤月心安理得的享受着上官流觞对她的好。反正她又不是对上官流觞很差,她是上官流觞明媒正娶的王妃,不让他抱自己,还能让他抱别人不成?开哪国的玩笑呢。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