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149章 叛徒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木仙儿焉坏焉坏的,但也让他们爱不释手,因为木仙儿对自己人很大方。真的很大方。

    木仙儿打了个饱嗝,却没有人觉得不雅,只是认为豪爽大方。

    “吃的好饱呀。”木仙儿满足的摸摸吃的圆滚滚的小肚子。

    “真是太好吃了。我们明晚再来吧。”夜宁宇同样一脸餍足。

    “才刚吃完就想着明天的了。”木仙儿也是服了,她才发现。吃货什么的。她根本比不上,那她以后是不是不应该以吃货自居了呢?

    “来,一人一颗消消食。”

    从木仙儿手中接过丹药。完全没有一丝震惊得样子,显然,他们已经习惯了。

    第二天午饭的时候。独孤月终于见到了许久未见得木仙儿。

    “仙儿。我看看,好像瘦了呢。”

    “真的吗?真好,不用减肥了。”木仙儿俏皮的一笑。

    上官流觞:“……”这是关注点吗?

    “确实。仙儿这完美的魔鬼身材根本无需减肥的。越来越漂亮了呢。”

    “姐姐才是最漂亮的呢。”

    上官流觞实在搞不懂。为什么要说这些,木仙儿哪里瘦了?哪里变漂亮了?一成不变好吗?

    不是人家木仙儿没有变。实在是你上官流觞太目中无人,除了知道独孤月长什么样外。你确定不会那一天木仙儿站在你面前,你却不知道她是谁吗?

    “你师父也跟着来了吗?怎么就离开那么久呢?你也不知道把你师父叫过来享福。”独孤月对木仙儿离开一个多月表示很担心,要不是知道她跟她师父在一起独孤月都要去找人了。竟然连她的婚礼都迟到了,最后都没做成她的伴娘。

    “姐夫没有跟你说吗?”木仙儿觉得自己似乎抓住了什么,却又搞不太清楚。

    “说什么?”

    “我发现了一张玄武图的下落,跟师父一起去追了,具体好像藏在了溪谷山庄。”木仙儿自豪的看着独孤月,邀功一样的笑的开怀。

    独孤月看了眼上官流觞,她好像发现了什么,却没有说,“太好了,仙儿你真棒,这样就只剩下一张玄武图不知下落了。”

    上官流觞自然发现独孤月看他那一眼中暗含的警告,暗自后悔,当时怎么就抽风的叫人误导木仙儿,拖延她回来的时间呢?

    “我有叫人守在那里哦,是木峰山的人,绝对可靠又能干的,不像煜王府的侍卫,整一个就是软脚虾,要不是他们拖后腿,我早就回来了。流风,你的手下需要好好练练了,要不然说出去不觉得丢人吗?”

    没有人知道木仙儿到底是有意还是无意,总之心虚的流风、流雨面面相觑,不敢妄言,王爷的命令,我等只能背黑锅:“郡主说的是,回来属下必定严惩。”

    “严惩他们做什么?所谓兵怂怂一个,将怂怂一窝,一个两个没本事我当有人滥竽充数了,过去的十个人都是那怂样,我不得不怀疑是你这个当首领的有问题,还是你们最高指挥官有问题了。”木仙儿看似挑衅地说。

    流风等人都以为木仙儿已经知道了上官流觞的暗招,头低的抬不起来,脸也羞得涨红。

    可只有独孤月知道,木仙儿这绝对是不知情的,否则肯定不管上官流觞是谁揍一顿再说,那可是她的婚礼呀,错过了可就没有了,可现在木仙儿只是口头讽刺几句,独孤月就明白,她只是看不惯有些当兵的没个本事,这样怎么杀敌呀。

    “好了仙儿,你还得瑟上了,你以为都像你一样本事不成,不如把他们交给你训练如何?姐知道你是个本事的。”这绝对不是独孤月位了让木仙儿高兴而恭维她,木仙儿在军营里那么多年,没吃过猪肉还没见过猪跑不成?训练几个侍卫绝对不在话下。

    “真的?”她可是很怀念在军营里的生活的,至于跟她一起的人怀不怀念她,那不是废话吗?一个活神医你不欢迎吗?更何况你还是在刀尖上过日子的。

    虽然有点对不住那些兄弟,但流风以为木仙儿只是出口恶气,有分寸着呢,根本不存在同意不同意一说。

    至于上官流觞,今天是真的知道什么叫做偷鸡不成蚀把米,木仙儿也赶回来参加婚礼了,而且人家只是给了他和月丫头每人一句誓言,根本就有分寸的没捣蛋,你说他多此一举拦着她干嘛?现在几个侍卫就能打发了木仙儿,他双手欢迎来着,面上一丝慌乱与纠结,仿佛从未有那一番心理过程一般,淡淡地说:“你高兴就好。”

    看,多大方呀,这可是典型的好姐夫呀。

    “好!”木仙儿真的很高兴,或许她可以自己训练一批侍卫,专门保护独孤月的侍卫,独独听命于独孤月,上官流觞无法插手的侍卫。

    上官流觞拒绝不了,在他看来,暂且不论木仙儿会把他的侍卫怎么折腾,单凭这个就能让木仙儿的时间大多数花在训练上,没有了人缠着独孤月,他何乐而不为呢?

    出发去溪谷山庄的一切他早已准备好了,就等独孤月跟他商量。

    上官流觞对木仙儿的师父很感兴趣,木峰山独立于三国之外,是炼药师最多最强的地方,如果独孤月有一个木峰山的长老级别的师父,那么她的底牌就会多一点,要怎么让木仙儿的师父收下独孤月呢?上官流觞心里充满了算计。

    独孤月不知道上官流觞刚刚算计完木仙儿,又着手准备算计木仙儿的师父,吃饱饭之后,她就和木仙儿商议着在去溪谷山庄之前应该先去药云谷。

    在金沙戈壁凭借赌约轻而易举赢的七千五百颗绿色晶石,过了这么久是时候去讨债了。

    讨债,独孤月就想起上官流觞跟她说的,成亲那天云嘉嘉想在半路将她调包,自己顶替嫁入煜王府,不过被上官流觞破坏了。

    “什么?她竟然出来蹦跶了?”木仙儿惊得从座位上跳了起来。

    木仙儿自认为在三国中没有人能解得了她下的毒,不是因为三国中没有超级炼药师、大师级炼药师,实在是木仙儿的毒药奇特,一般的炼药师根本不能炼制出解药才对,她的毒,即便是木峰山也没有多少人能解得了。

    可事实却是云嘉嘉从现在帝都,且准备破坏独孤月的婚礼。

    难道……

    “仙儿,你怎么了?”独孤月对于木仙儿一惊一乍的行为表示无奈,云嘉嘉那个自以为是的女人会做出这样的事情不是很正常吗?有惊讶的必要吗?

    “叛徒!有叛徒!木峰山出现了叛徒!”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