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150章 木仙儿的心魔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叛徒!有叛徒!木峰山出现了叛徒!”木仙儿拍着桌子,愤怒的说。

    不是木仙儿自恋,而是当年她在木峰山配出毒药的时候。没有人能解得了,就连她师父也是研究了半年才炼制出解药,而最快解得也是四师伯。用了三个月。

    她的毒药在灵紫楼是第一次用,不应该两个月不到就解了。除非。有人从木峰山偷出解药。

    木仙儿再次拔高的声音把独孤月和上官流觞都吓了一跳,叛徒,处理不好可是要出大乱子的。

    “怎么会?”独孤月深受叛徒的毒害。也意识到找出叛徒之事刻不容缓。

    上官流觞双目通红,野兽般散发着凶狠的光芒,舔了一下发干的嘴唇。嗜血的动作。他对叛徒深恶痛绝,当年要不是出了叛徒,他母妃也不会惨死。他也不会幼年丧母。一个人艰难地活着。直到他师父出现,一年之后以一人之力血洗后宫。为他母妃报仇。

    于是三个人都阴谋论了。

    去药云谷势在必行,且刻不容缓。

    知道他们的意图之后。宇文南极等人迅速回去和家人商议是否跟着去,出去就是一次历练,但家族错综复杂的事情。并不能让他们无所顾忌的直接拍板决定,左右需要后天才出发,也都来得及。

    很快就到了出发的日子,独孤月他们整装待发,来到煜王府的只有宇文南极,而蓝旭和夜宁宇都家里有事不能赶来,蓝旭则表示可能会在他们前往溪谷山庄时赶过去。

    一路上木仙儿都很沉默,叛徒,曾经的独孤影在木仙儿的心里留下不可磨灭的伤痕,木仙儿怕,她怕这个叛徒会再次要了独孤月的命,她不知道自己还会不会那么好运能再次的找到独孤月。

    叛徒,已然成为了木仙儿的心魔,在不知不觉的情况下也许就会陷入梦魇中,特别是遇到一些幻境阵法的时候,木仙儿可能因此陷入幻想中再也醒不过来。

    于是木仙儿整日整夜的都跟在独孤月的身边,就连睡觉都不愿分开,气得上官流觞牙痒痒,恨不得吊起来暴打一顿,故意的,上官流觞认定木仙儿是识破了他之前的小计量,故意跟他对着干。

    让他受不了的是独孤月对她明显偏袒,完全没有为人妻的自觉,好吧,上官流觞决定,等一切尘埃落定以后,他一定要重振夫纲,一定要让独孤月深刻的认识到什么都没有他这个丈夫来的重要,木仙儿也不行。

    独孤月不是没有察觉到上官流觞的“闺怨”,只是她清楚地感受到木仙儿的不安,独孤月发现一夜的时间里木仙儿即便睡着了,也会惊醒,看到她完好的躺在她身边才能松口气,如此反复,几乎每半个时辰就要醒来一次。

    “仙儿,我们需要谈一下,木峰山的情况也许没有多糟糕,你不是给你爹写信了吗?他会处理好的。”木仙儿眼下的乌青,让独孤月心疼不已,无忧无虑的仙儿怎么就会被惊醒无数次呢?

    “我没有担心木峰山呀,长老团会处理好的。”木仙儿没有撒谎,她担心的从来就不是木峰山,木峰山足够强大,一两个叛徒还不能动摇根本,她已经去了信,长老团很快就会着手调查,很快就会有结果了。

    “没有担心,那你眼底的乌青是怎么回事?”看着心事重重却异常憔悴的木仙儿,独孤月都不知道该不敢责骂她。

    上官流觞腹议一句:没有担心,霸着月丫头是怎么回事?

    “什么?有乌青吗?天呀,真的有呀。”木仙儿拿出镜子照照,发现那乌青真的存在,皱着眉头,“还好我自己是炼药师,否则都不能出去见人了。”

    看着若无其事拿着药粉擦眼角的木仙儿,独孤月几不可闻的叹息一声。

    马车继续前进,没有一刻耽误,也许只有把叛徒事件处理好了,木仙儿才会恢复。

    独孤月怎么也想不到会有这么一天,木仙儿有心事竟然瞒着她,心里有点不舒服,但也知道,这是必然的,木仙儿总有长大的那天。

    “王爷,流雷回来了。”流风看到疾驰而来的兄弟,心里松了口气,郡主霸着王妃,王爷就不停地释放冷气,他们真的压力山大呀,流雷回来了,肯定得到了什么消息,也许不用承受王爷的无意识威压了。

    上官流觞掀起车帘,流雷半跪着将收集到的消息递上去,流风见上官流觞点头,跳下马,从流雷手中接过信纸,呈给上官流觞。

    上官流觞接过来,没有急着进去,而是直接在外面就把资料看了一遍。越看上官流觞脸越黑,就这么一个小小的误会,就让他跟王妃分离这么久,该死!

    “赏!”上官流觞留下一个字就进了马车。

    流雷抓抓脑袋,王爷这是满意还是不满意呀?满意,为什么又黑着个脸?不满意,为什么又赏?不解的看着流风。

    流风若无其事的翻身上马,直视前方,看着老子做什么?老子也不知道,哼!

    上官流觞一进去就把独孤月抱在怀里,面色阴沉地瞥了眼木仙儿,然后霸道的在独孤月的锁骨上咬了几口,才放开。

    “轰!”独孤月整个人都不好了,她怎么也没想到,上官流觞一进来就对她下手,毫无准备,就这么在木仙儿的面前就跟他如此亲热,独孤月恼怒地瞪着他。

    上官流觞因为接下来都能抱着自家夫人了,心情正好,完全把自己王妃的怒视当作撒娇。

    木仙儿则是被上官流觞这一手惊呆了,她没想到一路上老老实实的姐夫突然就在她面前对姐姐下手了,非礼勿视,非礼勿视,木仙儿赶紧闭紧双眼,手也跟着捂了上去,后知后觉的她才发现,为什么她下意识的不是把这个色狼从姐姐身边踹下去?愤怒的睁开眼,指着上官流觞,却发现自己眼前多了一叠资料,而资料正拿在被她冠上色狼之名的姐夫手上。

    “这是什么?”虽然问着,但还是接了过来,只不过疑惑地小眼神不停地扫过去。

    “什么东西?”独孤月也很好奇,上官流觞怒气冲冲的进来,猜的不错的话,就是因为这叠资料吧。

    独孤月的心猛地一跳,难道叛徒已经得逞了?担忧地看向木仙儿,不对,怎么觉得仙儿有一丝尴尬呢?

    她眼睁睁地看着木仙儿张大了嘴巴,睁圆了双眼,一脸的震惊。

    “姐,那个……我想骑马,我已经很久没有骑过马了,呵呵……对,很久没有了,我出去骑马,我去骑马。”木仙儿逃也似的下了马车,完全不顾独孤月好奇疑惑地眼神。

    她怕呀,一个乌龙就霸占了姐姐接连快四天了,人家可是新婚燕尔呀,应该甜甜蜜蜜度蜜月的时候就被她搅和了,罪过罪过,姐夫仙儿决定了,回去以后就好好地帮你训那些不争气的侍卫,当作补偿。

    唔,快没脸见人了。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