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151章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独孤月着实奇怪,但木仙儿已经出去了,还连带着她手里的那一叠资料。独孤月想要知道发生了什么就只能从上官流觞这里得到答案。

    上官流觞双手环着她的腰,整个人舒适的往后靠这,微眯着双眼。独孤月怎么看怎么觉得他是在等待猎物往陷阱里跳的猎人。

    独孤月本能的感受到上官流觞此时的危险,即便好奇也不愿往他的陷阱里钻。突然灵光一闪。木仙儿出去了,她也可以出去呀!

    试了两下没有把上官流觞的手掰开,独孤月深吸了一口气:“流觞。你放开,你勒着我了,坐在马车里很久了。我也想要出去透透气。所以快点放开,让我去骑马。”

    上官流觞对于独孤月的不自觉感到很委屈,二话不说就咬住她的玉颈。惩罚一般的慢慢用牙齿磨着。

    完全不知独孤月的水深火热。木仙儿看到队伍里出现了新成员。而且看样子跟流风他们应该是差不多等级的,情报应该就是这个人拿来的吧。囧,他会不会知道她的阴谋论呀?

    不过想想。知道了也没什么,他不敢笑,因为他家王爷王妃同样的阴谋论了不是吗?知道了更好。想笑不敢笑,憋着。

    木仙儿的出现,着实让流风吓了一跳,之前不管承受着上官流觞多大的压力,他同样窃喜着有人敢在王爷面前给王爷吃瘪,王爷还敢怒不敢言,现在郡主出来是不屑跟王爷计较呢?还是败下阵来了?

    “仙儿郡主不坐马车了吗?”流风表示他绝对不是在打探消息。

    “坐了那么久了,闷都闷死了,哪有骑着马有趣。”木仙儿转头一笑。

    “郡主说的对,骑马也有骑马的好处。”

    “喂,你身边的这哥们是谁呀,不介绍一下吗?”总归是要相处一段时间的,了解一下总没有坏处,木仙儿完全没有自立门户的自觉,独孤月嫁到了煜王府,她还不知道要在煜王府住到猴年马月呢。

    “属下流雷见过郡主,还望郡主见谅,属下在马上不好下跪行礼。”流雷对木仙儿也略有耳闻,抛开其他的不说单单是最年轻的高级炼药师这层什么就足够让他敬佩,听到木仙儿的话,流雷主动地自我介绍。

    “流雷。”木仙儿念了一声,然后笑着说,“你们自我介绍真是无趣的紧,这样我只知你叫流雷,都不知道你是哪的人,擅长什么,有什么爱好,又厌恶什么,这些一概没有提及,万一我做了什么你们厌恶的事情可如何是好呀。”

    流雷脸色一红,吞吞吐吐的说不完整:“郡……郡主,属下不敢,求郡主……见谅。”

    “我就这么一说,你别紧张。”木仙儿内心是大呼可爱纯情呀,想当初她在特种兵里清一色的大老爷们,还一个个的都身经百战,三句不离荤段子,这么纯情的她打哪见呀!

    “为了欢迎我们的新伙伴,不对,为了庆祝我们相识,也为了活跃气氛,大家就来唱歌吧。”木仙儿一个转身,面朝马尾。

    “唱歌?”流风、流雨和流雷简直惊呆了,也没人说当侍卫要唱歌呀,他们不会。

    “对呀,有问题吗?”

    “我们不会。”流雨跟木仙儿相处了一段时间之后,发现木仙儿不是那种强人所难的人,所以直接就说了不会。大老爷们的唱歌脸得丢到哪呀?

    “不会就学呗,从简单的学就好了。”木仙儿今天说什么都要唱歌,还要拉着他们一起唱,要不然长路漫漫多无聊呀。

    “呃……”三人你看看我,我看看你,怎么都说不出不学两个字,呜呜,仙儿郡主,你用如此委屈的小脸看着我们,让我们如何拒绝的了,说出一个“不”字,都要感觉自己罪大恶极了。

    “不如把宇文公子也叫过来?”流风秉持着,丢脸大家一起来的原则,建议拉上宇文南极这个倒霉鬼。为什么不叫上王爷王妃呢?想死的快一点,绝对没人拉你的。

    “企鹅呀,”木仙儿考虑着宇文南极唱歌的可能性,后来想着重在参与互动,把气氛玩嗨,多个宇文南极多种乐趣,于是就点头了,“去吧,把他叫下来,一个大好青年就搁马车里浪费光阴了,不好不好。”

    于是迷迷糊糊还在睡梦中的宇文南极就被抓了出来。

    人到齐以后,木仙儿就开始唱了:“你们听好了,我唱一遍,然后你们跟着我唱。”

    “是。”

    宇文南极刚刚醒来,还迷迷糊糊的就被抓了壮丁,跟着也迷迷糊糊的说是,其实完全不知道在说些什么。

    “我有一个小毛驴,我从来也不骑,有一天我心血来潮,骑着去赶集,我手里拿着小皮鞭,我心里正得意,不知怎么哗啦啦啦啦,我摔了一身泥。”

    ……

    倒骑着马唱小毛驴说不出的喜感。

    “哈哈哈……”

    一阵无法抑制的笑声喷射而出,木仙儿满头黑线,有这么好笑吗?儿歌没听过呀?木仙儿正准备呵斥,不曾想,迷迷糊糊的宇文南极,听到这歌笑的岔气,一时忘了自己身在何处,翻了下马,扬起一层风沙。

    “哈哈哈……”就连木仙儿也忍不住笑了起来,四脚朝天的摔下去,眼睛还迷茫着,嘴却笑的咧开,还没收回,而突然背上一轻的黑马,同样迷茫的抬起头,那个场景,简直了。

    “我有一只小毛驴。”

    “我有一只小毛驴。”

    ……

    最后,不管对于这首儿歌开始是怎样的态度,最后人人嘴里都会时不时的哼一下,儿歌对于他们可能真的有些遥远,不过,这次唱小毛驴,带来了欢声笑语,也许不成调,也许某个人五音不全,但似乎心里满满的。

    而累的手指都不能动弹的独孤月就在一群魔音中睡了过去,上官流觞则哼着小曲,将独孤月拥在怀里,时不时咬咬她的手指头。

    木仙儿喝着水,想着,姐,我为你们也是拼了,唯一会的一首歌都带着他们唱了一路,多不容易呀。

    独孤月知道木仙儿是故意大声唱歌来掩盖他们不和谐的声音的话,一定会吐血的,原本上官流觞就答应只和点汤,谁知道歌声响起,上官流觞舔舔嘴唇就扑了过来。

    此时一个人静静地坐着,木仙儿才想起那资料里说的,药云谷有一个直系竟然是木峰山的,木仙儿对药云谷的人没有好感,连带着那个弟子也有着一丝不满,那个弟子的人品怎么说也要好好地调查一番,如果不好的话,就真是木峰山的失职了。

    那位弟子怎么也没想到自己的一时心软,用少主的药救了少主亲自下毒的人,当时就应该想到这毒是少主下的,就是钻进了死胡同,认为少主不应该出现在碧陵。

    后来他见到木仙儿时,吓的立马下跪,悔恨不已,明知道云嘉嘉被宠坏了,还因为一时心软就拿出了丹药,要不是他没有做什么伤天害理的事,小命就不保了。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