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152章 若骨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清晨,几辆马车驶入了清风小镇。

    独孤月透过窗子,时不时看到挑着一担子青菜的老农。想来是正赶上集市了。

    “是要找个地方先休息一下,还是下来走走?清风小镇到了,药云谷就在这后面。也不急着赶路。”上官流觞说道。

    “都好。”其实她不是很累,马车偶尔有些颠簸。但躺在上官流觞怀里的她几乎没有受到影响。睡的香甜。

    但其他人就没有那么幸运了,找间客栈休整一下是最好不过的。

    “那么我们去走走好了,就让仙儿他们到前面的悦来客栈等我们。”上官流觞没有错过之前独孤月眼中一闪而过的兴致。她有兴致,他当然要让她如愿了,更何况这又不是什么特别难办的事。走走说不定真能买到什么也说不定。

    “可是……”独孤月眼底闪过一丝挣扎。既想到处走走,又心疼上官流觞没有休息好。

    “傻瓜,莫不是你忘了我已然九阶了。几日不眠不休都没有关系的。至于其他人。让他们去客栈休息就是了。”顿了一下。又说:“况且,我们还要到药云谷的联络点知会一声。他们派人来带我们过去,才能去药云谷呢。不管怎么说都是要出去一趟的。”

    独孤月点点头,也是,药云谷如果那么轻易就让人想进就进想出就出也未免太跌份了。除了木峰山独立于三国之外,药云谷可是碧陵国最强大的炼药师集团。

    独孤月没有想到的是,就算要去联络点也不用上官流觞亲自去呀,好吧独孤月已经快被宠坏了,上官流觞说什么就是什么。

    独孤月一点头,上官流觞就牵着她的手下了马车。

    木仙儿在另一辆马车上,看到独孤月下车也紧跟着下来,宇文南极有了上次迷迷糊糊地从马上摔下来,就吸取教训,下来之前用冷水拍拍脸,清醒清醒。

    “仙儿,我跟流觞去逛逛,你们先去前面的悦来客栈休息吧,到时候我会去找你们的。”独孤月看到木仙儿下来,就跟她说。

    “哦。”木仙儿无精打采的应了一声。

    看到木仙儿这样,独孤月只以为她是累了,暗自叹息一声,那个乌龙“叛徒”应该让她操碎了心吧,独孤月摸摸她的头,“去好好休息吧,我逛一圈,找到联络点就可以了,很快就能去药云谷了,你就可以看到那个吃里扒外用你的丹药救你要惩罚的的人了。”

    “嗯,那你快去快回,我等你的消息。”木仙儿纠结的看了眼独孤月,而后想着她也是关心她,也就看开了。

    看着他们的背影消失,木仙儿发觉不对了,怎么就他们两个走了,连个侍卫都没有跟着,这是把她甩下去约会的节奏吗?

    木仙儿呆愣的站着,好久都没有回过神来,宇文南极奇怪的看着她,在她眼前晃了几下,木仙儿一巴掌把他的手拍掉:“讨厌。”

    留下以为被嫌弃的宇文南极莫名其妙地看看木仙儿离去的方向,有看看流雨:“为什么呀?”为什么莫名其妙就被讨厌了呢?

    此时还早,街上人还不是很多,即便如此,独孤月跟上官流觞走在大街上也吸引了不少人的注意力。

    俊男靓女,而且还手牵着手,在民风还相对不是那么开放的碧陵国,简直就像现代的国宝熊猫一样稀少引人注目。

    两个人都无所谓别人的眼光,独孤月是在现代的时候见得多了,上官流觞则是完全的不在乎。

    独孤月还没有意识到这看似不经意的牵牵小手,引起了多大的浪潮。

    不到半个时辰的时间,几乎传遍了大半个清风小镇。

    这一消息,以野火燎原之势在小镇上传开!

    木仙儿在悦来客栈都听到了动静,不满的说:“看吧看吧,光天化日之下大秀恩爱,哼!”

    宇文南极则时不时的偷看木仙儿,还在纠结,他哪里惹木仙儿生气了。

    而当事人独孤月在发现别人异样的眼光之后,坦然一笑,眉头一挑,有相公貌比潘安,走哪都动静不小。

    走着走着,独孤月突然停了下来,上官流觞向四周扫了一遍,没有发现有何特别的地方,问:“怎么了?”

    “寻宝。”说完,顾不得上官流觞的反应,一刻也不耽误的往小寻宝所指的方向走去。

    上官流觞挑眉,看着神采飞扬的独孤月,心情愉悦的甘愿被她牵着走。

    小寻宝一蹦一跳的窜到桌子上,不停的催促独孤月快走,小灵藤不明所以,一脸嫌弃的看着馋的口水都要流下了的小寻宝,无奈又嫌弃的摇头,蠢透了。

    走了不久,上官流觞眼睛一亮,他感受到了一股微弱的灵力波动从四面八方涌过来,所料不错,应该是神器若骨,是宗师级炼器师若骨的得意之作,若骨的灵力波动,与寻常的武器不同,简直天差地别,一般的灵力波动都是由近及远慢慢减弱,而若骨则不然,方圆百里之内,波动都近乎相同,让人感受不到危险什么时候来,防不胜防。

    “这确实是个宝贝,叫若骨,用来当做武器做好不过,可是那小奶狗能找到准确位置吗?”上官流觞怀疑的看着独孤月,主要是太难了,否则也不会等着他们来找了,这里接近药云谷,来药云谷求药的强者肯定不会少,而若骨仍然留在这里,说明没有人能找到它,也许有阵法,而支撑阵法的正是若骨本身。

    独孤月抬眼扫了上官流觞一眼,她几乎已经习惯了他时不时的亲昵,不在乎他又一次把她的头当宠物揉,但也懒得废话,伸手指了指脚底。

    上官流觞皱眉,似乎在思考什么,然后终于下定决心般,弯腰,将头低下,高度正好是独孤月抬手揉他的头最方便。

    久久不见独孤月动手,上官流觞疑惑的保持着这个动作,但却抬头看她,正好在独孤月胸部,独孤月大囧,把他拍开:“干嘛呢你,没个正行。”

    上官流觞尴尬的摸摸鼻子,嘴角含笑,按照独孤月的意思,莫非是在脚下?

    上官流觞指了指脚下:“在这里?”

    “不然你以为呢?”独孤月说道。

    “就是在此。”上官流觞若无其事的说。

    “不对,你刚刚弯腰不是为了找那什么若骨对不对?”独孤月一顺不顺的盯着他。

    “瞎想什么呢?不是找若骨还能找什么?”

    “不对,找若骨你不可能弯腰的,你是弯下了让我揉脑袋,对不对!”独孤月诧异的说。

    “就是让我揉脑袋,对不对!”独孤月惊喜的跳起来,在最开始独孤月的脑袋被上官流觞蹂躏的时候,她就试着反击,可是根本碰不到他的头。

    上官流觞轻语道:“竟是瞎想……”

    “你敢说谎试试!”独孤月插着腰,今天非报仇不可,不能让他抵赖掉了,机不可失失不再来。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