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154章 木峰山之错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云嘉嘉不提,云皓天被敲晕,也就注定了药云谷一众不能知道木仙儿的身份。也对木峰山有人下来毫不知情,还在自己画的一方天地里当着土皇帝。在作死的路上一去不复返。

    回到悦来客栈,等待独孤月他们的不是木仙儿迎身而起。却是一地躺在地上哀嚎翻滚的人。

    独孤月看着他们的眼神要多可怜有多可怜,不用说也是这群不长眼的妄想对付木仙儿了。摇头说道:“怎么就如此想不开要找炼药师的麻烦呢?”仙儿也是你们能招惹的?

    “这位夫人有所不知。”原先在看热闹的游侠。看到独孤月对他们面露同情之色,就想要反驳几句,免得这些不知缘由的人被躺在地上的恶人迷惑了。见独孤月看向他,知晓独孤月是在等他的下文,就接着说:“并非所有炼药师都是好人。这些都是药云谷的人。整日里仗着自己有丹药就横行霸道,为非作歹,不知害的多少人家家破人亡。我是不知药云谷的人知不知晓他们在外行凶。但连这些人都束缚不了。早晚得遭报应!刚刚那位姑娘,要不是他们来挑事应当也不会对他们下手。他们罪有应得!”

    那人用戒备的眼神看着独孤月和上官流觞,不知道他们是什么人。到底是好人还是药云谷的人?

    “大叔,你无需紧张,我们夫妻二人跟里面下毒的姑娘是一起的。只是觉得这些人自作孽不可活,连最年轻的超级炼药师都敢招惹。”独孤月很想知道为什么明明是木仙儿下毒,而这些人却不是对那些“弱者”同情,反而有这种大快人心的感觉,独孤月跟他讲清楚身份好多打听打听这是为何。

    “你无需怀疑,不认得他吗?”独孤月看他有点不相信,就指出上官流觞。

    “是……”

    “嘘,不要声张。说说为何吧。”

    那人点头,然后越说越多,越说越激动,交代了他一位从小一起长大的好友,因为来这求药最后一去不回,他有收到好友悄悄传来的信,说是好友被留下来试药了。

    身边一些胆小的不敢附和,但看那愤怒的双眼也知其对药云谷的人的怨恨由来已久,也有一些人听得激动应上几句。

    独孤月与上官流觞眼神相对,看来药云谷这些年刚愎自用,自以为是碧陵国天下第一,无法取代了,做事越发无所顾忌,以药害人,当真害人不浅。

    “终日打雁终被雁啄瞎了眼,活该。”

    “那姑娘用药如此厉害会不会是木峰山的人?木峰山的人知晓我们受苦受难,派人下来帮我们了。”突然有人如是说。

    “真的吗?”

    “木峰山的人?”

    “木峰山?木峰山!木峰山!我怎忘了木峰山。”最先与独孤月搭话的大叔突然跪了下来,又哭又笑:“木峰山!木峰山!木峰山……”

    一个一个木峰山,不知道包含了多么复杂的感情。

    大叔一跪,就接二连三的有人跟着跪下,一个、两个、三个,然后是络绎不绝的人,几乎所有的人都跪了下来,嘴里不停地喊着:“冤呀!”

    冤呀,冤枉呀,就好像看到主心骨一样,找到了可以述说自己冤屈的地方,述说着自己的冤屈,谁谁谁、哪个亲戚因为来求药一去不复还了,谁又被药云谷的人迫害了,谁被活生生打死了,谁又被药云谷的人威逼利诱的抓住试药了,药云谷的所作所为罄竹难书。

    没有去官府报官是因为药云谷独大,官府不接,只能咬碎了牙,委屈冤屈往肚里咽。

    独孤月看了眼上官流觞,无声的询问他是否知道这个情况。

    上官流觞心里叹息一声,他怎会不知呢?可是这不是他能管的,灭了药云谷,就没有了求药的地方,会引起很大的恐慌的,而且碧陵暂时不能没有药云谷的存在,除非……

    他带着独孤月亲自上门不是没有道理的,这个问题他解决不了,宫里那位也解决不了,除了一个人……

    清风小镇的人越来越多的聚集到悦来客栈门口,跪下祈求,现在不同了,对药云谷官府朝廷依赖于药云谷的丹药,木峰山不呀,木峰山独立于三国之外,超然的存在,木峰山里一个守门的都是中级炼药师,他们强大,有纪律,有原则。

    木峰山纵然不是所有前去求治的人都赐予了丹药,但是他们从未侮辱过任何前去求药的人,也没有人因为去木峰山求药而丧命,就算是在爬山的时候一不小心摔落山崖,也不会丧命,有时会受伤,有时会正好被网住,受伤的木峰山无偿赐药,当然只是外伤的丹药,不一定能达到他们求药的目的。

    而爬上去了的,木峰山丹药的价格也相对合理,不会让人因着药而倾家荡产。

    对那些特别困难的木峰山还会给回去的路费。

    木峰山,千百年来,从未传出害人的消息,群众对他们有着绝对的信任。

    现在他们齐齐跪下,喊着冤,呼唤着木峰山的使者,哪怕有可能木峰山的人根本没有下来,他会被药云谷的探子抓住也不愿离去,这是他们的希望,星星之火可以燎原,木仙儿能把药云谷的爪牙都毒倒,而自己毫发无伤,他们可以相信的,不是吗?

    木仙儿在客栈里看着独孤月身边的一个人突然就跪了下来,然后越来越多的人跪了下来,呼唤着木峰山,一遍又一遍,一声高过一声,声势越来越大,木仙儿不自觉的往后退了一步,深深地自责不可抑止的从心底冒出,开始只有一点,人越多,越是愧疚难当。

    她不知道,真的不知道,有这么多的人受到药云谷的迫害。

    他们错了吗?他们真的错了吗?不管俗世,真的对吗?

    如果不是他们木峰山不管俗事又怎会让药云谷一家独大?明明木峰山有炼制出很多的丹药,但大多数都留着过期后报废。报废的量大的难以想象,每年能得到木峰山的丹药的大约只有三千人,而木峰山平均每个人每年炼制的丹药被报废的就至少是这个数据的三倍,而木峰山大约有两万人,且是在每个人都专注于修炼的情况下炼制出来的。

    如果,木峰山每人每年花一个月的时间专心炼制丹药帮助三国的人,或许这种情况就不会发生。

    如果派人下山历练!如果……

    “天呀,原来有这么多的人受到药云谷的迫害吗?”流雨就算是见过世面,从死人堆里爬出来的人,看着都对药云谷产生了愤恨。

    “药云谷太不是东西了,他们怎么可以这样!”宇文南极也握紧了双手,“真的以为自己无敌了?”

    “仙儿妹妹,你说,要不要把他们全灭了?仙儿妹妹?仙儿妹妹?”宇文南极等了半天没有得到木仙儿的回答,才发现她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发起呆了,推了推,木仙儿才回过神。

    “怎么了?”木仙儿完全没有听到宇文南极说的话。

    “对了,仙儿妹妹,你是木峰山少主对吧!”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