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155章 冷战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独孤月看着祈望着木峰山有人下来的群众,冷冷地瞪了上官流觞一眼,他这是在算计自己人!

    以一种给她出气帮她报仇的形式将她跟木仙儿引来。以一种高大上的形式算计着她们姐妹,独孤月觉得心好冷,不明白为什么会变成这样。不能直接说吗?也许这种丹药近乎垄断的形式损害了群众的利益,想要改变这种现状。为什么不可以直说?

    从目前的情况看来。木峰山出面是最好的选择,但就因为木峰山有这个能力就要被算计吗?可以前去协商,可以合作。为什么要以这种形式呢?

    在现代的时候,医院的问题就很严重,被铜臭污染。救死扶伤的前提是有毛爷爷。一进医院非得剥层皮下来,而家庭情况困难点的甚至是倾家荡产,病人不一定救回来。一屁股债却是难免。

    如今这里就相当于一家医院独大。药价随他们开。药云谷的人似乎早已忘了救死扶伤这回事,见死不救反而对其进行二次伤害。

    上官流觞想要解决这个问题的心情可以理解。但是一家人什么话不可以说?什么事不可以一起解决,为何要要算计自己的家人?

    成亲之前算计木仙儿。她当是他怕木仙儿破坏,情有可原,看在木仙儿最后也赶来了的份上。她就原谅他了,可终究没有想到,他一次比一次过分。

    看到独孤月阴沉的脸,上官流觞本能的感觉到她的不悦似乎跟自己有关,心里咯噔一声,想要抓住她的手,只有她手心传来的温暖能让他安心。

    独孤月不着痕迹的避开,绕过他往悦来客栈走去。

    果然,看到木仙儿一脸自责内疚,独孤月杀了上官流觞的心都有了。

    “对了,仙儿妹妹!你是木峰山少主对吧!”独孤月一进来就听到宇文南极一脸兴奋地说,有崇拜,有钦佩,有希冀,但到了独孤月的眼中却成了深深地讽刺。

    “住口!”独孤月呵斥道,狠狠地瞪了宇文南极一眼,就拉着木仙儿,“仙儿别怕,不是你的错,与你无关的,乖,没事的,你的房间在哪?我们过去好吗?”

    独孤月此时唯有对木仙儿深深地心疼,一国的人民的医药就压在她瘦弱的肩膀上,不,不止一国,也许三国都是一样的情况,是整个大陆的医药都压在她的身上。

    怎么可以!怎么可以!

    即便在气愤,独孤月也忍住了发火的冲动,她一发火也许 木仙儿的身份就会被公开,到时候,木仙儿哪都别想去,别看现在跪着求木峰山的人来救人,谁知道他们中有没有偏执的认为这完全都是木峰山不管俗事造成的,偏执起来的人,说不出的疯狂,那会将木仙儿陷入危险之地的。

    木仙儿紧紧地抓着独孤月的手,双目空洞,失神,行尸走肉一般。

    独孤月狠狠地掐了木仙儿一下,木仙儿因为疼痛疑惑地望着独孤月,似乎不知道发生看什么,独孤月深吸了一口气,将小寻宝放出来,闻着木仙儿的气味去找木仙儿反而房间。

    上官流觞一把拉住独孤月的手,眼神平和深邃,没有后悔,没有愧疚,更加没有关心,竟然有着不解,不解?独孤月狠狠地甩开,不解,你有什么不解的,也许你只是更爱你自己!

    上官流觞就这么平静的看着独孤月,即不移开眼也不开口说话,他未曾认为自己错了,药云谷不得不除,将她们带过来看清一些事实这样不好吗?为什么要生气?为什么要不理他?难道他的方法真的错了?

    此时独孤月的手还在他的手心里抓着,独孤月一甩开,他几乎是下一秒就将独孤月的手握回掌心。

    时间一分一秒过去,初时独孤月还能不在意,只当瞪他一会儿他就会识相的走开,可不想他完全没有要走的意思,比谁的耐心更足,上官流觞谁与伦比?

    独孤月觉得好累,她也没有心思跟上官流觞比耐心,她有更重要的事情要做,木仙儿需要她。

    “唯有木峰山可以。”上官流觞想独孤月应该是最明白他的才对,可是为什么她的眼中出现了厌恶?

    独孤月回头看了上官流觞一眼,唇角微扬,嘲讽一笑……

    她都不知道是什么给了上官流觞自信,以为她会认同他的所作所为,她都尽量不给上官流觞添麻烦了,为什么他就不能做到呢?前一刻的温馨宠溺在这一刻仿佛都成了讽刺。独孤月甚至怀疑就连跟她逛街上官流觞都是事先算好了的,若真是如此,那她……当真是讽刺。

    阻拦药云谷为非作歹,无可厚非,但一封信也许就能解决的事,为什么一定要处处透着算计。

    独孤月悄无声息地拿出木仙儿先前给她自保的迷药,对着上官流觞就弹去,上官流觞的手停顿了四秒,可就是这四秒,独孤月把手抽出,拉着木仙儿就离去,而流风他们根本不敢阻拦,于是独孤月带着木仙儿畅通无阻穿过他们,走上二楼,消失在三楼的尽头。

    上官流觞的视线一直追随着独孤月,紧跟在她身后,上官盯着楼梯看了许久许久,他皱着眉头,却是没有问出口,他隐约知道独孤月为何生气。

    但他更气独孤月看着他时冰冷的眼神,上官流觞脸色一沉,他要惩罚独孤月,惩罚她伤了自己的信。上官流觞决定,独孤月不来哄他,他就不理她了。

    他相信独孤月只是一时没想通,在跟他撒娇,引起他的注意,他愿意给独孤月机会,给独孤月一个认错的机会,只要她一句认错,只要她开口,他可以当作什么都没有发生。他依旧宠她,依旧爱她,也不跟她计较她的小性子,他可以包容的,其实,只要,只要她把木仙儿一点一点的从她心里拔除,他就原谅她了。

    上官流觞相信,独孤是爱着他的,依独孤月的聪明,她向来知错能改,她一定知道要怎么做。

    上官流觞相信,他们已经是夫妻了,独孤月应该更向着他的,刚刚她只是没有反应过来,她只是被跪着的那么多的群众吓住了。

    他爱独孤月,独孤月怎么会不知道呢?她一定会来的,很快她就会下来道歉了,他对独孤月难道还不够好吗?显然他独独孤月足够好。

    因此,上官流觞一动不动,盯着楼梯口保持着原先那个姿势,等待着独孤月下来。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