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156章 家人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木仙儿有一株植物宠,无任何战斗力但胜在神速,孙悟空一个筋斗十万八千里。她的植物宠有过之而无不及,岩石土壤,河流小溪它都能轻易穿过。所以当晚木峰山掌门就收到了木仙儿的来信。

    木掌门手握着信封,深知事情非同小可。连夜就召集七大长老前来议事。原本有八大长老但木仙儿的师父六长老下山了。

    在独孤月的开导下,木仙儿也恢复了常态,思考着在木峰山派人下来之前去药云谷探探虚实。正所谓知己知彼百战不殆,药云谷存在已有近千年,在药云谷里保命的东西肯定不会少的。要解决就得斩草除根。百足之虫死而不僵,不能给他们反击的机会。

    而上官流觞从中午到现在,仍然在那里站着。眼色深邃。客栈的其他人都特意放轻脚步放低声音。深怕一不小心就惹怒了他。

    宇文南极看着这样的上官流觞很是心疼,跟独孤月、木仙儿相处的再好也抵不上从小一起长大的发小。更何况他完全不知道上官流觞因为什么惹恼了独孤月,单纯觉得独孤月太过分。完全不知何为君,何为君为天,难道她不知道嫁给了上官流觞。讨好上官流觞才是她下辈子的生存之道吗?

    上官流觞左等右等,就是没有等到独孤月下来,他想独孤月是不是太累了睡过头了?要不要上去将她叫醒呢?已经错过午饭,不能连晚餐也不食用吧。想到这里上官流觞的眉头紧紧地皱了起来,不准时用膳不好。

    在上官流觞将要跨出一步的时候,突然眼睛一亮,一道倩影出现。

    独孤月出现在楼梯口,而独孤月看到上官流觞一动不动的还站在原来的地方,心里咯噔一声,暗道:他不会一直在这站着吧,这得多傻?

    看着他毫无悔意的深眸,独孤月不知道该哭还是该笑。

    上官流觞看到独孤月面无表情的出现,脸上淡淡的,看不出喜悲,然而,上官流觞却能感受到此时的独孤月对他没有了中午的愤恨,伸出右手小心翼翼的就要去牵起那双漂亮的小手,面上不显,但藏在背后握紧的左手却是泄露了他的紧张,可惜独孤月没有看到。

    一点一点的接近,上官流觞觉得自己的呼吸都快要停止了,这好像是他们第一次真正的吵架,他第一次让独孤月对他生气时让她离去。再见,一眼万年,一眼忘年,连时间都不知道是否在走动了。

    流风看着王爷一点点接近的手,心都快提到嗓子眼了,目光随着上官流觞的手一点一点移动,就好像是跟心爱的姑娘表白等待判刑一般煎熬。

    流雨同样的提着心,他有一种错觉,他家王爷好像被王妃吃的死死的了,王妃的一言一行都能牵动王爷的喜怒哀乐,流雨别看平时大大咧咧的性格,其实人还是蛮心细的,意识到王妃能影响王爷,流雨完全没有要杀了独孤月避免其左右王爷的想法,反而隐隐有着一点兴奋,一点高兴,王妃能让王爷更有人气,更能感受生活的百滋百味。

    终于,上官流觞牵到了独孤月的手,独孤月也没有再甩开,所有人都跟着松了口气。

    不是独孤月不计较了,这种近乎原则性问题,独孤月不可能轻易原谅上官流觞,只是,此时又正事要处理。

    “我有事要单独跟你谈谈。”看着上官流觞毫不掩饰的火热眼神,独孤月不自在地轻咳一声,开口道。

    “好,饿不饿?先用餐如何?”天之骄子的上官流觞再怎么厉害也只是一个宠爱妻子的男人,他可以为了百姓算计木仙儿,但绝对舍不得独孤月受到一丝一毫的伤害,而因着爱屋及乌,也不可能让木仙儿受到实质性的伤害,要说在这个世上,除了独孤月和他几个发小,唯一能让他放在心上的就是木仙儿这个名义上的义妹实际上的小姨子。虽然不可否认的算计了她,但对木仙儿的安危他早有准备。

    独孤月想想确实有点饿了,就点头:“好,叫人给仙儿送点吃的。”

    上官流觞说:“好,流风会去办的。”

    说完就瞥了宇文南极一眼。

    “在天字一号,仙儿妹妹的对门。”宇文南极不知怎地,此刻跟上官流觞尤为默契,竟然秒懂上官流觞的意思,若蓝旭和夜宁宇在的话一定暗暗称奇,宇文这小子也有跟的上上官的时候?看着上官流觞对着他点头,宇文南极自己都有点咋舌,他这是跟二哥心有灵犀了?

    进入房间独孤月就直截了当的开口:“你我之间存在问题。”

    “没有!” 这一句话,让上官流觞立刻起了警觉,反射性地否认,“你我夫妻新婚燕尔,恩恩爱爱能有何问题?”

    而后语气特意放轻,想让独孤月感受到他的温柔,但是仍有着些许僵硬,也许是因着紧张:“月丫头莫非觉得无趣了,逗为夫玩?真是调皮的小丫头,不过,为夫稀罕。”

    “你知道我在说什么的,现在我们有正事要做,这些问题暂时搁置,等事情结束了再说。”独孤月看着这样带点小心翼翼的上官流觞心疼的很,但并不准备松口,有些事情退让不得。家人之间有商有量才是最好的,而不是有着目的的利用,独孤月很护短,见不得在乎的人受到伤害,包括木仙儿,也包括上官流觞,那么唯一最好的解决办法就是让上官流觞更有家的意识,家人是用来疼惜爱护的。

    独孤月知道这一切不能怪上官流觞,他身在勾心斗角,吃人不吐骨头的皇宫,几经生死,他那些所谓的家人都恨不得他去死,他自然不会想要去护着他们,但现在不一样了,他有了她们,他们时真正的家人,上官流觞需要改变一下思想,独孤月咬着牙说:“总之,你这期间想清楚到底有没有把我和仙儿当家人。”

    “家人?”上官流觞疑惑地看着她,似乎对家人这个词理解困难。

    独孤月知道有些事急不来,于是握住他的手说:“是,家人,我跟仙儿都是你的家人。”

    独孤月看着他紧皱着的眉头,轻轻地将它抚平,“宫里那些是有血缘的陌生人,你可以不在意他们,但是我跟仙儿呢?在你心里我们处在什么样的位置?跟他们一样吗?”

    “不!”上官流觞几乎脱口而出,怎么可能一样呢?独孤月是他放在心尖上的人,木仙儿……也是特别的存在,好像真的是……妹妹,妹妹吗?妹妹就像木仙儿这样的吗?

    “对,我们跟他们不一样的,我们应该是相亲相爱的一家人。”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