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157章 阵法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暂且不说上官流觞是如何想的,对于这个问题延后处理是最好的。

    “祖父,煜王为何还不来?”云冲天憋了一天的气。就等着上官流觞一伙人送上门好出气,结果日落西山了都没有见到人影。

    云老祖也心存疑惑,“稍安勿躁。沉着、稳重,怎么都忘了?”

    “孙儿不敢。”云冲天心里不服。也不敢反驳云老祖。

    “父亲。要不派人去打探打探消息?”云家主提议,对云冲天莽撞的性子,尤为不满。特别是白天时,他还一掌将他最爱的儿子劈晕,只是云老祖在他暂时不好批评。

    “嗯。快去。派去的人机灵点,最好将煜王此行目的打探清楚。”对云家主的提议云老祖觉得甚好,云老祖抬头打量他心里叹息一声脸又冷了几分。这个儿子天赋一般能力一般。要不是看在他对自己还算孝顺的份上。家主之位怎么也落不到他的头上。

    “是。”一看父亲的表情,他就知道父亲在想些什么。同样对父亲的失望又多了一分,不着痕迹的看了眼云冲天。低着的头让人看不清他的表情,云冲天对他从来就没有几分尊敬,日后家主之位他定要传给皓天。他还是找时间去看看皓天,问问他白日里到底想说些什么,说不定这会是一个转折。

    也许他去找了云皓天真的会有一个转折,但,可惜,他被琐事缠住了。

    云家主派的人还没有出去,收到了清风小镇传来消息,药云谷在清风小镇的人被人下药了,更为严重的是此药无药可解,更甚,传出下药的人是木峰山的人!

    云家主大惊,下意识的看向云老祖,木峰山的人?难道在金沙戈壁对他一双儿女下药的人也是木峰山的?云家主迫不及待的想要去找云皓天询问,可惜。

    “满口胡言!木峰山的人?几时听说过木峰山的人下来会对人出手?木峰山不管俗事众所周知,怎么会是木峰山的人?危言耸听,来人,将这魅惑人心的罪奴杖毙!”云老祖凭着自己近百年的经验,否定了木峰山出手的可能,后来,看到看到自家家族唯一一个在木峰山待过的旁系子孙当着所有人的面对木仙儿跪下的时候,他才知道自己错的有多离谱。

    云家主张了张嘴巴,最后什么也没说,他这个家主之位不说有名无实,但最终决策的却还是他的父亲,且他的父亲向来不听他的劝告,一旦他决定了,他的反驳提议就成了不孝。云家主偷偷地扬起一抹嘲讽地笑。

    “你身为家主,却让家里出现这等害群之马唯恐天下不乱,你可知罪?”

    “孩儿知罪,请父亲大人惩罚。”虽身为一家之主,但却时不时被云老祖寻着机会当着小辈们的面就被呵斥惩罚,就算不是第一次了,云家主还是感到羞辱,心底嘲讽意味更足,罢了,左右不过被人在私底下笑笑。

    “去祠堂跪上一个时辰。”

    “是。”

    “还有派去打探消息的人不可撤回,叫他们继续打探,至于什么木峰山的就不许再提,要是再发生这等事情,就不是跪祠堂那么简单了。”云老祖完全不觉得打压自己儿子有什么不对,打压儿子,他对药云谷的权利才能继续抓在手中,药云谷可是他一生的心血,他舍不得放手。

    “是,孩儿谨记,谢父亲教诲。”不管怎样,面上给足了云老祖面子,对其恭敬有加。

    云冲天看着这样的父亲,眼底闪过一丝嘲讽,真不明白他云冲天怎么就有一个如此窝囊的父亲呢?

    云家主跪足了一个时辰,正想去找云皓天,却不想被后院琐事缠住,终究是错过了时机。

    第二天一早,流风解决了几个鬼鬼祟祟的小人,然后抓住其中一个,让其跪在上官流觞面前。

    “煜……煜……煜王……”

    上官流觞一个眼神飞去,就将他吓的直打哆嗦,“带路。”

    “啊?”流风不顾他的疑问将他拎起,“啊什么啊?去药云谷,还不带路!”

    独孤月翻了个白眼,如此担心怎么当探子,怎么当卧底的?莫非药云谷吃喝玩乐不务正业无恶不作也就养出了一群这样的鼠辈?也是若是英雄怎么能对百姓迫害至此呢?

    不过,独孤月就算再看不上药云谷的人,也不得不说他们的这个阵法布的当真妙,可惜似乎威力不够。

    原本存了探路心思的独孤月计算着木峰山的人下来后在没有人带领下直接将这里的阵法破了的机率有多大。

    “药云谷的祖宗或许当真了不得,这阵法布的奇妙,可惜到了云老祖这一代已经是没落了,这阵法明显长期缺少维护,一般鼠辈还能抵挡一二,但若是遇到高手,”上官流觞看了看独孤月,说,“不堪一击。”

    “当真?”独孤月想着这个不堪一击弱到什么地步?木峰山虽然注重炼药但武力不至于太弱吧。

    “你放心木峰山的人能够平安进来,就算不能破了这个阵法,随便在清风小镇抓一两个药云谷的人还是可以做到的,到那时让他们带路还是难事吗?”

    独孤月以一种崇拜的目光仰望着上官流觞,这么浅显的道理她怎么就没想到呢?撇撇嘴:“这你能想清楚其他的怎么不能?”

    上官流觞知道她说的是算计她们姐妹的事无奈的叹息一声,习惯使然:“我……”

    “好了好了,说好现在不停的。”独孤月瞪了他一眼就牵着木仙儿往前走去。

    上官流觞摸摸鼻子,无奈的说:“不是她自己先提的吗?”

    宇文南极正想回答却发现上官流觞已经往前走了,好吧,他也就抱怨一句根本不在乎答案。

    独孤月每走一步都仔细观察,这是她养成的习惯,再一个危险的地方提高警惕总是不错的。

    不久,就看到了房屋的影子。

    “这就到了吗?”独孤月觉得会不会太过简单?

    “嗯。”上官流觞看着独孤月点头,知道她似乎对药云谷高估了,于是说道:“若是早几百年或许就不会如此简单,但是他们现在已经夜郎自大了。”

    “什么人?”

    “告诉你家大小姐,就说煜王和煜王妃来要债了,这么长时间了她可准备好晶石了?”流风在那人开口时就说。

    “要……要债?”那人显然不信他家小姐还能欠债了。

    “哪来那么多废话,还不快前去禀告,耽误了王爷的时间,你可能承担的起?”流雨拿着剑往前一比划,大声呵斥。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