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158章 药云谷之不知所谓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老爷……”管家带着门卫进来,让门卫自己禀告,实在是这等消息着实不是什么好的。这样老爷发怒也殃及不到自己。

    而门卫也因第一次在主子面前答话,而要说的也知道不是好的,深怕一不小心命就丢了。战战兢兢的,说话都打哆嗦。

    云家主皱眉。盯着眼前跪着的下人。久久才说:“何事如此惊慌?”

    “回……回老爷,煜王殿下和煜王妃来了,说是……说是……”

    “说是如何?”云家主有一种不好的预感。只怕来者不善。

    “说小姐欠了他们晶石,是来要债的。”横竖是个死,他也就豁出去了。直说出来。

    “荒谬!”云家主第一反应是不可能。在帝都云嘉嘉能够自行拿的晶石可不少,她还能向煜王借?就算是向煜王借了,煜王也不能亲自上门讨债呀。煜王会缺那点晶石吗?答案是不缺。所以他坚决不信。

    不想。他看向云嘉嘉时,只见她面色惨白。眼神躲闪,心里咯噔一声。“到底怎么一回事,你还不快老实交代了。”

    “爹,你听着奴才瞎说。妹妹借晶石何用?她又不缺。”云冲天仿若听到笑话一般,真不明白他爹怎么就信了这么荒唐,漏洞百出的谎言。

    “逆子,住口!这里还轮不到你说话。你来说。”能让煜王亲自上门这批晶石肯定不少,难道煜王不顾交情算计云嘉嘉不成?

    “爹……”云嘉嘉此时此刻才知道害怕,七千五百颗绿色晶石足够她爹更爷爷对她失望,那么以后她在药云谷的地位将不保,她所受到的宠爱也将失去。

    “还不快说!”云家主气的直拍桌子,不动摇药云谷根本还好,若不然……

    云嘉嘉没有办法,只能老实交代了事情。

    云家主听完,血气上涌,险些吐血身亡。

    七千五百颗绿色晶石!不是七十五颗绿色晶石,也不是七千五百颗赤色、橙色晶石!

    之前赌庄的因为她自作主张将赔率升至一比十,损失了将近六千绿色晶石,如今又是七千五百颗,加起来可将近大半个药云谷的资产了。

    “逆女!逆女!平日里你刁蛮任性也就罢了,你这是要将药云谷败光吗!”

    云冲天也没想到事情会是这样的,惊的目瞪口呆,甚至怀疑上官流殇之所以娶独孤月就是因为她能钓灵紫鱼,也同样疑惑地看着云嘉嘉,印象中自己的妹妹应该是聪明伶俐才对,怎么就能输给他们呢?

    “我怎么知道那独孤月能钓上灵紫鱼,再说,谁知道师兄如此绝情,一点情分都不讲真的上门要了。”云嘉嘉委屈的小声嘀咕。

    云嘉嘉虽然小声,但在场的大多数人都听到了。

    “情分!他跟你何来的情分?师兄妹吗?他连太子皇上都不放在眼里,你一个什么都不是的师妹算什么?”

    “我跟师兄怎么就没有情分了?要不是独孤月那个狐狸精迷惑了师兄,今天的煜王妃就说我,都怪那该死的独孤月。”云嘉嘉手中的帕子都快被她戳穿个洞来,恨不得立马杀了独孤月,方能解恨。

    “不知所谓,此事过后你给我好好待在院子里没有我的命令不得走出一步!”

    “呦,好生热闹,在开批斗大会呢?人到的挺齐的。”

    上官流觞等人自行进来了,下人有心想拦也拦不住,让人进来通报不过意思意思,还能真等着他们传唤不成?

    气氛有点尴尬,云家主嘴角微动,挤出一抹笑,拱手道:“不知煜王殿下大驾光临,有失远迎,失敬失敬。”

    “真的不知吗?在悦来客栈耀武扬威说要给我们好看的人不是药云谷的吗?云家主是睁眼说瞎话呢?还是睁眼说瞎话?”木仙儿嘲讽地说。

    “放肆,不知天高地厚的丫头,这是何等地方岂容你胡说?”云冲天怒气冲冲的呵斥木仙儿,他从未忘记当初被神药殿的人抓去的耻辱,而罪魁祸首就说眼前这个一脸嘲讽地丫头。

    “这等地方是什么地方?普天之下,莫非王土,率土之滨,莫非王臣。你又算个什么东西连一国郡主都敢呵斥,谁给你的胆子!”独孤月淡淡地看着他,一个被宠坏了的纨绔子弟,当真什么话都敢说。

    “你犹算什么东西,真当自己是煜王妃了?煜王殿下,我看你来我药云谷必定有所求,只要你将这两个女人交给我,你所求的我分文不取如何?”云冲天丝毫不觉得他这么说有何不妥,上官流觞是做大事的人,还能为了两个黄毛丫头跟他药云谷翻脸不成?

    “师兄,我哥说的对,只要你把这两个女人留下,我什么都可以不计较。”云嘉嘉听了云冲天的话顿时开心不已,一副大度温婉的样子,娶了独孤月又如何?还不是可以休!见上官流觞没有反驳就以为他时默认了,心中欢喜不已。

    上官流觞冷冷地扫了眼前白日做梦的两人,然后不知道他什么时候运气的灵力,在他们还没有反应过来的时候,就将他们打飞至二十来米远。

    “啊……”

    “煜王殿下……”云家主原本是想让他们试探一下上官流觞此行的目的,不想上官流觞会直接就出手,泥人还有三分气性,更何况是一家之主,所谓强龙不压地头蛇,上官流觞的行为无疑是在打他的脸。

    独孤月则别提多解恨,这种有人欺负不用撒娇不用抱怨就有人帮忙出气的感觉不要太好。

    “上官流觞!”云冲天被甩出去,狼狈不堪的趴在地上,吐出一口血,气愤的锤着地板大声喊道。

    眨眼之间,流雨就来到了他的面前,拳头如夏天的雨一般突然而至,且密密麻麻。“不知天高地厚的东西,王爷的名讳是你配叫的吗?”

    直至被揍成了猪头,流雨才停了下来。

    云家主被气得握紧双拳,“煜王不觉得过分了吗?”

    “过分?”上官流觞打完人之后慵懒的在那里站着,斜视着云家主,好像他在说什么好笑荒唐的事。

    “煜王,老夫知你天赋惊人,但,求人就要有求人的姿态。”云家主似乎已经肯定了上官流觞此行必有所求,有所求那就好办了,不过是想来一个下马威好达到目的罢了,云家主自认吃的盐比上官流觞吃的饭还多,还能被他占据主动不成?

    流风一个上前,就将那个门卫拉了出来,压着他跪下,那门卫也不敢反抗,胆战心惊的跪着。

    “你跟他说说,本王所来何事。”

    “讨……讨债……”那人似乎已经预见了自己的结局,看到了阿娘在向他招手。

    “煜王这是何意?”突然云家主有一种不祥的预感,上官流觞此行不简单。

    “欠债还钱,天经地义。”

    “还钱可以,但是木仙儿必须留下。”云冲天顶着一个猪头,咬牙切齿地说到,该死一说话就疼的不行,等着,此仇不报誓不为人。

    云冲天想的很简单,两个不行,那就一个一个收拾呗,上官流觞现在对独孤月正是宠着的时候,那就先放过她,反正来日方长,不信找不到收拾她的时候,现在就先收拾了木仙儿也是好的。

    “你确定?”木仙儿看也不看他,无所谓的问道,“真是为你的智商着急,情况都没有搞清楚吗?”

    “少……少主……”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