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160章 踩点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独孤月看着眼前堆着的晶石,眼睛闪闪发光,嘴角扬起45度。对上官流觞说:“这样会不会不好?这么多的晶石我都多不好意思拿呀。”

    云家主面带微笑,心里却恨不得咬死独孤月,把他药云谷大半资产都拿走了还好意思说会不会不好?

    “月丫头。你怎么就这么善良呢?你不拿走云家主会不高兴的,他们千百年的家业可是要讲究诚信的。你可不能好心办坏事。坏了人家的名誉,小心人家找你拼命。”上官流觞睁眼说瞎话,就没看见云家主那副肉疼的表情。

    云家主几乎想要大声说。我们药云谷不要名誉了(本来就没有名誉),你们把晶石留下吧,可他却是什么都不能做。现在肉疼的眼睁睁地看着他们数晶石。等下肯定是惩罚的真正的肉疼的。

    “姐,数好了,一共六千八百颗。其中有五百颗几句是没有灵气的。”木仙儿气愤的说。偷奸耍滑老东西。连给煜王跟煜王妃的晶石也敢作假,是料到他们不会重新清点吧。卑鄙的老东西,要不是特意检查了一下。还不知道少了这么多呢。看着他做的轻车熟路的样子,这样的缺德事肯定没少做,而这就表现在丹药上吧。不知道因为这样害死了多少人?木仙儿对着他冷哼一声。

    “却了?”眼神询问着云家主。

    云家主恨不得自己也想云老祖一样昏过去,不用看到这些糟糕的事情,怯怯地说:“煜王殿下恕罪,实在是我药云谷意识间找不出这么多的晶石,还望王爷宽恕几日。”

    “找不到?”独孤月歪着脑袋看着他。

    “是的,还望煜王妃体谅。”云家主不知道独孤月到底信了没有,但是就算不信他也要找个台阶下,否则会羞愧死的。

    “唔,早听说人不要脸天下无敌,云家主是人老皮厚了吧。”独孤月似笑非笑地看着他。

    “脸也大。”木仙儿加了一句。

    泥人都有三分性子,更何况是一家之主呢?平日里就算有云老祖压着,但他也是高高在上的受人敬仰巴结的对象,什么时候轮到两个黄毛丫头指手画脚,耀武扬威,随意折辱?“王妃跟郡主慎言,尊老爱幼还有没有点尊卑了?”

    “噗……仙儿,你听到了吗?他叫我们尊老爱幼呢,云家主你顶多就算倚老卖老,尊卑?普天之下,莫非王土;率土之滨,莫非王臣,云家主的意思是你比我们尊贵了?莫非云家主有着逆反之心?”

    “你……”云家主从未想过有一天他会被一个小女娃子堵的哑口无言。王妃什么的没什么了不起,郡主什么的,没什么了不起。但是,煜王妃却不敢让人忽视,因为有煜王撑腰,有着木峰山少主之称的郡主更是不敢轻视,他发现尊卑他好像真的比不上她们俩个。

    “云家主有意见?”上官流觞往那一站,将独孤月拥在怀里,气势临人,就算是快老成精了的云家主也有点心慌。

    “煜王,老夫却是凑不出晶石了,不如用丹药来相抵如何?”看着上官流觞冷冷地盯着他,他有一种心虚的感觉,气势弱了一半:“可以打九折来抵。”

    “八折。”云家主一脸心疼的咬牙说出。

    “原谅云家主是文盲呀。”独孤恍然大悟的说。

    “嫂子,何谓文盲?”宇文南极看云老狐狸吃瘪正上瘾呢,忽然听到一个从未听过的词汇,愣了一下,问了出来。

    云家主也同样疑惑地看着独孤月。

    “无目即盲,不识字,没文化的人谓之文盲。”木仙儿好心的解释,“像云家主这样的,白字黑字写的清清楚楚却不知道在说什么的人就叫文盲。”

    “……”云家主都不知道自己是该怒斥还是该平静了。

    “对呀,这不是写清楚了,不可以用丹药来抵押吗?云家主竟然说要拿丹药抵押,你的丹药白送都嫌占地方,还想要我们帮你搬垃圾,痴心妄想。”宇文南极哈哈大笑,说道。

    独孤月不得不承认宇文南极这句痴心妄想说的好,直指心窝呀,人家最骄傲的丹药却被说成占地方的垃圾,还有比这更伤心的吗?

    “企鹅哥哥,犀利呀。”木仙儿也没想到宇文南极一针见血的功夫如此强悍。

    萧谨轩原以为很快就能见到自己又爱又恨的小师妹了,结果半路接到掌门的通知,叫他即刻赶往药云谷与师伯会和,气得原地怒吼三声,决定回去之后一定要找小师妹要几种“无伤大雅”的丹药,反正也就几年这群老头就能炼出解药了。

    萧谨轩马不停蹄地赶路,想见师妹一面怎么就这么难呢?萧谨轩不知道第几次叹息,抱怨自己这个哥哥怎么就不能得到小师妹的重视呢?小师妹为了找姐姐那可是不遗余力,这哥哥跟姐姐的待遇怎么就才别这么大呢?

    “看在云家主的面子上,我们是不是不应该逼得太紧?”独孤月整个人都窝在上官流觞的怀里,好吧,习惯真可怕,独孤月发现自自己只要站着时间稍微一长就喜欢靠在上官流觞的怀里,太懒了,不好不好。

    云家主眼皮都没抬一下,他时不信他们会好心的放过他的,他甚至有一种错觉,他们此行不止是要债那么简单。

    独孤月跟木仙儿对视一眼,会心一笑,小探子回来了,不用在这里浪费时间了。

    “流觞,我要药云谷在帝都的一半铺子,外加祁山的药田。”

    “嗯。”上官流觞对着她点头,一见她语气变了,就知道那小奶狗已经得手了,“地契拿来。”

    没有要全部,云家主就算在不甘心也只能去拿了地契出来。

    上官流觞等人见目的达到了,也不久留,浩浩荡荡的走了。

    他们走后,云家主越想越不对劲,怎么突然就不为难他了?

    云竟润看着少主到走都没有看自己一眼,低着头,好不容易见到自己的女神,却因为云嘉嘉这些愚蠢的人使得自己不敢上前,这么好的机会就这样错过了,云景润后悔的要死,也很恨。

    在独孤月的空间里,独孤月抱着木仙儿的植物宠小溪,据说是因为木仙儿在小溪里戏水,为了吸引鱼群,倒了一瓶仙灵水,从此就赖上了木仙儿,而木仙儿直接为它取名为小溪。

    灵藤时不时的看向独孤月,哀怨的看着她手中的小溪,为什么它都还没得宠过就要失宠了?为什么就它没有人爱?

    小寻宝在木仙儿的怀里。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