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161章 公子如玉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很快,不到四天的功夫,木峰山的人就赶到了清风小镇。萧谨轩在清风小镇遇到同样赶过来的二长老和五长老,一路马车颠簸,萧谨轩毫无疲惫之色。对着两位长老行礼问好。

    虽然他不满于突然的派遣也有着些许怨气,但很好的被他压在了心底。无人可知。无人探寻。

    在渐沉的暮色里,出去疯玩了整天的木仙儿,已是疲惫地很。推开房门,入眼所见,一位白衣男子独立在窗前。双眼微闭。手上拿着一个玉瓷茶杯,似乎在体会着微风、夕阳、花香的美好,又似乎在品尝那一杯茶的苦涩、渐甜、清香。又好似在回味生命的味道。

    只一眼。木仙儿就发现。这个男人当真赏心悦目,安静而美好。

    他独立于一个小世界。略带寂寞,却不显孤独。而是更加宁静,如一面澄澈湖水般的淡定宁静。

    他举止优雅,却处处透着亲切。眼睛有光,那是他对生命有着美好的期待。

    突然他回过头来,对着木仙儿微微一笑,木仙儿捂着心口,若是一定要他来形容,那么她只能说:美,好美。

    这种怦然心动无光风与月,只因这个人他的美好。

    木仙儿相信,哪怕一个乞丐站在他面前,这个人依旧带着平易近人的笑,不是刻意而为只是人之本性,对,他的本性。

    他的一举一动在木仙儿眼中都是那么的完美。

    木仙儿见他看过了,一扫先前的疲惫毫不吝啬地露出一个大大的微笑。

    “师兄,掌门大叔竟然派你来了!”木仙儿惊喜的说道。

    独孤月关门的时候,就发现木仙儿一进门就呆呆的站在原地,疑惑地蹙眉,走过去,看到一位白衣男子就站在木仙儿的房间,独孤月正眉头皱的更紧,很快就听到木仙儿惊喜的声音。

    白衣男子笑着说:“小仙儿还好吗?”

    独孤月发誓这是她听过最好听的声音,犹如天籁,独孤月认真的打量着眼前的人,深吸一口气,公子如玉,说的就是他这样的吧。

    如果说上官流觞是霸道狂妄的,那么他就是温文尔雅谦谦君子型。

    看着木仙儿见到他时的惊喜,看着木仙儿流露出来的笑容,在看着他们亲密的交谈,独孤月皱眉,原来在不知不觉的时候木仙儿已经是可以有自己独立朋友的时候了。

    看着他眼中不知不觉流露出来的宠溺,独孤月不知道该说些什么,似乎有点明白木仙儿知道上官流觞跟他在一起时候的感觉了,这么久了,竟然都没有发现她已经来了吗?

    独孤月不得不打断他们的交谈:“仙儿,不介绍一下这位公子吗?”

    独孤月话刚说出来就感觉到了一股杀气,抬头看时,又好像是错觉一般。

    那个人双手一作揖,尽是朝独孤月的方向行了个礼:“在下萧谨轩,是小仙儿的师兄,想必这就是煜王妃吧,师妹顽劣,这段时间多亏王妃照顾。”

    举手投足间尽显优雅,每一个动作都那么标准不会多一点显得谄媚,不会少一分显得轻贱,为什么用轻贱呢?没错独孤月虽然找不出应该敌对那个人自称萧谨轩的人,但却从心里不喜欢,好像他的眼中除了木仙儿,没有谁还能被他放在心上的感觉。

    独孤月很像反驳他,木仙儿是她的妹妹她理应照顾,他又凭什么来谢她?他以什么身份来谢她?这种被人登堂入室的感觉很不好,被排除在木仙儿亲近人行列的感觉更加不好。如果不是木仙儿明显对他的亲近,独孤月都要上去一脚将他踢开了。

    独孤月深吸一口气让自己冷静一下,微笑着说:“原来是仙儿的师兄呀,原来仙儿遇到问题除了跟我撒娇还会找师兄来帮忙了。”

    这个看似打趣木仙儿的话,却是在暗示木仙儿的关系始终是跟自己亲近些的,她可是看过木仙儿发回去的信,除了描述一下情况,就是希望掌门派人来处理药云谷,从始至终都没有提过她的师兄,显然这个师兄不是木仙儿自己叫来的。

    萧谨轩听了不出独孤月所料的微微僵硬了一下,虽然只要很短的时间,但独孤月还是看出来了。

    萧谨轩自然听出了独孤月的言下之意,木仙儿遇到事情会跟独孤月撒娇,却没想到跟他求助,孰亲孰远不是一目了然吗?

    “她呀,最爱撒娇了。”萧谨轩宠溺地揉揉木仙儿的脑袋,说道。

    “哪有?”木仙儿把萧谨轩的手拿下来,却是没有放开,撒娇的说了一句。

    “你们师兄妹也有一段时间没见了,好好叙叙旧吧。”独孤月淡淡地离去,还不忘帮他们将门关上。

    关上门的那一刻独孤月几乎是落荒而逃,跑进对门,将门关上,然后整个人无力地靠在门上。

    独孤月很怀疑萧谨轩僵硬的那一下是因为惊讶木仙儿竟然跟除了他以外的人撒娇,因为木仙儿的那一声“哪有”说的那么自然而然,仿佛木仙儿已经跟他撒娇了几百年甚至几千年一样。

    上官流觞看着独孤月手足无措,略带茫然的样子,愣了一下,微不可察的皱了皱眉头,走上前去,将她抱在怀里,“怎么了?”

    独孤月摇摇头,没有说话,她要好好理一下头绪。

    良久之后,独孤月终于把头抬起,如果那个叫萧谨轩的真的对木仙儿好也就罢了,若不然……

    “流殇,你说之前仙人针对你,是不是就像现在我讨厌那个萧谨轩一样?”独孤月想到木仙儿以前毫不掩饰自己对上官流殇的讨厌。

    “萧谨轩?”这是谁?

    “嗯,萧谨轩!”颇有咬牙切齿的味道,恨不得将他咬碎了喂狗。

    上官流殇好像意识到什么,满满都是心酸泪呀。“顺其自然就好。”

    “可是我总觉得他不对劲,我进去的时候,他完全没有发现我的存在,当我出声打断他们的话的时候,我感受到了杀气,但,当我看向他的时候,他立马就收敛,一副温文尔雅的样子,一眨眼的功夫,他就收敛了杀气,一个炼药师怎么能做到?而且,看着他,你就能想到公子如玉四个字。”在木仙儿的心里恐怕还有所谓伊人吧。

    上官流殇听了,垂下眼睑,“不管他是魔是怪,都有我们替仙儿保驾护航,你无需担忧,而且,照你所说,他应当对仙儿不错,应该不会伤害仙儿才对。”

    独孤月走后,萧谨轩依旧笑的温文尔雅,只是更真诚。

    木仙儿很喜欢萧谨轩的温和,让人赏心悦目,在离开独孤月的三年里,几乎都是在他的陪伴下度过的,所以,萧谨轩在木仙儿的心里地位非同一般,虽然不能跟独孤月相比,但绝对超过上官流殇的那种存在。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