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162章 何处为家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在大地开辟之后,吸天地之灵气,取日月之精华。经历了无数个日月,终于诞生了世上的第一个人。

    史上第一人注定了他的强大,他是天地之子。最受宠爱的人,他有着强大的力量。无穷无尽。不用吃不用喝,不用修炼不用历练,就已经是真正的神。能在空中自由行走毫无压力俯瞰着万物。

    他日夜游走在天地之间,见证了万物的生长,大地的变迁。不知过了多久。也许是一年、两年,也许是成千上万个年月,也许早就过了上亿年。

    孤独寂寞不知为何物。快乐忧伤从未体会过。

    哪怕后来。人一个一个的变得多起来。他仍然不为所动,他的世界融不进别人。就好像是最开始的人被忘了安装感情软件,不会哭不会笑。不会忧伤不会难过,不会开心不会欣喜。就好像是行尸走肉。

    在别人成群结队一起修炼,一起嬉戏的时候。他一个人独自修炼。

    他不羡慕,不嫉妒,没有忧伤,没有快乐,不知道为什么而存在,不知道什么时候消失,无所谓,一切都不能引起他的在乎,他的目光他的脸永远都是那个淡漠的表情不会有一丝的波动。

    直到有一天。

    “师兄,我不在的日月你过得怎样?是不是总有一群小师妹围绕在你身边?你的桃花可是自从我认识你以来就从未断过哦,谦谦君子,什么的最受欢迎了。对了,不知道嫂子是哪朵桃花,可要快点出现才好,要不然我们的师兄哪天心情好采下几朵烂桃花就不好了。”木仙儿对萧谨轩的喜欢并不能阻挡她的打趣,恶趣味的想着要是能让师兄变脸就好了。

    面对明显不知他情谊木仙儿,萧谨轩无奈苦笑,子兮子兮,如此我何?

    “你呀,打趣师兄就真的那么快乐吗?几乎每次见面你都要这样。不知道是谁把你惯的。”萧谨轩说着说着,语气更显包容宠溺。

    木仙儿对着他做了个鬼脸,然后撑着下巴说:“师兄惯的呀。”

    木仙儿的一句话,让萧谨轩心情更加愉悦,她知道自己对她的好,这就足够了。

    萧谨轩一高兴,脸上的笑容就灿烂了几分,差点沉迷其中,回过神的木仙儿,懊恼地打趣:“师兄原本就如仙如神,一段时间没有见,现在又更帅气了,师兄呀师兄会不会没有女子敢嫁给你呢?嫁给你压力太大了,一般女子站在你身边都会自行惭愧呀,都没有人敢站在你身边了。”

    “那就小仙儿与我并肩而站好了。”萧谨轩憋着气,不动声色的望着木仙儿。

    “流殇,你说仙儿会喜欢那个人吗?公子如玉……”独孤月有一下没一下的在上官流殇身上点着,在思考着这种可能性。

    越想越心惊,萧谨轩跟以前木仙儿描述的梦中情人太像了,简直就是量身打造的。

    风流倜傥,卓尔不群,温文尔雅,才华横溢……

    最主要的是他那副温文尔雅的样子不是一般的温文尔雅,这世上简直没有人别他更优雅了。

    萧谨轩,你确定不是为了迎合仙儿的喜好而打造的?

    痛并快乐着,上官流殇赶紧抓住独孤月的小爪子,“乖,何必在这庸人自扰?我看未必需要担忧,对他,仙儿估计欣赏更多一些。”

    他还没有见过萧谨轩,具体不好评价,但是,“仙儿,你觉得这样的人适合一起生活吗?”

    萧谨轩慢慢呼气,告诉自己别急,她还小。“仙儿呢?过的好吗?”

    “好呀,我找到姐姐了,找到姐姐了耶。”看着木仙儿像小孩一样高兴的炫耀,眼睛闪闪发亮就好像住了一颗砖石一般,萧谨轩也被她感染,笑容越加温和。

    “因为找到了姐姐,就连师兄……跟师父都不要了?小没良心的。”本应抱怨的语气,从他的嘴里出来却像平常一样。

    萧谨轩深深地吸了口气,想要抱怨她的一去不复返,就连消息也没有单独给他传过,却又不知道该以什么样的身份抱怨,师兄吗?师兄好像不够格。

    “怎么会,姐姐是姐姐,你们是你们呀,师兄也太小心眼了……不对,师兄温文尔雅,怎么会小心眼呢?师兄如此说,是不是老头在你面前说了什么?”在木仙儿的眼中,萧谨轩是不会说抱怨的话的,看,他连抱怨的语气都不会用上。“一定是他想要借你的口表达他对我浓浓的想念,唉,师父呀,你这样含蓄,我会假装不知道的,嘻嘻。”

    “没有。”温和的语气,木仙儿却是以为他要替老头辩护,也就挥挥手,不让他继续说。

    萧谨轩叹息一声,顺着木仙儿说的话就下来了,就让六长老背一下黑锅好了,反正他的黑历史不止一次了。

    “刚刚那位夫人就是你姐姐吗?你们长的不像呀。”

    “是吗?”木仙儿看着一本正经的萧谨轩就忍不住笑出声来,“本来我是想让你做我姐夫的,可惜,你太不给力了,竟然让上官流殇捷足先登了。”木仙儿完全选择性忘记了在她找到独孤月之前,独孤月就跟上官流殇在交往了。

    萧谨轩听了却是愣住了,仙儿当真连一点点都不曾对自己动心吗?为何要将他推给别人?

    “师兄,师兄你怎么了?”她还是第一次看到萧谨轩愣住的样子,是想到了什么吗?

    “小仙儿,药云谷的事情解决之后,你要回去吗?”

    “回呀。”木仙儿说完拿起茶壶倒了一杯茶,看了看,又给萧谨轩倒了一杯,然后仰头一倒,好舒服,说了这么多,口好干了。

    “是吗?那回去之后可要让师兄看看你的炼药是否又精进了。”萧谨轩脸上的笑容越发灿烂,以后又可以回到跟小仙儿一起炼药的逍遥日子了,拿起木仙儿给他倒得茶,嘴角含笑的喝了起来,真……好。

    “师兄也要去帝都吗?”

    木仙儿的话,给了他当头一棒,她的回去不是指木峰山?萧谨轩整个人几乎就像一个易碎的瓷娃娃,一碰就会碎,一吹就会倒。

    很快,不到四天的功夫,药云谷的产业就被扫除了百分之九十以上,而药云谷与外界的联系,都被上官流殇派人阻拦了下来,因此,不管外面发生了如何翻天覆地的变化,药云谷内都一无所知。

    云冲天想着木仙儿那个贱人竟然是木峰山的少主,那么自己对付她岂不是更难了?

    云嘉嘉则是还在幻想着哪一天上官流觞会骑着高头大马前来迎娶她,说他最爱的是她。

    而知道木峰山以后每年都会轮流下山或治病问诊或传道授业,且会有专门的地方买卖丹药,价格绝对公平合理之后,大家都欢呼雀跃,但也有少一部分人担心着木峰山是第二个药云谷,但因为木峰山要传道授业,让这些人默默观望,因此没有引起多大的恐慌。

    “接下来就去药云谷了。”言下之意,你看,多么简单,完全没有危险,所以你计较我算计木仙儿的事情根本无需担心,秋后算账什么的还是免了吧。

    “流殇,你说……”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