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163章 初见,玄武图集齐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流觞,你说你是想要表达什么?唉,去到药云谷之后好像也还不能跟你秋后算帐。”独孤月当然知道上官流觞想要表达什么。不过:“之后我们还有去溪谷山庄取玄武图呢,将玄武图拿到手在跟你算账吧。”

    看到上官流觞瞬间僵硬的脸,独孤月表示将自己的快乐建立在别人的痛苦之上什么的完全无压力。

    短短的不到一个月的时间。神秘而不可一世的药云谷就消失不见,后续由煜王府跟木峰山的人共同处理。

    “我要见师兄。我要见师兄……”

    “外面怎么回事?这么吵?”独孤月最近心烦的很。脾气暴躁,怎么看萧谨轩怎么不顺眼,明明对方也没有做什么天怒人怨的事情。但独孤月就是讨厌他,甚至可以说是厌恶他,打心里厌恶。特别是他时时刻刻保持着自己的君子之风。在木仙儿面前一副包容着她的样子更是让独孤月不喜。

    “流风怎么回事?”上官流觞也只以为是独孤月不满萧谨轩吸引了木仙儿大部分的注意力。完全没有往其他的地方想。开始他还蛮享受的,跟独孤月独处即便不能下手,但看着也是一种痛苦的享受。然而。渐渐地。他觉得不对劲了,独孤月似乎特别的暴躁。讨厌萧谨轩的程度甚至超过了之前木仙儿对他的讨厌。有的时候独孤月还会迁怒于他。等吧,等萧谨轩回到木峰山就好了。看来木仙儿在她心中的地位真是不可动摇,没有人能够替代。

    “启禀王爷是云霞仙子在外面求见王爷。”

    “哦,原来是王爷的青梅竹马来了呀。王爷还不快去接见?”独孤月嘴不饶人,心中却是一喜,来了个找茬的,这不是现成的出气筒吗?

    上官流觞一愣,喜滋滋的,心里直冒美泡泡,这是吃醋了吗?一直以来都是独孤月为了木仙儿各种不悦,现在,上官流觞第一次感受到独孤月为他吃醋的感觉,真不错。

    “傻愣着干嘛?”独孤月不满了,最近各种不顺,唯一的欣慰就是上官流觞对她各种呵护各种好,怎么连上官流觞也不依着她了?

    “月丫头呀,随便让人打发了就行了,不用管无关紧要的人,明天我们就要离开这里了,要不要出去走走?”上官流觞揉揉独孤月的头,依旧宠溺无比。

    独孤月无奈的撇撇嘴,怎么就这么喜欢揉她的头呢?主要还揉不乱。“为什么不见?”她最近郁闷的很,还想要找个人出出气呢,总是对着上官流觞发脾气这不好。

    “你想见吗?想见我们就去见见,不想见就算了,无所谓的。”

    独孤月突然发现上官流觞似乎在讨好她,没错,语气中不仅含着宠溺,还带有讨好的意味,独孤月愣了一下,不应该这样的,他们是夫妻为什么会有被讨好的感觉呢?一定是她太疏忽他了,独孤月突然觉得自己好无理取闹,为了一个自己不待见的人,就让宠着自己的夫君受委屈,实在是太不应该了,莫名的独孤月有些心酸,上官流觞受的了这样的自己吗?会不会有一天就烦了呢?独孤月完全忘了自己这是因着之前上官流觞算计她跟木仙儿的事情惩罚他,一下子就陷入了误区。

    “流觞,你会不会觉得我很无理取闹?”莫名其妙的看不顺眼萧谨轩,莫名其妙的阴阳怪气,莫名其妙的拿他出气,自己都讨厌自己了,独孤月将头埋在上官流殇的怀里。

    “怎么会?”上官流觞疑惑地看着独孤月,好像不理解她为什么要这样说。

    “你这么疑惑是怎样?现在给你一个机会说说对我的不满,我尽量改,快点,过了这个村就没这个店。”独孤月已经做好了被上官流觞数落一通的准备了,数落就数落吧,谁叫自己做的不好?真不明白自己怎么会做出恃宠而骄的事情,懊恼又羞愧。

    “什么不满都可以说?”上官流觞眼睛一亮,随后暗淡了下来,能不能提惩罚到此结束呀,能看不能吃,太痛苦了。

    独孤月见他暗淡下来的眼神,心里咯噔一声,果然有不满吗?好吧,夫妻要长久就要好好沟通,“什么不满都可以说。”

    “你不会生气?”

    “不会。”独孤月摇头,她向来说到做到,怎么会生气呢?这明明就是自己做的不好。

    “我真的说了。”上官流觞小心翼翼的观察着独孤月的表情,只要她一有不乐意就闭嘴,其实不提忍一忍还是可以过去的。

    “说吧。”

    “说了啊。”

    “你到底说不说?”杀戮果决的煜王殿下什么时候这么婆婆妈妈了?难道真的是自己太严厉了?

    “说说说,”不过在说之前送件礼物给独孤月,让她高兴了,自己的要求被答应的可能性岂不是更高?

    “月丫头,看看,这是什么。”上官流殇动了动肩膀,提醒独孤月。

    独孤月疑惑的从他的怀里出来,目光从他的脸移动到手上,而后,惊喜的道:“玄武图!”

    “怎么来的?”独孤月可不认为这是上官流殇派人到溪谷山庄取来的。

    “药云谷密室。”

    “流殇,这是不是所谓的踏破铁鞋无觅处,得来全不费功夫?”

    上官流觞在她的脸上偷了个香,然后偷偷看独孤月的表情,发现她仍然处在激动当中。

    独孤月心里微微发酸,自己无理取闹,上官流觞却时刻为她找想,独孤月快速的在上官流觞脸上印上一吻,“谢谢。”

    “你我夫妻,何须言谢呢?”

    “嗯,不说。”

    “刚刚你说的不满,现在还要不要听?”

    “不满吗?你还真的对我不满呀,好吧,你说吧,我不生气。”只是不高兴。

    上官流觞凑到独孤月的耳边嘀嘀咕咕的说了什么,只见独孤月的脸蹭一下就红了,一巴掌将他的脸甩开,果然是不能对某人好点的。

    “师兄,快点回去检查检查还有什么要买的。你好不容易才出来一趟,把要买的都买齐了。”木仙儿推着萧谨轩,希望他走快一点,这样慢吞吞的样子,以后见到一见钟情的姑娘要怎么行动呀。

    “好的,都听小仙儿的。”萧谨轩对木仙儿的宠爱比起上官流殇对独孤月绝对有过之而无不及,木仙儿说什么就是什么,只要木仙儿在他身边,连空气都是弥漫着幸福的气息。

    “对了,我们还要去买一支簪子。”木仙儿突然停下拉住萧谨轩。

    “小仙儿想要发簪?”萧谨轩有点意外,木仙儿平时根本不用发簪,她喜欢用发带来绑发丝。

    “不是我用,是师兄用。”师兄以后什么时候下山还不知道,当然要买好发簪用来哄未来嫂子了,师兄需要准备一些哄未来嫂子的东西。

    萧谨轩沉浸在木仙儿要送东西的喜悦当中,笑容又深了几分,“好。”

    萧谨轩拿着手中明显偏女性的发簪,拇指上下滑动。

    “喜欢吗?”木仙儿觉得这支发簪精致大方,应该符合温文尔雅的师兄的审美。

    看着木仙儿闪闪发亮的眼睛,笑容里透着喜悦与期盼,萧谨轩终于在木仙儿的注视下点头:“小仙儿选的都是好的,小仙儿的眼光很好。”

    得到夸奖的木仙儿,笑眯眯的,说不出来的神采,吸引着萧谨轩的目光。

    有一天,他迷迷糊糊即将入睡的时候,听到了微弱的呼叫声,就是从脚底传来,向来淡漠的他将脚微微移开,就准备继续入睡,只是一株低等的植物而已。

    “坏人,坏人,你踩疼我了。”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