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165章 刺客来了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你知道吗?女主人有小宝宝了哦。是很可爱很可爱的小宝宝哦,主人说以后就是我的小妹妹了,小妹妹胖嘟嘟的。很可爱很可爱哦。”

    一个三四岁的小女孩,坐在一个白衣少年的身边,嘟着嘴。不停地跟少年说些什么。

    少年时不时的“嗯”一声,再有就是喂她吃一些奇怪的东西。

    “这个真好吃。以后也要给小宝宝吃。”

    少年拿出干净的帕子擦擦她的嘴。却没有像往常一样“嗯”一声。

    女孩没有得到回答也不恼,矮小的身子在小手的支撑下站了起来,“我要回去了。回去看小宝宝,大哥哥,我们明天见。我会给你带好吃的哦。”

    看到飞龙马。几乎所有人都知道,煜王在里面,没有人不长眼的上去刺杀、抢劫。一路顺风顺水。不久就可以到达溪谷山庄。

    木仙儿摇着头。可惜的说:“以前看穿越,必不可少的就是暗杀情节。吃顿饭要暗杀,出趟门要暗杀。参加个宴会也要被暗杀,到了我们这怎么就没碰到呢?这不科学。”

    独孤月好笑的看着她,在她脑门上弹了一下。“你是看热闹不嫌事大,还不科学呢,你能来到这本身就不科学。”

    “很痛的姐。”木仙儿捂着额头,水灵灵的大眼睛水汪汪的控诉着独孤月的暴行。

    “王爷,为了在天黑前赶到下个镇子,我们需要加快速度。”流风估量了一下路程,禀告道。

    “小仙儿,还记得以前你说希望露营吗?现在就是一个绝佳的机会,天气晴朗,又是中旬,赏月正好。”意识到自己说了什么的萧谨轩有片刻的呆愣,最后也没有在意,面对小仙儿行动快于思考不是很正常吗?虽然开始他从未有要满足木仙儿野营的想法,毕竟野营的突发事件比较多,不过做好准备了也应该不怕。

    “露营?”真是个不错的提议。

    独孤月与上官流殇对视一眼,都闻到了阴谋的味道。

    酉时一刻,独孤月一行人决定露营。

    木仙儿高兴的从马车上跳下来愉悦的笑声传遍整个队伍。

    笑声传到的地方,植物欣欣向荣,活性提高一个点不止。

    该来的始终会来,索性将计就计,看看萧谨轩到底有何目的。

    酉时三刻,找到了一块宽阔的平地,决定了露营地。

    酉时四刻,开始安营扎寨,一部分人去寻找食物。

    戍时五刻,看着站在月光下的独孤月跟木仙儿,上官流殇仿佛看到月光涌动,化成一道道灵光进入她俩的身体。

    几乎与月色融为一体,隐在无边的夜幕。

    上官流觞当时就想着,怎么就好像是跟月光亲密无间呢?上官流觞当下就皱了眉。

    亥时一刻,各自回到了帐篷里。

    上官流觞想了想还是提出了自己的疑问:“月丫头,你跟仙儿有什么特殊的联系吗?”

    “什么?”

    “我自己你跟她有着自己的秘密,你不想说我也就不问。但是,今天我好像看到月光走进了你们的身体里,全身泛着淡黄色的光。我有观察其他人,都没有这种现象,为什么呢?”上官流觞对于这种现象闻所未闻见所未见,越是接触,越会发现独孤月跟木仙儿都带着神秘,在他觉得自己对独孤月了解够多了的时候她总能突然就展现出其他的本事。

    “月光?”独孤月吃了一惊,月光怎么可能进入到人的身体里?在物理中学过,光是会发生反射的,所以才能看到不同的颜色,独孤月知道上官流觞的意思是月光化为能量一样被她们吸收,可是,这怎么可能呢?

    上官流觞对着她重重地点头,看来又是一件她们自己都不能解释的事情,当初木仙儿能实体进入独孤月的空间就让他琢磨了好几天都没有一点头绪,看来这也许跟她们为何会关系如此好有关。

    “能跟我说说,你们是如何认识的吗?”上官流觞抱着她与她面对面的躺着,一瞬不瞬地盯着她。

    “什么?”独孤月懵了,她从未想过解释她跟木仙儿的关系,上官流觞不问,也就乐得自在,久而久之度忘了,上官流觞甚至是所有认识她们的人都很好奇为什么她们的关系会如此好,她们又是如何认识的。

    “你应该知道,在最开始认识你之后,我就确定了你作为我的终生伴侣,你的生平大大小小的事情都被我查了个底朝天,甚至你……何时来月事的我都查到了,也知道你跟以前不一样了,独独没有查到在你的身边有过木仙儿这个人,她在你身边出现是在黑暗森林,可是那个时候的你们表现出来的是你们早已相识,而且关系匪浅。”上官流觞在微弱的灯光下看着独孤月不知是羞得还是气得红通通的小脸,要不是还有正事要说指不定就怎样了。

    “你……你怎么可以这样?”

    “生气了?真生气了?”

    “没有,我跟她怎么认识的跟这事应该没有关系,也许这是你看错了。”独孤月调整了一下自己的姿势,睡得更舒服一些后继续说道:“我跟他的关系有点复杂,但跟这事没关是肯定的,以后有机会再跟你说我跟她的事吧,你只要记住这世上就算你背叛我了,她也不会就是了。”

    “好吧,早些睡吧,晚安。”上官流觞在独孤月的脸上亲了一下。

    “好梦。”独孤月回了他一吻。

    上官流觞看着独孤月,他不会背叛独孤月,也就是说木仙儿绝无背叛她的可能,他不知道她是从什么地方得出的结论,但看在木仙儿一次又一次的为独孤月谋划的份上,也就相信了。

    子时一刻,外围逐渐有人接近,被隐藏在夜色中的暗卫发现,禀告了流风。

    “王爷,属下有事禀告。”

    上官流觞跟独孤月都是浅眠的人,流风接近帐篷的时候就被惊醒了。

    不久之后,帐篷里点亮了灯,上官流觞实在搞不懂木仙儿为什么会觉得野营要用蜡烛呢?

    其实木仙儿只是一下子进入了一个误区,这里没有手电筒,没有照明灯,这能用蜡烛了,不然呢?

    她完全就是忘了又夜明灯这回事。

    “进来。”

    “王爷,东方有一股不明人士向这边靠近,据观察,目标就是我们,且他们的实力似乎不错,但绝对不是侍卫的对手。”流风很是疑惑,明明知道自己不敌为什么还要自投罗网,不,确切一点是上来送死。

    “人数。”

    “大约有一百来人。”纯粹来送死的,怎么就这么想不开呢?

    “留一活口。”

    “是。”流风领命之后抱拳离开。

    流风走出去,跟流雨、流雷点头示意,然后对着手下说:“除了头目,其余的杀……无……赦!”

    一瞬间所有侍卫都往前飞奔,厮杀声响起。

    木仙儿从帐篷里走出来,正好迎面对上萧谨轩。

    “小仙儿,你没事吧。”看到眼前完好无损的木仙儿,萧谨轩松了口气,他从不觉得他们炼药师的能够抵挡敌人的一个强有力的攻击,遇到刺客这类的,除非就是在敌人发动进攻之前先下毒。

    “我没事,师兄呢?”木仙儿现在只想去到独孤月的帐篷亲眼看一下独孤月的情况,虽然知道有上官流觞在,独孤月收到伤害的可能性很低,但是,还是亲眼见到才能放心。

    “我亦无事。小仙儿要去前面看看?”萧谨轩皱着眉头,似乎不太赞同木仙儿去看那些血腥的场面。

    “不是,我去看看姐姐。”说完就往独孤月的帐篷走去。

    愣在原地的萧谨轩在想,如果他不出来,是不是小仙儿也会去看他?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