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166章 凑巧,找个绣球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王爷。”刚用过早膳,就听到流风来报。

    “都问清楚了?”上官流觞优雅的倒了一杯茶,往前推了一下。

    流风愣了一下。最后谢礼说:“多谢王爷赏赐。”忙活了一整晚,到现在也没有喝一口茶,早就渴的不行。没想到今天得到王爷亲手倒的茶,流风有点受宠若惊。

    独孤月笑了笑:“流风这是还愣着做什么?王爷倒了茶。等着我递给你吗?”

    “属下不敢。”

    “是什么人前来刺杀?”

    “是。这是一股西山的土匪。想要大捞一笔,没想到踢到了铁板上。”流风说。

    “背后没有势力?”独孤月问,她以为知道上官流觞在这。是聪明人都不会往枪口上撞,可这百来号人本事一般,却敢前来挑衅。实在令人不解。

    流风欲言又止。几次想要开口都沉默下去,实在是有点诡异,他不知道应该如何说。

    “怎么回事?”上官流觞冷着声音说道。他对自己的属下还是有一定的了解的。看他那样就知道有些事情没有说。

    “王爷息怒。属下在审问的时候发现了一个奇怪的问题。不知道到底有没有用。”流风立马请罪,然后将问题说出来。

    “奇怪?”独孤月看着他。莫非这场看似谋财害命的事故,实则另有玄机?

    “是。在审问的过程,发现他们完全不知道他们围捕的是王爷。当时属下也以为他时在说谎,后来才知道。他们完全没有看到飞龙马,他们从我们一进入他们的地盘就有专门的人盯着我们,从头到尾看到的都是一般马匹。”

    “当真?”上官流觞皱了下眉头,身上散发着阴冷的气息。

    “是,且属下跟流雨、流雷去实地考察过,没有发现任何异常。”

    “下去吧。”

    “是,属下告退。”

    流风走后,独孤月才问上官流觞:“难道就只是一场误会?”

    上官流觞看着她,摇头:“不知,也许就是如此,也许是一场试探。”上官流觞对着独孤月露出一个灿烂的笑容,“不必在意,不管误会也好,阴谋也罢,我有能力让他们有来无回。”

    独孤月也跟着笑了:“这是不是叫做在绝对实力面前,任何阴谋诡计都只是在班门弄斧?”

    上官流觞抿着唇,想了想,最后说:“确实如此。”

    独孤月笑倒在他怀里,指着他的鼻子说“你真不害臊。不知道要谦虚一点吗?”

    “事实如此。”上官流觞捉住她伸出来的手指,“我的实力摆在那里,说出违心的话,也不会有人信的。”

    “是是是,就你最有理,放开,我要仙儿,她昨晚就来过了,你还几句话就将她打发了,若有下次我就跟她一起走了。”独孤月从他身上站起来,临走的时候又说:“你不许跟来。”

    “仙儿。”独孤月一进去就看到木仙儿跟萧谨轩在一起,不知道在倒腾什么。

    “姐,你来了。”木仙儿抬头看到独孤月进来,立马扬扬手中的小玩意,“姐,你看,这株草漂亮吗?这是用上等翡翠雕刻的,虽然之前我没有见过这种草,但就是觉得雕的好像呀。”

    “确实很漂亮。”独孤月看了看她手中的小草,确实给人一种栩栩如生的感觉,很有灵性。

    “师兄雕的。”木仙儿摆弄了好一会才放下。

    独孤月见木仙儿真的喜欢,倒是高看了萧谨轩一眼,能够抓住木仙儿喜好的人真心不多。

    木仙儿没有跟独孤月说的是,这株小草萧谨轩为之取名为仙灵草,木仙儿最开始听到的时候就喜欢上了,跟她和独孤月拥有的仙灵水是一个名字呢。

    这株小草,出现在萧谨轩的梦里,从小到大,都梦见这株小草,萧谨轩对这株小草有着特殊的感情,小草于他而言都近乎是青梅竹马的存在了,萧谨轩是一个孤儿,从小到大是梦中的仙灵草陪伴着他成长,在他心目中梦中的仙灵草比人还要珍贵,这种情况直到木仙儿出现才结束,木仙儿成了他生命中最重要的人,所以他想要把自己最喜爱的玩伴仙灵草送给木仙儿,于是萧谨轩从木仙儿离开木峰山后,就开始雕刻仙灵草的雕像,直到昨晚才完成,于是就有了独孤月进来看到的那一幕。

    “仙儿,昨晚上有土匪来抢劫,你有没有出去捣蛋?”独孤月不得不承认那株仙灵草真的很讨喜,即便知道是萧谨轩雕刻的,她也没有反感,反而非常喜欢,这让她心里皱起了眉头,这个萧谨轩当真不简单。

    “姐,你还不知道我吗?虽然想凑热闹,但也不会去捣蛋呀,我只是站在高高的地方看了一会而已,你不信可以去问企鹅哥哥,他昨晚跟我一起,美其名保护我,不过看他的样子是自己好奇才对,却拿我当借口,姐,你说是不是连他都变狡诈了?”昨晚宇文南极站在她身边,还时不时的跑下去放两招然后会来,就跟打游击一样,木仙儿当时就看着羡慕嫉妒恨,她的几下子自己是清楚的,下去恐怕没几下就会被杀了,相当的泄气。

    “现在知道宇文也是奸诈的了?你要明白往往看起来最无害的人,往往都带着伪装,不可轻易相信别人,明白吗?”独孤月说这话的时候,却是看着萧谨轩的,没想到的是,萧谨轩全程微笑,好似不明白她的含沙射影一般,端着一副君子样。

    “好。”

    聊了一会,独孤月准备走了,木仙儿却突然说:“昨天才说没有遇到刺杀,没想到当晚就遇到了,看来这真的是穿越定律,姐,接下来我们会不会遇到新娘抛绣球,孤女卖身葬父,妓院逼良为娼?”

    独孤月顿了一下,说:“你是有多无聊呀。”

    “这怎么能叫无聊呢?抛绣球选相公,不觉得很有趣吗?商家之女与落魄秀才,商老爷嫌贫爱富棒打鸳鸯,抛绣球选女婿,然后天意缘分,绣球真好被落魄秀才捡到;还有什么卖身葬父、逼良为娼,我们顺手就救一个,姐,你说,若是我们真的救了个孤女,这个孤女是好还是坏呢?”木仙儿双眼发亮的说,就像早就看到了那个绣球直直的往她这里抛来,兴奋着。

    “你就自己在这里幻想吧,你若救了个孤女,就让她赖上你,非卿不嫁。”独孤月打趣道。

    “才不会呢,说不定她有青梅竹马的相好呢?到时候,我就给他们保媒了,在给他们一点本钱做点小生意,小日子越过越美。”

    “过你的小日子吧,我走了。”

    独孤月走在路上,回过头看着木仙儿所在的帐篷,有点恍惚,后来自己敲了脑袋一下:“怎么就魔怔了?这种事情怎么可能,只是凑巧罢了。”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