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167章 江城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你为什么一个人在这?”小女孩睁着大大的眼睛水灵灵的看着他。

    白衣少年只有在她的身边,心就柔软一片。

    “等你。”少年甚至觉得,他的存在就是为了等小女孩。

    “等我呀!”小女孩歪着小脑袋。天真的说。

    “嗯。”就算每天只是听听小女孩的声音,白衣少年都觉得比以往任何时候来的充实。

    “咯咯……”小女孩咯咯地笑着,歪着身子靠在他的身上。

    “你等我呀”

    临近溪谷山庄一步。独孤月觉得自己跟父母就更近一步。独孤月不知道这样一种感觉应该如何形容,即期待。又忐忑。从未有过父母的人突然就出现了,突然发现父母也是可以触手可得的,独孤月有点迷茫。她找到的这对父母应该算是她的吗?若算她的,那么她一个孤魂来到这里,真的就是他们的女儿了吗?若不是。那么她寻找他们的意义又何在呢?

    以前也会想为什么自己没有父母。但是,后来,这个问题她再也没有问过。心目中没有也一样很好。更何况。现在她还有了上官流觞,就算天塌下来还有上官流觞替她顶着。

    突然。对前面的路,独孤月迷茫了。

    迷茫的人。不止独孤月一个,这几天,无论是马车、帐篷。还是住宿的房间,上官流觞都是正大光明的跟独孤月一起,而木仙儿偶尔插过去,但她总觉得哪里不一样了。

    真正的朋友不会因为距离跟时间而疏远,但是木仙儿意识到距离之后整个人慌了,带点焦虑,带点迷茫,带点不知所措,就像误入离开了伯乐的千里马失去了继续奔跑的动力。

    一个上官流觞,就已经让她跟独孤月相处的时间越来越少,如果加上独孤月的父母,那么跟她的时间就会越来越少。

    是呀,没有谁会永远陪着谁。

    于是这段时间,木仙儿有意无意的疏远着独孤月,花更多的时间跟萧谨轩一起,东拉西扯,而萧谨轩更是乐享其成。

    “不舒服吗?”上官流觞摸摸独孤月的额头,发现没有问题,紧皱着眉头,似乎在思考独孤月不开心的原因。

    “没有,我只是在想,此行是否有风险?还有就是这已经是最后一张玄武图了,能那么容易就找到吗?”

    “顺其自然就好,不用给自己太大的压力,爹娘不会怪你的。”

    “流觞,你有没有觉得仙儿跟萧谨轩走的太近了?几乎一天当中她醒着的时候就跟萧谨轩在一起,萧谨轩我们不是怀疑他有问题吗?为什么还要让她跟萧谨轩接触?万一……”

    后面的话,独孤月不说上官流觞也知道,但他向来不善于在这方面揣测人心,如果是让他以最大的恶意揣测敌人,他很在行,但是,让他去想女孩子的心思他怎么猜的到?

    “她不是小孩了,应该为自己负责。”

    “为自己负责?可她不是我们的妹妹吗?为什么明明可以让她避免伤害却要无动于衷?”

    “我们找段时间好好地跟她谈谈吧。”

    “这段时间,萧谨轩都跟在她的身边我根本没有办法跟她谈谈,”

    “流风,这里叫什么?”木仙儿没有继续迷茫多久就到了一座城里,这里虽然没有帝都繁华,但也是古色古香,第一次来去匆匆,根本没有好好地看看这座美丽的城市。

    “回郡主,这座城叫江城,进来前看到的那条江就是江城的母亲河,名叫连江。”流风不是一个大老粗的男人,相反,作为上官流觞侍卫首领,他敏感而细腻,早就发现了独孤月与木仙儿之间那若有似无地疏离,虽然他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但是那压抑的气氛,就是神经粗大的宇文南极都能感受到,更别说是他了,现在,木仙儿的这句话一出,就好像什么隔阂也没有存在过一样。

    “江城呀,这里好玩吗?”

    “郡主,属下也没玩过,不过听说这里美女如云。”流风跟着木仙儿久了,其实知道木仙儿喜爱看美人,无论男女,她曾经说过这些美人让人赏心悦目。

    流风的话,令萧谨轩十分不喜,他不明白为什么流风要在木仙儿面前说这些耍流氓的话,煜王殿下的侍卫素质如此低吗?

    “小仙儿,我曾经在一本游记中看到,江城风景秀丽,且它的地方特色小吃很是不错,不如我们去逛逛,如何?”萧谨轩不知道木仙儿喜爱美人,却知道她喜爱美食。

    “姐姐跟姐夫呢?你们要跟我们一起吗?”木仙儿经过几天的别扭也自己想开了,她之所以会走进死胡同,是因为她没有把上官流觞当成家人,而是当做了一个抢走她姐姐的阶级坏人,也许是意识到如果她不改变自己的看法的话,跟独孤月就会越来越生疏,这不是她要的。

    “当然一起去了,还记得以前吗?”以前她跟木仙儿一起去旅行的时候,每到一个地方,木仙儿总是扔下行李就去玩,晚上回去又累又困,连换洗的衣服都没力气去拿了,每到这个时候,独孤月这个姐姐就显得尤为尽职尽责,洗澡水帮忙放好,睡衣帮忙拿好,半个小时之后准时敲门提醒昏昏欲睡的木仙儿。

    当时的独孤月简直就是二十四孝姐姐。

    木仙儿也想到了以前,心虚的看了眼上官流觞,这可是人家放心尖上疼的,哪舍得让她放洗澡水,自己却早早享受过了,想着想着,木仙儿挑衅地看了上官流觞一眼,得意的笑了,挽着独孤月的胳膊就往前走。

    独孤月有意纵容她,这段时间她被素未谋面的父母搞得神经紧张,疏忽她了,此时独孤月也觉得,就算找到了父母又如何?这对父母是否是属于她的又如何?陪着她从小一起长大的人总是对她不离不弃的木仙儿就是了,找到父母不过是让生活更加美满,没有其实也就那样了。

    “这些人是要做什么?前面有什么东西吗?还是有什么事情发生?”独孤月跟木仙儿两人手挽着手,俨然一副好姐妹逛街的样子。

    宇文南极拉着一个往前冲的中年男子,问:“这是怎么了?”

    早就问到答案的流风、流雨、流雷三人各自摸摸鼻子,工作被抢,饭碗不保的节奏。

    “小兄弟,看你仪表堂堂,这是好事。”

    众人:“……”仪表堂堂是好事?

    怎么觉得有点别扭呢?

    “对呀,江城首富江百田的女儿今天抛绣球招亲了,你长得不错,快去看看吧,说不定这绣球就落你头上了。小兄弟,快点走吧,错过了,可别后悔,我先去看热闹了。”说完,大叔就跑了。

    众人恍然大悟,原来仪表堂堂是好事的原因在此呀。

    唯一独孤月与上官流觞对视一眼,抛绣球吗?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