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168章 注定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你等我呀。”小女孩对着白衣少年咧着嘴笑了笑。

    少年本想说:“嗯。”

    却看到小女孩翻身起来,蹭蹭蹭的跑开了。

    白衣少年追随着小女孩的身影,看着她离去。恍然,原来她不是在问自己呀。

    江城首富的女儿江彩蝶跟江城有名的世家子弟江熙青梅竹马,自然而然的就定下了婚约。然而一切变故发生在一年前,江熙的父亲得了怪病。药石无医。江熙又是个孝顺的即便这样也不肯放弃父亲的生命,拼个破产也不停止对父亲用药,最后几乎所有家当都变卖了。可惜仍然没有留住江熙父亲的生命,自然,江熙就成了落魄秀才。

    之后。江百田没过多久就上门。说了一大推有的没的,最后就是一个目的……退亲。

    江熙开始不肯,后来不知怎么就同意了。

    传说江彩蝶因为这事躺在床上三天三夜。可谓重情重义。有人说江百田棒打鸳鸯。有人说虽然不厚道但无可厚非,总之这曾经被羡慕地婚约是彻底断了。

    于是就有了今天的抛绣球招亲。

    独孤月望到高台上。真好跟江彩蝶对上,独孤月愣了一下。她在江彩蝶的眼中看到了嫉妒,独孤月回头,看到广场上人山人海。跟上下班高峰期挤公交的拥挤程度是有过之而无不及,而上官流觞将自己护的严严实实,丝毫不受其他人的拥挤。

    独孤月再看江彩蝶的时候她也恢复了正常,让独孤月都以为之前是自己的错觉,独孤月往后靠了靠,整个人都依偎在上官流觞的怀里,独孤月可以保证江彩蝶绝不像传闻中说的重情重义,看她让独孤月无法忽视的嫉妒的目光就明白了。

    时间到了江彩蝶却迟迟不抛绣球,上官流觞隐隐有点生气,这么拥挤这个该死的人竟然还在那里磨蹭,没看到月丫头的脸都被吹白了吗?上官流觞略带恼怒地抬起头正好看到江彩蝶含情脉脉的样子,然后绣球就往他的方向飞了过来。

    上官流觞冷冷地看了江彩蝶一眼,周围的人都莫名的觉得冷了好多。

    独孤月看了他一眼,上官流觞抿着唇微微摇头。

    独孤月清楚地看到了那个绣球就是冲着上官流觞扔过来的,明明最开始的时候力道应该可以飞到他们这里才对,却好像力道不够一般在离他们至少有三米的地方就落了下去。

    在这边找了最好的客栈住下,木仙儿还沉浸在刚刚那场抛绣球相亲的场面之中,拉着独孤月就激动的说:“现实版的抛绣球哦,竟然被看到了,而且,结局还比琼瑶阿姨还琼瑶,首富之女与落魄秀才,青梅竹马两小无猜,最终有情人终成眷属。”

    木仙儿一道广场就激动的往前面挤,又因为有流风等人为她开路,她是竭尽所能的占据有利位置,看了一眼江彩蝶,就在人群中寻找江熙的身影,也就是说,木仙儿从头到尾都没有发现江彩蝶的异常。

    “不告诉仙儿事实吗?”上官流觞问。

    独孤月看着木仙儿离去的背影摇摇头说:“没有必要。”

    上官流觞点点头,夫妻两人不用解释也知道为什么。

    事实?事实就是在江熙的父亲下葬当天,江彩蝶就怂恿自己的父亲前去退婚;事实就是,江彩蝶的父亲疼爱女儿不忍女儿吃苦只能违背良心,过了七日之后就前去退婚;事实就是江熙不愿退婚秘密前来找江彩蝶却发现对方暗地里对自己嘲讽不断,于是果断的退了婚;事实就是他们双方其实都不想维持这段婚约。

    独孤月想,只要开心就好,没有危险的事情为什么要挑开让她不开心呢?

    今天,木仙儿明显很开心,饭都多吃了半碗。

    独孤月当时看着就想,不告诉她事实的真相真是个无比正确的选择。

    就冲着木仙儿这股高兴劲,独孤月就觉得事实真的无所谓。

    吃饱以后,独孤月打趣说:“看个抛绣球而已就有这么高兴吗?要不要回到煜王府之后也帮你办一个?”

    木仙儿冲着她吐吐舌头说:“姐,你已经跻身于已婚行列,是不会懂我们的浪漫思维的。”

    “什么浪漫思维,明明就是理想主义。”独孤月敲了她一下。

    “哎呦,理想主义就理想主义呗,又不是去宣传不劳而获。”木仙儿还有一点发散性思维,认为如果今天江熙如果自我放弃,没有在抛绣球现场拼命抢绣球,那么那位美丽有漂亮的姑娘就不会是他的。

    “好了,吃撑了吧,我们去外面走走消消食吧。”独孤月一方面真的觉得木仙儿需要走走消食,另一方面……

    “饭后百步走能过九十九。”木仙儿站起来的同时来了这么一句。

    除了独孤月所有人都愣了一下。

    最后独孤月反应过来,这里的武者只要不是被杀,那么活到九十九是轻而易举的事情,“没听过九九归一吗?仙儿的意思是吃饱后走一走,就能延年益寿。”

    于是除了上官流殇,其他人就在独孤月一副你连这都不懂的鄙视下灰溜溜的没说话。

    “还是我跟姐姐心有灵犀。”木仙儿也反应过来这是独孤月在给她解围,于是不顾上官流殇在场,率先就拖着独孤月先走了。

    因为只是为了散步,也没有走多远,只是在离客栈不远的地方转了一圈。

    上官流殇跟在她们后面,偶尔不动声色的观察四周,最后什么也没有发现。

    木仙儿不傻,她也察觉到了独孤月跟上官流殇之间那莫名的紧张感,可她知道自己的实力在哪也就没有说些什么要帮忙之类的话,反正这段时间她炼的丹药除了小寻宝吃的就是给了独孤月,她不认为自己可以解决他们联手都解决不了的问题。

    顺利回到客栈,什么也没有发生,独孤月不知道自己是该松口气呢?还是继续怀疑。

    洗过澡以后,上官流殇为独孤月擦拭头发,“我曾经听过这样一句话'一次是偶然,两次是巧合,三次是应该,多次是注定,无数次是定理',你说这两次其实只是巧合,对吗?”

    上官流殇过了一会儿才说:“你希望是什么答案?”

    独孤月突然就笑了:“我们明明是来找玄武图的怎么就研究起巧合还是偶然了呢?”

    只是第六感这种东西,不知道准不准,却该死的影响人。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