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169章 完整玄武图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白衣少年坐在原地,目光追随者小女孩的身影,就算再也看不到了。他也久久没有收回视线。

    过了大约一刻半钟,白衣少年以为要到明天才能见到的小小身影却惊喜的出现在他的视线。

    小女孩跑得气喘吁吁,小脸红通通的。煞是可爱。

    “给你吃啊。”小女孩把女主人给她做的精致的小点心递给白衣少年。

    “很好吃。”

    “哇,很好看。”

    白衣少年拿过小女孩手中的点心。优雅的咬了一口。这是他第一次吃点心,对着小女孩露出了他生平的第一个笑容。

    小女孩惊喜的拍手,然后还不忘伸出胖胖的小手指戳戳白衣少年因为笑而露出的两个酒窝:“真好玩。”

    “好看又好玩。”

    来到溪谷山庄。事情远比想象中容易的多,没有恃强凌弱,没有强取豪夺。没有夜探山庄。连最起码的比试都没有。

    山庄庄主从一开始就说了一堆的恭维的官方话,话里话外透露着愿意主动献出玄武图,还暗示着。匹夫无罪。怀璧其罪。现在煜王殿下愿意接手他是再乐意不过了。

    独孤月都怀疑他是不是以为药云谷的结局完全是因为玄武图?如果是这样那么久情有可原了,不费一兵一卒就轻松拿下玄武图。她何乐而不为呢?

    至于什么补偿,他自己自愿的还要什么补偿呢?

    于是当天。他们就坐上了回帝都的马车上。

    独孤月进入空间,将四张玄武图拼在一起,奇迹就发生在这一刻。独孤月眼睁睁地看着四条缝不断缩短距离,散发着淡淡地光,最后升至头顶,化为了一张完整的地图。

    独孤月拿着地图不知道上面画着的事什么地方,于是决定拿出去看看上官流觞能不能看出这是哪里。

    另一辆马车上的木仙儿郁闷的托着下巴,讨厌,没有火拼,没有考验,直接就拿了,那么当初她一路跟踪就算为了独孤月自己亲手拿到有什么意义呢?

    从坐进马车开始木仙儿就不断地唉声叹气,浪费了那么多的时间其实都是没有必要的?木仙儿郁闷了。

    一厢的独孤月跟上官流觞正研究着得到的玄武图可是不管怎样都不知道这个地方到底在哪里,几乎对整个碧陵国的地形图都了解,实在是想不出玄武图上的到底是哪里。

    上官流觞怀疑根本不在碧陵国境内,但就算是在其他两个,那么也绝对不是什么有名的山脉。

    “我会派人去查。”上官流觞拥着独孤月想要给她力量。

    “没关系,慢慢来,都这么多年过去了,也不急于一时。”独孤月知道他在担心自己,于是给他露出一个安心的笑容。

    上官流觞见她神色正常才松了口气。

    独孤月看着他夸张的松了口气的样子,好笑的捶了他一下:“哪有这么严重,你表现的太过了,有哗众取宠之嫌。”

    “有吗?”上官流觞挑眉问道。

    “当然有,看,你着挑着眉,但那得意洋洋的样子一目了然。”独孤月指了指他的眉,说道。

    “我看看。”于是上官流觞突然凑近,与独孤月直视,距离近的独孤月都能感受到他呼出的气体的温度。独孤月的心一下子就乱了,狂跳不止。

    独孤月心里暗暗咬牙,这个妖孽。

    “果然如此。”上官流觞突然说,而且心情比刚刚更好。

    “……”独孤月满头黑线,合着人家是把她的眼睛当镜子使了。

    “月丫头这失望的表情是怎么回事?”上官流觞突然说。

    独孤月疑惑地看着她,失望?她吗?

    “哦,我知道了,月丫头刚刚肯定是以为我要亲你了,对吗?”上官流觞看着独孤月点头,一副如我所料的样子。

    “月丫头不要失望,你要的,我几时让你失望了?”说完就双臂牢牢的固定住独孤月,将她的双手反锁在身后,俯身下来,含住她的唇瓣,辗转厮磨。

    独孤月呜呜两声,睁不开他的桎梏,最后只能沉浸在他翻江倒海的热吻之中,仅存的一点理智不舍的放开她,独孤月无力地软在他的怀里,上官流觞不厚道的默默欣赏她双颊潮红的样子。

    等了一会儿,独孤月终于缓过来,还没等她算账,上官流觞就若有所思地放开她,从储物戒指中拿出一本游记。

    独孤月狐惑的看着他,眼睛里还残存着一丝情欲,看得上官流觞又是一阵心神荡漾,默默念起清心咒。

    “这本游记中记录了大部分的地形,也许我们可以从中找出一些线索。”

    独孤月接过来,翻开,果然如上官流觞所说的,记录的很清楚。

    两人在马车里查了整整三天三夜,也没有查到线索。

    上官流觞和独孤月突然几乎同时放下游记,对视一眼,默默地笑了。

    书上找不到,很大的可能就算没有写到游记里,那么没有写的地方不多。

    而这几天木仙儿颇为怨念的看着几天没有掀起过帘子的马车,恨不得有透视眼,每天骂上官流觞不下百遍。

    最后,木仙儿终于忍无可忍,蹭蹭蹭的跑过去,敲窗户。

    “仙儿,你进来。”独孤月传出声来。

    木仙儿愣了一下,她进去真的合适吗?

    上官流觞如果知道木仙儿在想些什么,一定会委屈的看着独孤月,直到独孤月忍无可忍为止的,人家明明当了三天的苦工,才不是你想的那么美好呢。

    木仙儿也就犹豫了一下,想着不会是独孤月被上官流觞那啥弄伤了吧。慌慌张张的爬上去,却发现独孤月和上官流觞都围着案桌上貌似一张地图看着,木仙儿伸出脑袋看了看,然后不解的问:“你们看木峰山的地图做什么?准备去那里隐居吗?姐姐去是肯定没问题,姐姐是炼药师有特权,但是某人就不一定了。”

    “仙儿,你确定这里是木峰山吗?”独孤月一瞬不瞬的盯着她,深怕错过了她的一个表情。

    本来嘚瑟的想看上官流觞吃瘪,看到独孤月激动的样子,木仙儿想到了一个可能,难道真的是?也就不藏着掖着了,说:“对,我可以确定这里就是木峰山四周的地形图,这里是我们木峰山的根据地。”木仙儿在地图上的中部点了两下。

    “仙儿,你真是太棒了。”独孤月激动的拥抱着她,早知道就找给木仙儿看了,浪费了三天的时间。

    上官流觞冷冷地将独孤月拽出来,说:“知道是哪就好了,先休息一下吧,都三天三夜了。”

    木仙儿原本得意洋洋地接受着独孤月的夸奖和拥抱的,谁知下一秒就被拉了出来,还听到了爆炸性地新闻,睁大了双眼,what?这是三天都耗在这张地图上的节奏,是吗?木仙儿不厚道的咧嘴笑了,这三天的不悦通通一扫而空,日子简直不能再好了。

    于是,木仙儿说:“姐,你好好休息,身体是革命的本钱,睡个三天三夜也没关系。”

    说完就跳下了马车,头也不回的走了,留下一连串的笑声。

    上官流觞看着木仙儿离去,怎么觉得自己里子面子都没了呢?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