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170章 没有伤害的阴谋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好好休息吧。”上官流觞用额头轻轻地蹭独孤月的脸颊,声音温柔而宠溺。

    但那淡淡地委屈是怎么回事?

    独孤月有时候真的想不明白,一个英明神武的人。是怎么做出无赖行径的?无赖也就算了,你一长的高头大马的人是怎么想到撒娇的?

    独孤月醒来,发现天已经黑了。自己睡在一张陌生的床上。

    “醒了?”上官流觞刚进来,就看到独孤月想要起来。

    “嗯。”

    “饿了吗?我叫人准备了点粥。现在要吃吗?”上官流觞走到床边。坐在床沿上。

    “你一说,我就觉得饿得不行了。”独孤月摸摸肚子,好像真的停饿了。

    上官流觞一勺子一勺子的喂独孤月喝粥。全程严肃而认真,没有说一句话。

    如果是最初上官流觞喂她,她不会觉得奇怪。可是。上官流觞已经很熟练地学会了喂她吃东西,不应该这样严肃才对。

    “出了什么事吗?”独孤月敏感的觉得也许有什么未知的事情正一步步的逼近。

    上官流觞看了她一眼,语气凝重:“今日来到小镇不久。仙儿跟他们出去玩。”

    独孤月脸色变了变。仅仅是出去玩。上官流觞不会如此郑重的说,难道……

    上官流觞对着她点点头:“遇到了卖身葬父的。”

    独孤月闭起双眼。慢慢地思索着,短暂的沉默之后:“卖身葬父。是被什么人买走了?”

    “当地纨绔子弟跟一个前来游历的三阶武者相争,最后,被后者买走了。”上官流觞道。

    独孤月突然想起了什么。问:“你觉得奇怪吗?仙儿想要碰到的事情,虽然发生在她的身边,但都没有波及到她,刺客,绣球,卖身,没有一个是能够威胁到仙儿的。”

    上官流觞抱住独孤月,亲了亲她的额头,说:“你怀疑是萧谨轩为了让仙儿高兴而派人做的?”

    独孤月靠着上官流觞,揉揉眉心,点头:“这一切的无力感都是萧谨轩来了之后才出现的,这些异常也是萧谨轩来了之后才出现的。”

    上官流觞道:“全程没有发现他跟任何嫌疑人接触。”

    独孤月诧异的看着上官流觞,咬牙道:“也许有什么暗号。”

    两人都有些疑惑,突然响起了敲门声。

    木仙儿推开门进来,看到他们腻歪在一起,就说:“堂堂煜王殿下整日不用处理公务吗?”

    “本王请假了。”上官流觞淡淡地说。

    木仙儿被他自称本王噎住了。

    独孤月见木仙儿吃瘪的样子,笑了下。

    木仙儿对着上官流觞翻了个白眼,嘀咕:“不务正业。”

    “仙儿有什么事吗?”独孤月看到木仙儿暂时将烦恼都放在一边。

    “没有,”然后木仙儿神秘兮兮地靠近独孤月说:“姐,你不出去玩吗?”

    上官流觞早就在木仙儿进来就站起身,眼睁睁地看着木仙儿靠在独孤月的怀里,明明抱得美人归的应该是他的。

    “你也知道我熬了三天三夜,怎么还不许我休息了?”独孤月佯怒,瞪着木仙儿。

    独孤月呵呵一笑,说:“没有,”顿了一下又说:“我就来看看姐姐。”

    独孤月看她欲言又止,“有什么事情不能跟姐姐说吗?”

    “不是,你让姐夫出去,我就说。”木仙儿抱着她的胳膊撒娇的说。

    “有求于我就是姐夫了。”上官流觞冷哼一声,自行转身出去了,还不忘把门带上。

    “好了,他出去了,有什么就说吧,神秘兮兮的。”独孤月捏着木仙儿的鼻子晃了下,说道。

    木仙儿特意压低声音说:“姐,这些真的是穿越定律吗?一切都出现了。下一次会不会是绑架?”

    独孤月抬起头看着木仙儿,木仙儿比她想象中要敏感多,“仙儿觉得这些事巧合吗?”

    木仙儿摇头,她不知道,总觉得被人特意安排,但谁会安排这种无聊的事情呢?既不能让他们伤筋动骨,又不能抓住他们的短处。

    “好了,别管这么多,绑架什么的,你觉得可能吗?我们身边戒备森严,这要多厉害的人才能把我们其中一个绑架了呀。”独孤月还不想将事情告诉木仙儿,毕竟一切都只是猜测,没有明确的证实这一切都是被刻意安排的,而且,也许木仙儿不知道还好一点,不用整天担惊受怕,毕竟有没有幕后之人还没有头绪。

    “这样吗?”木仙儿问。

    “当然了,你吃饭了没有?”独孤月见木仙儿不信的样子,赶紧转移她的注意力。

    “吃了,我看到上官流觞亲自去厨房熬粥哦,我连香味的闻到了。”木仙儿一副看透了你们的样子,让独孤月一阵羞赧。

    “是吗?觉得好吃吗?”独孤月见话题转移了,不介意一直留在吃的方面。

    “姐姐觉得呢?他那么小气的人怎么可能会有我的份?她鸟都没鸟我就自己先走了。”木仙儿气鼓鼓的,显然是想到了上官流觞毫不犹疑的拒绝她,嗷,不就一碗粥吗?有必要吗?不给就算了,以为谁稀罕?

    独孤月没有想到事实是这样的,幸亏黑夜遮住了她红透了的耳根,看着木仙儿,却发现她根本只是随意的那么一说,根本没有在意,独孤月也松了口气。

    “他这么坏,我们不理他。”独孤月佯怒,揉着木仙儿的头。

    “姐姐舍得吗?”木仙儿嘻嘻一笑,站起来,“我要走了,要不然某人指不定已经趴在门上偷听了呢。”

    隔壁间的上官流觞眉头微挑,而后淡定地起身,听着木仙儿的脚步声远去之后,在往回走。

    独孤月看到上官流觞进来,微微的震惊了下,“难道真如仙儿所言,你在偷听?”

    上官流觞的耳根泛起淡淡地红,恼羞成怒的在独孤月的耳根上咬了一口,说:“你觉得呢?”

    “开玩笑而已。”开玩笑,识时务者为俊杰,独孤月果断的改口了。

    “你听到仙儿说的吗?绑架……”

    “你怕这也会发生?”

    独孤月点头,“毕竟山外有山,人外有人。”

    “我会安排好的,不让你跟仙儿离开我的视线。”上官流觞暗暗加派了人手,暗卫已经隐在黑暗之中,随时待命。

    独孤月和上官流觞忽略了的是,之前发生的都是木仙儿好奇,希望发生的事情,而绑架,木仙儿从来就没有表明任何想要遇到的迹象,隐隐还有点不喜欢。

    “小仙儿。”萧谨轩从房间里出来,正好遇到要回房的木仙儿。

    “师兄,你出来了。”木仙儿对这个有些无奈,他怎么就如此固执呢?他一个炼药师不好好的待在木峰山炼药,却要来保护她,真是让木仙儿不知道该说什么。

    “师兄,你一直是掌门的骄傲,你不应该跟着我的,我有姐姐跟姐夫保护,不会有事的,而且过段时间我就会回木峰山了。”

    “当真?”开始听到木仙儿的话,萧谨轩很失落,而听到木仙儿将不久会木峰山,萧谨轩整个人都神采飞扬起来。

    “嗯,自是真的。”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