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171章 恐惧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上官流觞跟独孤月一起离开帝都以后,太子殿下暴怒,当晚东宫哀嚎一片。

    原本他都准备好一切了。可上官流觞却走了,准备的一切都白费了。

    太子无时无刻不在想着将上官流觞灭了,他花费了大量的晶石。请动了一位九阶强者,他有一种化形丹。可以让人看上去变得年轻。太子预备在独孤月回门当天,让强者找上门假装是独孤月的情郎,要跟上官流觞决一死战。

    这样。即解决了上官流觞又搞坏了独孤月的名声,再也不会有人说他没眼光,错把珍珠当鱼目。只会被称赞眼光独到。

    而上官流觞出了事。没人能算到他的头上,他也就顺理成章的接替了他的势力,一举多得。

    但太子万万没想到。上官流觞竟然没有准备回门。直接就离开了帝都。这就好比一个万年考试得第二的学生,发奋图强。励精超过第一名,不断地努力学习。泡在题海战术中,终于到了考试的时候,信心满满的要超过那个第一名。结果却被告知那第一名的生病了,没来考,这样的情况除了憋屈还只能是憋屈。

    日后,你还会想,到底自己有没有超过他,那次如果他参加考试了自己是不是一定能打败他?内心不断煎熬,总在想着如果。

    太子也同样,他几乎每天都在分析,如果上官流觞当天去了将军府那么他成功的概率是多少?上官流觞是否已经命丧黄泉?独孤月是否早已臭名昭著,任人摆布?

    可结果却是上官流觞一去不复返,几个月过去了,都没有看到上官流觞回帝都。

    太子每天咬牙切齿,恨的不行,那或许是他唯一的机会,但却硬生生的错过了,他真的好不甘心。

    而后,他想到了跟药云谷联姻,云霞仙子美若天仙,且是有天赋的中级炼药师,最重要的是她是药云谷宠爱的公主,背靠着药云谷。

    太子决定启程前往药云谷跟云谷主商议此事,说干就干,这也许是扳倒上官流觞的好机会。当晚太子就收拾行礼准备第二天一早就前往药云谷。

    可他赶了七天的路,眼看着就要到药云谷了,却听到药云谷被木峰山派人下来毁了。

    太子当场吐血昏倒,随行的众人一阵兵荒马乱,才将太子抬到床上叫来大夫帮他诊治。

    太子早已经醒了,只是没有睁开眼,他不能接受自己又一次失败了,还没有实施就失败了,太子怨天尤人,不明白上官流觞怎么就每次都那么好运的逃过一劫呢?

    太子失魂落魄的回到帝都,整个人沉默了许多。

    上官流觞每日都收到帝都传来的消息,也知道太子在这段时间做了些什么,面无表情的看着那些书信。

    独孤月在一边看到了,好笑的说:“你说太子是不太倒霉了一点?一计不成又毁一计,他会不会被打击成傻子?”

    上官流觞挑眉,看着她说:“他还用打击吗?”

    独孤月愣了一下,随即反应过来,这是说太子本来就傻,不用打击都是傻子?

    独孤月笑的东倒西歪,上官流觞不明所以的看着她,回想着到底是那句话戳中了独孤月的笑点,而后挑眉,傻傻的自己跑去求那位下旨退婚,还傻傻的为他求来了赐婚圣旨这不是傻子是什么?

    某人好像忘了,太子之所以那么做事他派人调拨的……

    “严格说来,太子实在是太倒霉了,不过不怕,打击着打击着,也就不怕了,说不定他还要感谢我们提升他的抗压能力呢。”独孤月笑够了之后说。

    上官流觞思索片刻,道:“理应如此。”

    “……”如此理直气壮真的好吗?还一副经过深思熟虑的样子。

    “你怎么这么腹黑?”独孤月顿了一下,说:“不过,我喜欢,爱死你这副正经的样子却做着坏坏的事。”

    上官流觞看了她一眼,腹黑?喜欢坏坏的?

    独孤月沉浸在愉悦当中,完全没有注意到上官流觞一闪而过的狡诈,以至于在未来,上官流觞几乎已整人为乐,独孤月不开心了,整几个人玩玩,独孤月生气了,整几个人出出气,独孤月不理他了,呵呵,整一众人乐呵乐呵,在独孤月发现之后是想掰回来都掰不动了,而独孤月也没想过要他改。

    木仙儿从外面走进来,扫了眼里面的人,自顾自的倒了杯茶,猛地全灌下去了,冷哼一声,不说话。

    独孤月眨眨眼睛,这是怎么了?上官流觞对着她摇头,一直在屋里呢,不知道。

    一时间都不吭声了。

    木仙儿等着独孤月来哄她,独孤月等着木仙儿开口,上官流觞知道没自己什么事,处理起公务来。

    木仙儿沉不住气,水灵灵的大眼直盯着独孤月,独孤月都觉得自己罪恶深重了,不自在的轻咳一声,打破沉默:“仙儿,怎么了?”

    独孤月一开口,木仙儿就红了眼眶,她一哭,独孤月就不知所措,从没有遇到木仙儿哭的这样可怜兮兮的样子,独孤月根本不知道怎么安慰,抱着她的头:“不哭了,仙儿,不哭了,发生了什么事吗?跟姐姐说。”

    谁知道,木仙儿哭的更惨了。

    木仙儿哭够之后,才沙哑地说:“姐……以后我们是……不是要分开?”

    独孤月想着以后木仙儿若是嫁人了,分开是必然的吧,然而下一句木仙儿就说:“再也……再也见不到你了。”

    “谁说的?”独孤月冷着脸,似乎要把挑拨离间的那人碎尸万段才甘心。

    “姐姐现在已经是七阶了,以后就会晋升到统领,圣阶,君主阶,玄化甚至是幻化,到时候你们就会离开这里前往更广阔的天空……中界,而我现在还是个四阶的小虾米,根本就达不到那么高,我们真的要分离吗?”

    木仙儿的话,令她陷入沉思,更广阔的天空,也许真的会去吧,那么到时候,木仙儿……

    “仙儿现在就在杞人忧天了吗?为什么仙儿不想着努力一把呢?仙儿的天赋应该很好才对,不是吗?”独孤月微笑着抚摸着木仙儿的头,在前世,木仙儿上进勤奋,绝对不会抱怨她进步的太快,只会自己努力追赶,为什么现在却不一样了呢?真的是被安逸的生活腐蚀了心性吗?

    “姐……”

    木仙儿的这声姐,让独孤月动容,恐惧,无法抑制的恐惧,木仙儿的这声姐,让独孤月听到了恐惧。

    “仙儿?”独孤月心疼的看着她,千言万语却说不出安慰的话。

    “姐,我不知道,每次我努力修炼的时候总有一种不祥的预感,若是我修炼到幻化阶,就有一种被压迫的快窒息的感觉。”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