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172章 请回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白衣少年面目狰狞的看着山谷,不停地说着:禁锢她,禁锢她!她离开就不会来了。她离开就永远都不会来了。

    不!

    不可以!

    不可以让她离开!

    独孤月拥着木仙儿的肩膀,眼眸暗了暗,沉默着。

    握着她的双手微微用力。即可以让她感受到她的存在给她力量,又可以让疼痛刺激她。

    微微的痛让木仙儿冷静下来。对着独孤月微微一笑。这个笑让独孤月觉得凄美,苍白无力。

    “姐,你不奇怪吗?我每天都只炼药?”

    独孤月看着她。满满都是心疼,她这样说,也就是意味着她炼药并不单单是因为喜爱了?

    “姐。你知道的。你说过弱者,不配与你成为朋友,你说我还会不思进取吗?”

    独孤月抿着唇。是呀。她的仙儿如果可以。怎么会任由自己停留在四阶,靠着炼药提升那么一点点修为呢?

    “我只要有一点点进步。就有一种恐惧,越是晋级越是感受到一种窒息的恐惧。来源于灵魂,深入于骨髓。”

    独孤月轻轻地拍抚着木仙儿的背,不知道应该说些什么才能安慰她。

    “所以我努力的炼药。在同年人中遥遥领先,就想着和你并肩呢。可,如果你要到中界,那么我到不了幻化阶,去不了,就只能……”

    独孤月什么都没说,静静地听着她说,在心里暗暗着急,她了解木仙儿,知道她说恐惧那就真的是无法克服的恐惧,独孤月暗暗着急,表面却不动声色。

    沉默片刻,独孤月突然伸出右手,在木仙儿的额头上重重地弹了一下,“你是笨蛋吗?有我在,那种事情怎么可能会发生,等着吧,我会找到办法帮你解决的。”

    木仙儿因为疼痛捂着额头,听到独孤月的话,难以置信的看着她,真的能够解决吗?

    “什么时候,你也开始怀疑我说的话了?”独孤月一副失望的表情看着木仙儿。

    木仙儿连连摇头,说:“我是相信姐姐的,可是这种事情真的能解决吗?”

    “你这无非是心理障碍,不是吗?”独孤月不以为然的说。

    木仙儿想了一下,一拍自己的额头,笑了,“好像是真的耶。”

    木仙儿走了以后,独孤月坐在那里发呆,上官流觞走过去,让她靠在自己身上,上官流觞也没有想到那个聪明活泼的木仙儿竟然也会有魔怔。

    “你在害怕?”上官流觞轻轻地拉起她的手,肯定的问道。

    独孤月看了看他,说:“这算不算造化弄人?”

    上官流觞小声的安慰:“会有办法的。”

    独孤月忧愁,木仙儿的状况不容她乐观,总要想办法解决的。

    第二天继续上路木仙儿没有任何异常,上官流觞都不确定她是过于相信独孤月还是装作不在意。

    木峰山在溪谷山庄相反的方向,所以要到木峰山需要经过帝都。

    独孤月跟上官流觞没有回门就出来了,回去还不知道要面对多少麻烦,如果可以绕路走还更省心。

    这段时间,小杏仁把独孤月交代的都完成了大部分,在帝都的铺子已经开起来了,生意不算太差,就是不会是很好就是了。

    在帝都周围买了两个庄子,也都有条不絮的进行着。

    独孤兰影在独孤友忠的配合,独孤友辉的默许下,顺利地将独孤剑一干人等赶出了将军府,让他们回到了原先的独孤府。

    这期间不管独孤剑和独孤枪如何不愿,如何无理取闹都被一一镇压,独孤澜雪大小姐脾气发作又哭又闹,但,没有人理她。独孤兰雨心思活络,想着独孤月能拿回将军府完全是靠着煜王殿下的威名,若是她进了煜王府说不定独孤月现在拥有的都会属于她,也暗暗下了决定,只等见到上官流觞的时候付诸行动。

    夜里,上官流觞跟独孤月终于回到帝都,守在煜王府外面的一干眼线都飞快的回去禀告背后的主子。所有得到消息的人都各怀鬼胎。

    不过太子倒是安分了下来,实在是他接连两次的打击,不得不冷静一下,现在的他一个人的力量根本撼动不了上官流觞分毫。

    独孤剑幻想着从上官流觞下手,拿回被独孤月收走的将军府,而悄悄得到上官流觞回府的独孤兰雨正好敲响了他的书房。

    “大伯,小雨前来只是想明天让大伯带我到煜王府,我甚是想念煜王妃姐姐。”独孤兰雨进来就直截了当的说,因为此时不说,说不定下一刻她就被轰出书房了。

    “胡闹!”独孤剑此时哪有心思管她们这些后院的争斗,而且独孤月兰雨还不是他的亲生骨肉。

    “大伯难道不想回到将军府居住吗?”不得不说独孤兰雨有一点小聪明,一句话就抓住了独孤剑的胃口。

    “你想说什么?”独孤剑看着独孤兰雨,隐隐知道她要说些什么。

    “我愿进煜王府与姐姐共同伺候煜王殿下,到时候相信煜王殿下不会吝啬一座将军府当聘礼是必不可少的。”独孤兰雨自信满满的说,好像已经得到了上官流觞宠爱一把,整个人神采飞扬。

    独孤剑虽然不相信独孤兰雨有那么大的本事,能让上官流觞看上,但不妨他抱有试一试的心态,煜王殿下是如何想的,谁知道呢?在所有人都不相信的情况下,他竟然与独孤月成婚了,说不定煜王殿下的眼光就是与众不同呢?

    于是独孤剑决定第二天就带独孤兰雨去看看。

    独孤兰雨因为得到了保证,心情愉悦的回到自己的院子。

    第二天大早,独孤兰雨就起来梳妆打扮,一想到可以做上官流觞的小妾,独孤兰雨就一阵心神荡漾,小脸红扑扑的,几乎可以不用腮红。

    在独孤剑派了三次人来催,一切准备妥当以后,独孤兰雨才准备出门盛装打扮,抬头挺胸,趾高气昂的样子,活脱脱的暴发户养的小三。

    等独孤剑来到煜王府发现早就进不去了,前面多的是马车。

    原来,不止,独孤剑打着送小妾的主意,都说食髓知味,而男人都是花心的,以前送美人上官流觞不要,现在说不定就收下了呢?来到这里的人都打着试试看的主意。

    独孤剑傻眼了,这么多人猴年马月才轮得到他们进去?

    独孤兰雨也暗暗着急,煜王殿下连回门都没有陪独孤月回,说不定他不是很喜欢独孤月,若是他入了煜王殿下的眼,说不定就能从独孤月的手里夺权,哪天还说不定会把独孤月挤下去成为煜王府,要是被前面哪个不要脸的贱人捷足先登可就不美了。

    “老爷,四小姐说,我们是来拜访王妃的,叫其他人都让开。”

    “什么?”独孤剑有一种原来可以这样的感觉,难道不是吗?算起来他可是煜王殿下的亲家,没道理被拦在别人后面呀。

    于是独孤剑也终于在各个高官面前神气威风了一把,但是当他来到门前的时候却傻眼了。

    “王爷同王妃不在府中,请各位先回。”

    煜王殿下跟煜王妃不是昨晚刚回来吗?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