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174章 每天前进一小步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姐夫,木峰山不缺粮食。”言下之意你无需抢食。

    上官流殇眼神一凝,心神也随之微微的波动一下。而后慢慢的抬头看了木仙儿一眼。

    只一眼,木仙儿浑身僵住,连呼吸都放慢了 。

    好恐惧。但她没说过分的话吧,为什么这样对她。木仙儿表示自己好无辜。

    上官流殇收紧握着筷子的手。说:“你有意见?”

    木仙儿连连罢手:“没,我没意见。”

    独孤月开始还很平静的接受他夹的菜,现在也觉得他今天夹菜夹的有点过分。难道是特别喜欢这里的东西,所以让她多吃点?

    然后看看碗里堆着的小山,好吧。这已经不是多吃点的问题了。

    “你没事做?”上官流殇不管独孤月疑问的眼神。直接问木仙儿。

    木仙儿看看他不知道他要做什么,但为了能跟在独孤月身边,木仙儿摇头:“没有呀。”她特意推了几位长老的要求。好好陪独孤月逛逛木峰山。

    “那就好。你去准备过几天的吃食吧。”上官流觞轻飘飘地甩下一句话。

    “可是……”可以交给别人做呀。

    “最了解月丫头喜好的就是你了。难道不是?”

    “好吧。”木仙儿哑口无言的走了。

    看着目瞪口呆的众人,上官流殇的眼神像机关枪一样横扫一遍。无形的气势压迫得众人冷汗直流,在强大的威压下。只能勉强的保持坐姿而不被压弯。

    所有人都没想到木仙儿一句话就把上官流殇点燃了,逮哪烧哪。

    萧谨轩慢慢的放下筷子,站起来。说:“众位请慢用,我去看看小仙儿。”

    连走都挺直了腰,保持着君子的优雅。

    “你们呢?”上官流觞淡淡地开口,却是不容忽视的强硬。

    “吃饱了,请慢用。”

    一时之间,所有人都走光了。

    所有人都走后,所有的压迫消逝的干干净净,“怎么了吗?”独孤月不解的问。

    突然纤细的下颚被骨络分明的手指慢慢抬起,有些冰凉的手指轻轻抚上脸颊。

    上官流殇微微轻低头,蹭了蹭独孤月的鼻梁,眉目间夹杂一丝紧张,“月丫头,你是不是……有了?”

    “有什么?对呀,我已经有吃的了,你看你给我夹的,都成一堆小山了。”独孤月抱怨道。

    上官流殇没有开口,视线移动到独孤月的肚子上。

    独孤月随着上官流殇的视线移动到肚子,狐惑的看着。

    好半天独孤月才反应过来,拍开他的脸,“你别听仙儿乱说,我还没有。”

    独孤月不好意思般,话越说越低。

    “哦。”竟然不是,上官流殇失望的嘟囔。

    上官流殇不死心地问:“要不要找仙儿或是哪位炼药师看看?”不是有言医者不自医吗?

    独孤月捧着肚子,忍着发怒跟他解释:“没有,没有,没有!我连这都不知道吗?”

    顿了一下,独孤月又可怜兮兮的说:“你很想要孩子吗?”

    上官流殇蹲在她身边说:“没,就是以为有了。”

    独孤月原本有点不满都没了,这个人怎么可以用如此委屈的语气跟她说话?完全没有抵抗力。

    上官流殇有爹,有兄弟姐妹,但有还不如没有。

    有一个小孩,家也许更完整。

    也许上官流殇也是如此想的。

    独孤月捧着上官流殇的脸,整个人散发着母性的柔和:“我们准备要一个宝宝,好吗?”

    上官流殇将头埋在独孤月怀里,久久没有声响。

    独孤月身体一滞,他哭了。

    无论一个人多么的强大,都想要一个温暖的家吧。

    独孤月静静地等待着上官流觞缓过来,不久,上官流殇扬起一个弧度,嘴里的宠溺能溺死个人:“等我们找到了岳父岳母,宝宝就有慈爱的外公外婆,有宠爱他的爹爹和娘亲,他会是一个幸福的孩子。”

    独孤月独孤月柔柔一笑,点头:“嗯,会很幸福。”你也一样。

    用过餐后,上官流殇问:“研究地图或是逛逛木峰山?”

    独孤月想了想,“先逛逛吧,一方面了解了解仙儿的居住地,另一方面,我们赶路也累了,还不知道玄武区有什么等着我们呢,养足精神总没错。”

    上官流殇没有问题,他的时间充足。

    太子一直害怕上官流殇夺了他的太子之位,却不知,他看重的东宫之位,上官流殇从未放在眼里。

    “小仙儿不开心?”萧谨轩时刻维系着他温润儒雅的君子之风,对木仙儿的关心也一如既往。

    “上官流殇太过分了,”木仙儿气呼呼的说,“小气吧啦的,一言不合就千方百计把我从姐姐身边调开。”

    “小仙儿不应该高兴吗?”萧谨轩笑着说。

    木仙儿不解的看着他,但出于萧谨轩向来靠谱,她也没有生气:“为何这样讲?”

    “难道他的表现不是完美的诠释了他对独孤月的在乎吗?”萧谨轩贪婪的看着木仙儿。

    “确实,上官流殇太在乎姐姐了。”木仙儿想在乎独孤月是好事,但因此想要阻隔她跟独孤月就不美了。

    “确实如此,所以……”你无需担心独孤月了,不要在离开木峰山了,好吗?

    木仙儿眼珠一转,贼兮兮地说:“若是有小宝宝了呢?”

    木仙儿想着,有了小宝宝,独孤月肯定会自己带一段时间的,那么上官流殇跟独孤月相处的时间就会被缩短。

    小宝宝大一点了,就会黏人了,到时候也会缠着独孤月。

    木仙儿仿佛看到了上官流殇如怨妇一般,委屈的看着独孤月的样子。

    一想到上官流殇吃瘪,木仙儿就乐的不行。

    所以,小宝宝还未出生,就赢得了木仙儿满满的好感。

    然而,出乎意料的是,小宝宝不缠独孤月,而是缠着木仙儿。

    以至于后来,上官流殇不止一次想着,果然是亲儿子。

    当然,这些都是后话了。

    在木峰山山脚的时候,独孤月就发现这里的灵气比外面浓郁很多。

    用香水来比喻,若是木峰山的灵气比作香水,那么外面则是同一瓶香水稀释十倍不止后得到的。

    几乎每天独孤月跟上官流殇都要花半个时辰的时间来对打,当然,这是为了弥补独孤月实战经验不足。

    而一天天的,上官流殇清晰的感受到独孤月的进步。

    当日,独孤月首次破了上官流殇的防御,上官流觞首次被独孤月逼退一小步。

    独孤月兴奋地看着上官流觞,眼里的光彩满溢出来:“破了!”

    上官流觞也欣慰地点头:“做的很好。”

    独孤月笑的眼睛几乎眯成一条线,上官流觞退后的一小步,她独孤月前进的一大步。

    “等着我超越你的那天。”独孤月扬着下巴,像只骄傲的孔雀。

    “我等着。”上官流觞颔首。

    “不可以不信,我会打败你的。”独孤月强调。

    “没有不信。”上官流觞低沉悦耳的声音自唇边溢出:“月丫头要努力。”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