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175章 无尽头的阶梯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独孤月狠狠地瞪了上官流觞一眼,那明显不信的语气是要怎样?

    她不知的是,对于她的怒视。某人直接当成了暗送秋波,丝毫没有威慑力,只看的他心痒难耐。忍不住凑过去细细麻麻的吻落在她的发梢,然后一把将她抱起。一边亲吻一边说:“我们去生宝宝。好不好?”

    说完,就抱着独孤月大步走了。

    独孤月软在他的怀里,白了他一眼。心里接近抓狂,想着,你这是询问吗?为毛不等她回答?

    次日。一切都准备就绪。上官流觞浑身散发着禁欲的气息,身子站的笔直,天知道昨晚他多销魂。

    上官流觞等独孤月穿戴整齐。衣着打理的一丝不苟。勾起唇角。声音宠溺地说:“走吧。”

    门外,木仙儿早已整装待发。这几日准备好的吃食、晶石都放在了储物戒指里。

    萧谨轩不死心的问:“小仙儿,一定要去吗?”

    不说玄武区会发生什么。单单魔兽区就让他拒绝木仙儿前往。

    木仙儿看了他一眼,似乎没想到萧谨轩这个时候还说这些话,不耐的说:“师兄不要絮叨了。这样下去你会赶超八大长老的,我这几天被他们念叨的头都快炸了,你就饶了我吧,还有,你这样絮叨下去会娶不到娘子的。”

    萧谨轩眼中闪过一丝无奈,若那人不是你不娶又如何?最终,萧谨轩什么也不再说。

    宇文南极凑过去,小声的对着流风说:“这萧谨轩不会也要跟着去吧。”

    流风酷酷的看了他一眼,偏过身子,不理他。

    宇文南极无语,他没做天怒人怨的事吧,怎么就摆脸色给他看?

    宇文南极想着,好事仙儿妹妹可爱:“仙儿妹妹,二哥怎么还不出来?”

    木仙儿勾起一抹怪异的笑:“他便秘了。”

    “哈?”宇文南极以为自己听错了,确认道:“二哥便秘了?”

    木仙儿快速的指着他:“流风,你们听到了吗?企鹅哥哥说姐夫便秘了。”

    “没,没!”宇文南极吓的矢口否认,仙儿妹妹也不可爱了。

    看着宇文南极颇为怨念的样子,木仙儿表示平衡了。

    看到独孤月出现,立马换做哀怨的目光,看着独孤月,为毛这几天她都转来转去,没有跟独孤月好好地逛逛木峰山呢?

    上官流觞无视木仙儿的存在,自然也不在意她哀怨的目光。

    独孤月对着木仙儿:“走吧。”

    木仙儿看着他牵着独孤月的手继续往前,她恶狠狠地瞪了上官流觞一眼,赶紧跟上。

    一路沿着地图,很快就找到了玄武区入口。

    看着杂乱无章的植被,还有乱石,木仙儿眨眨眼,确定没有找错路口吗?疑惑地望着独孤月。

    独孤月抿着唇,方向是绝对没有搞错的,只是……可能存在阵法掩护。

    独孤月左右观察着四周,寻找着可能存在阵眼的地方,但一无所获,完全没有规律可寻,独孤月自能寄希望于上官流觞。

    上官流觞注视着前方,眼眸中微微闪过一丝凝重,仔细的观察着四周,不放过一小石子,也不放过一株矮小不起眼的植物。

    当视线从一块大石扫过,而后上官流觞又快速的转回去,慢慢地走近,伸出骨骼分明的纤长的手指,轻轻地拍打着大石,眼底闪过一丝了然。

    独孤月看着他的动作,不明所以,阵眼会是如此大的石块吗?

    上官流觞看向独孤月,对着她微微点头:“所有人退后。”

    随即,他双手结印,出现一个光球,淡淡地红光自手中散开,一道强烈的波动自他身上发起,而后,将光球射向大石,瞬间更为强烈的波动朝四面八方弥漫开来。

    “砰”的一声,大石碎开,碎石向四周射出,引起一阵粉尘。

    此时,众人全部凝神屏息,目光紧紧盯着前方。

    随即,以原先大石为中心,大地开始震动,就像余震一般,不久,大地开始变化,一边向左,一边向右,大地裂开,分成两边,很快,中间便出现一条足以容纳两人并肩而行的一直延伸向下的阶梯。

    阶梯倾斜45度,一直延伸,阶梯尽头是无边的黑暗,没有人看的清,阶梯之后等待他们的会是什么。

    原来入口就在大石这!

    独孤月恍然大悟。

    原先独孤月还以为大石是阵眼,原来不是。

    独孤月看着眼前没有尽头的阶梯,与上官流觞对视一眼,也许前方真的很危险。

    人对未知的危险,恐惧往往加倍,而上官流觞跟独孤月却不然,隐隐有着跃跃欲试的冲动,面对着无边的黑暗更多的是激动与兴奋。

    一个个露出一双震惊的眼睛,等着那深不见底的阶梯,眼睛凸的几乎掉下来。

    “这样也可以?”震惊过后,木仙儿剩下了然,在前世不还有隧道吗?有什么了不起的?无非就是入口让人意想不到而已。

    而木仙儿跟随独孤月往往没有危机意识,她没有去想接下来是否会很危险,只剩下对探索的乐趣。

    “这……这……”宇文南极不可思议地看着,久久不能言语,这能算开天辟地吗?

    上官流觞享受够了独孤月对他的膜拜,就牵起她的手,走在前方。

    木仙儿紧随其后,萧谨轩当然不会放任木仙儿孤身前往,也跟着她。

    原本没准备让萧谨轩知道这个秘密的,但进入这里的需要经过一片十分危险的魔兽区,钥匙在萧谨轩的手里,不告诉他,他怎么可能让木仙儿去冒险呢?于是没有办法木仙儿只能告诉他,她收集了一张藏宝图就在里面,她想要去冒险。

    不是木仙儿对萧谨轩不信任,只是出于一种本能的戒备,木仙儿没有跟萧谨轩说出实情。

    宇文南极还震惊着着鬼斧神工般的阶梯,直到流风拿剑背敲了一下才回过神来,赶紧跟上。

    “里面深浅未知,大家要小心为上。”独孤月停下来嘱咐道。

    “是。”

    听了独孤月的话,没有人激进的冒进。

    一步步小心翼翼的向前探索,未知的道路,让他们更加的谨慎。

    在遥远的蓬莱山,白衣少年清晰地看着眼前的一切,空气中震荡着恶魔一般恐怖的笑声,“越来越有趣了。”

    狰狞过后的,露出一张绝世容颜,整个人都柔和起来,水晶球上豁然是木仙儿一人,白衣少年伸手抚摸,好像透过水晶球柔柔的摸着木仙儿一般,小声的嘟囔:“不乖,不乖。”

    而后,木仙儿的身影消失,上官流觞跟独孤月出现在水晶球中,白衣少年眼底闪过一丝狠辣,一道灵力闪过,水晶球早已碎裂。

    “所有妄图抢走她的人,都该死!”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