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178章 阿玄此兽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白衣少年久久等不到小女孩的身影,越发暴躁,心里叫嚣着禁锢她的声音越发强烈。

    渐渐的。白衣少年将心里的不满转移到刚刚出生的小宝宝身上。

    没有了,就来了。

    小宝宝没有了,小女孩就来了。

    经过两次分离。一行人中就只剩下独孤月和木仙儿,在这种情况下玄武图的守护者不愿意现身。而独孤月她们对阿玄充满怀疑。拒绝听阿玄所说的将黑珠子放入凹孔之中。

    阿玄气的跳脚:“两个无知的奶娃娃,竟然怀疑本神兽的话,气死本神兽了。”

    “你们两个奶娃娃听好了。你们愿意也得愿意,不愿意还得愿意。不想见到其他人了,你们就在这里耗着。反正本神兽在这里大概没有一千年也有八百了。正好你们都留下来给我做伴。”不知天高地厚的奶娃娃,非得本神兽来硬的。

    独孤月没想到这个阿玄如此难缠,原本以为要么逼它现身。要么逼它说出上官流殇他们的情况。

    现在事实确如它所言要么继续耗着。要么乖乖的听话。

    这样耗下去不是办法。只能走一步看一步。

    看着她们走向柜台前,阿玄得意大笑。还好还好,否则它就要现身了。被两个毛毛还没长齐的娃娃威胁住了,那它还用不用混了?

    “姐,我先。”要是有什么危险姐姐要赶紧逃。

    “嗯。”

    起先。木仙儿小心翼翼的拿着珠子往孔里放,不紧不慢的。

    看着这一切的阿玄满头黑线,这是要放到猴年马月?

    考虑着要不要出声催促一下?催促了她们会不会以为有阴谋而更慢?

    这次木仙儿发现一颗一颗放完全没有任何危险,于是就坐着,甚至哼起了歌。

    就连独孤月也和着她的拍子。

    所谓知己知彼,百战百胜。独孤月她们对阿玄除了名字一无所知,所以要小心的试探,慢慢的窥探它,激怒它,越是暴躁暴露的才越多。

    可惜,阿玄毕竟是老江湖了,气的跳脚也没有出声。

    木仙儿看了独孤月一眼,独孤月对着她微微点头。

    然后。

    “ 风在吼, 马在叫,黄河在咆哮,黄河在咆哮。 河西山冈万丈,河东河北高梁熟了。万山丛中, 抗日英雄真不少! 青纱帐里, 游击靳逞英豪! 端起了土枪洋枪, 挥动着大刀长矛, 保卫家乡! 保卫黄河! 保卫华北!保卫全中国…… ”

    “啊!停!停!停!”终于传来了阿玄的怒吼。

    木仙儿的歌声所向披靡,不费一兵一卒成功杀敌三千。

    好吧,木仙儿就是个五音不全的歌词杀手,除了'小毛驴'什么都不能唱。

    “什么黄河在咆哮,我看是在控诉,控诉懂不懂?什么保卫家乡保卫黄河,你别唱了,我替你杀敌好不好!”魔音穿耳!魔音穿耳!活了这么些年才明白这个词真正的含义,才领教到这个词的威力。

    再也不要嫌弃苍蝇的嗡嗡声难听了,与之相比,简直就是天籁之音呀!

    “不好,我现在又不要杀敌,再说了,就算要杀敌我也能自己来。”

    “不杀敌就不杀敌吧,只要你不唱了就行。”

    “不行,我要唱歌!”木仙儿严肃的说。

    “为什么?”

    “我无聊,没人陪我玩。”完全小孩闹脾气的语气。

    “你找她玩呀。”

    “不要。”

    “为什么?”

    “姐姐要时刻准备着。”

    “那你也准备起来了,咱不唱行不?”只要不唱,你做什么都可以。

    “不行!我不用准备,有姐姐就够了。”

    “那你要如何才肯不唱?”软的不行,就来硬的。

    “不行,我就要唱。”

    “你执意要唱,我就对他们下手。”使出杀手锏,不信你不妥协。

    “姐夫?”

    “对。”得意的笑,得意的笑不怕你不乖乖听话。

    “那就杀呗。”

    “什么?”阿玄差点摔倒,那不以为意的口吻是怎么回事?听错了吧。

    “杀呗,打个商量,留个全尸怎么样?留个头也行,我姐夫的悬赏金额可是很高的。”

    “你不要你姐夫了?”阿玄傻眼了,悬赏金额能够这样拿吗?呸,这是能不能这样拿的问题吗?应该是悬赏金额拿姐夫的尸首过去有这样的人吗?

    “姐夫可以再找的。”停了一会儿,木仙儿又说:“丫鬟也可以再找的朋友也一样。人之相识,贵在相知,人之相知,贵在知心。所以他们是不会愿意我因为他们而被你威胁的。”

    阿玄透过水晶球,看着木仙儿一副,看,我多体贴,不用你多费口舌就都答了。

    “你……你……你……你要怎样才肯不唱了!”阿玄快被气的崩溃了,这个绝对不是小主子。

    “我有说我要唱吗?”木仙儿眨着大大的眼睛,无辜的说。

    阿玄被噎着,一口气卡在喉咙里上不来下不去。

    她好像是了没说还要唱,是它自己一直在纠结。

    独孤月一直听着他们的对话,独孤月发现了一个重大信息……阿玄不会或不能伤害她们。

    不管木仙儿如何激怒阿玄,它最多气的跳脚,然后语言威胁,而没有任何实质性的伤害。

    虽然不知道它的目的是什么,但

    不妨碍独孤月做出真确的决定。

    独孤月给木仙儿使个小眼色,木仙儿会意的结束了跟阿玄的胡扯。

    木仙儿将剩下的黑珠子,一股脑儿都倒了进入,拍拍双手,说:“好了。”

    独孤月上前,试探性的放了几个,见没有异样,就全部都倒了进入。

    “那么,接下来呢?”独孤月现在木仙儿的身边,问阿玄。

    而此时此刻的阿玄,热泪盈眶的跪趴在地上,它终于找到小主人了,而且还附带的找到了木仙儿这半个主人。

    嗷嗷!幸福来的太快了,让它缓缓。

    久久得不到回答的独孤月不得不怀疑阿玄是不是在故意的幼稚的报复。

    独孤月无语的抬头,而后转向它之前说的奖励区,意外的看到小寻宝趴在上面,小爪子划呀划,恨不得将那块透明柜台挠破了。

    独孤月走过去,顺着小寻宝看过去,发现是一颗火红的珠子,有三四岁小孩的拳头那么大。

    独孤月看到红珠子的下方,有个小标签,写着:两千五。

    这可是一半黑珠子呀!独孤月将流着口水的小寻宝抱起来:“小寻宝想要那个?”

    小寻宝手指着那颗珠子说着:“火……火……”

    小寻宝舌头打结,还说不出火源石,但它双目炯炯有神的样子,让独孤月清楚的明白它想要那颗红珠子的愿望。

    独孤月揉揉小寻宝毛绒绒的小脑袋,心情一下子就好了。

    “嗷嗷,欢迎进行兑换,女娃娃,你夸我一句,就给你打个九折,如何?”失踪的阿玄终于又出现了。

    “不。”独孤月眨了下眼睛,表面无波无浪,脑子却早已转了几圈。

    她不知道阿玄从失踪到现在的示好,究竟有什么阴谋,小心谨慎一些,总是有必要的。

    “八点五折。”阿玄心里乐来了花,想着不愧是小主子,果然有气势,还好它说的高一点,要不然一下子就被完全拒绝了。

    “不。”独孤月奇怪于阿玄的态度,原先还被木仙儿气的跳脚,现在却来示好,非常可疑。

    “八折,不能再打了。”阿玄委屈的声音传来。

    “好。”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