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182章 想聚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月光?难道月光剑法也适合木仙儿修炼?

    原来她是她,爹爹是她的爹爹,娘亲是她的娘亲。从来就没有原身,有的从来就是她独孤月。

    之前的纠结完全没有必要。

    信息量太过强大,独孤月缓了近一个时辰。仍然觉得晕乎乎的,有种不真实的感觉。好像漂浮了太久的浮萍。终于找到了根。

    独孤月深吸一口气,不行,她现在迫切的想要见到上官流殇。

    不知道是为了倾诉内心的不真实感。还是为了跟他分享喜悦,总之,上官流觞现在是她迫切想要见到的人。

    独孤月睁开眼。映入眼眸的是那个熟悉的面孔。

    “你……”心酸到失语。独孤月突然觉得自己好想哭,就好像在外面受到很大的委屈的小孩,突然见到了最亲近的人。心酸的不行。眼泪还在眼眶里打转。委屈的很。

    “月丫头……”木仙儿还在修炼之中,他虽然已在这里将近一天。但无从得知这几天独孤月经历了些什么,看着独孤月红了眼眶。心疼的不行。

    两人紧紧相拥,都贪婪的闻着彼此专属气味,这段时间的焦虑一扫而空。

    此时再多言语都表达不出所思所想。唯有紧紧相拥。

    木仙儿醒过来,看到的就是独孤月与上官流殇相拥在一起,而之前对着她趾高气扬的阿玄缩在一个角落时不时控诉的看着上官流殇。

    木仙儿摸着下巴,思考着现在出声会不会不厚道?

    好吧,木仙儿决定还是厚道点吧。而阿玄偶然抬头,看到木仙儿那一闪而过的狡洁,忍不住打了个寒颤。

    木仙儿轻轻地走过去,几乎没有发出任何的声响,然后对着早已够可怜的阿玄一阵蹂躏,嚣张呀,你再嚣张呀。

    木仙儿表示狠狠地欺负前一刻还在盛气凌人的欺负她的阿玄,真不是一般的爽。主要阿玄胖嘟嘟,软乎乎的,手感超好,蹂躏起来毫无压力。

    独孤月终于缓过来,对着上官流觞哽咽的说:“你怎么在这?宇文南极他们呢?怎么没看到?”

    上官流觞笑而不语,神秘莫测的挑了下眉。

    独孤月此时看到木仙儿跟阿玄玩的不亦乐乎,连她都不理了,也就暂时没有继续追问,走过去一看。

    哪是他们玩的不亦乐乎呀,分明就是木仙儿玩的不亦乐乎,阿玄一副被狠狠蹂躏要哭不哭的样子。

    好吧,木仙儿找到了很好的玩具,然后就继续跟上官流觞谈论起来。

    阿玄原本希冀地看着独孤月走来,嗷嗷,就要解救了,小主人,快快救救阿玄,阿玄的双手还没有张开,就看到独孤月满意的走开了,而且,她那笑是什么意思?怎么觉得是欣慰木仙儿找到了很好的玩具呢?不得不说阿玄你真相了,作为一个以反派出现的外来者要做好时刻被欺负的准备。

    上官流觞亲了亲独孤月,才开始跟她大概说了下他的情况。

    原来,自从晋级后,上官流觞就不在忙着修炼,他仔细的观察着四周,寻找着破绽,最后误打误撞的让他找到了出口,来到了独孤月她们之前捉捕护膝鹿蛛的地方,在哪里上官流觞发现了独孤月本命火的气息,一路寻找,终于看到了这座古楼。

    原本一直在外面徘徊,不得其踪,找不到进入的方法,而这时,阿玄这个二货出现了,它说道:“大胆人类,竟敢私自逃离,还不快速速离去,否则本神兽定不饶了你。”

    上官流觞一听,这还得了,独孤月指不定在里面被它抓住了。

    于是,上官流觞冷冷地撇它一眼,那轻视的态度,摆明了看不起它。

    阿玄心里气得很,但也不屑与他计较,转身就准备走。

    上官流觞冷冷地丢下一句:“就这样也是神兽?痴心妄想吧。”

    轻蔑,绝对的轻蔑,阿玄绝对要好好地教训教训眼前这个不知天高地厚的人类。

    然而,它一下来,就感受到了一种恐惧,对上官流觞的恐惧。虽然它的实力被压制,但好歹也是统领阶巅峰,竟然被一个刚入统领阶的毛小子唬住了,太丢脸了。

    阿玄决定要雄起,然而,不知道为什么,从心里开始恐惧眼前这个男人,别说攻击他,就连与他对视的勇气也没有。

    上官流觞一个冷眼就将它钉在原地,恐怖的气息席卷而来。

    上官流觞看着眼前明明比自己强大却停在那里,眼中明显含着恐惧的阿玄不理不睬,直接越过它,就踏入了古楼。

    “你晋级了!已经是统领阶了呀!”语气里是毫不掩饰的羡慕、自豪,与有荣焉。

    上官流觞点头:“嗯。”

    独孤月奖励了她一个大大的香吻,带声响的那种。

    上官流觞抿着唇,显然很满意她的这个举动,期待再来一次。

    “根据你刚刚所说,也就是说阿玄怕你?”独孤月听到了来龙去脉,现在才想到上官流觞能够进来的关键。

    上官流觞点头:“嗯,不知道试为何。”

    木仙儿其实在独孤月走向她的时候就从蹂躏阿玄的过程中回过神来,听到他们讨论阿玄,于是将阿玄一把抱过去。

    “……”有没有神兽权了。

    将阿玄放在他们中间,木仙儿放手之前还不忘掐一下它的脸:“说吧,为什么怕他。”

    阿玄将目光投向独孤月,明显的看到独孤月也对这个答案势在必得,偷偷地看向上官流觞,打了个冷颤,弱弱的说:“我也不知道。”

    “骗谁呢?”木仙儿不满的说。

    而独孤月笑笑,明显的同样不信它所说的。

    阿玄豁出去:“就是不知道,谁知道它是怎么回事?整个人散发着恐怖的气息,活生生的将人禁锢住了,我想动我动的了嘛我。”

    上官流觞与独孤月对视一眼,沉默了,他们已经相信了阿玄的话,因为如果不是这样,且不说它会不会让上官流觞进来,就是以它的实力,如果不是对上官流觞恐惧也绝对不会乖乖的给木仙儿蹂躏的,要知道,她蹂躏的时间可不短。

    而且对于一个向来仇恨别人看不起它外表的神兽,它有着自己的骄傲,不会轻易妥协的。

    “那么为什么在那边本王可以找到破绽来到这边,却不能再古楼外面找到破绽进来?”这才是上官流觞关心的,照理来说这里的一切都是属于同一个人建成,那么应该每个地方的破绽都差不多呀。

    阿玄不服了:“那不是破绽!”

    “哦?”

    上官流觞的视线,让它强势不起来:“那是为了避免小主子不顾提示走到那边而留下的算是小门。”

    “你一直说小主子,你说的是谁?”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