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183章 虚拟空间,误会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蓬莱山,白衣少年坐在那块熟悉的大石上,面色阴沉。手中的水晶球空荡荡的,不像往日一般,总有一个活泼灵动的身影。

    已经是第几天了?

    废物!没用的废物!

    夜幕再次降临。晚风轻轻地吹起少年的衣袍,静谧的夜晚。少年却始终阴沉着脸。还不出现!还不出现!

    “砰!”水晶球再次摔得粉碎,白衣少年却连看都没用再看一眼,而是再次拿出一个水晶球。完全不为那个破碎的水晶球感到惋惜,不能展现他日思夜想的身影,留着何用?

    独孤月再一次体会了一把什么叫做不可思议。回想刚刚阿玄的回答也真是让她醉了。

    “谁是你的小主子?”木仙儿觉得它真是没救了。打算赖上他们吗?

    阿玄翻了个白眼,好像木仙儿问了一个相当愚蠢的问题,指着独孤月说:“当然是她了。不然还有谁?”

    “为什么叫我小主子?”独孤月狐惑的看着它。难道还是她爹爹或是娘亲的魔宠不成?可有谁的魔宠能够离开主人这么长的时间呢?在主子活着的时候真的可以做到让魔宠远离自己吗?那么这样岂不是失去了联系?

    之后就是一问三不知。连为什么叫独孤月小主子,如何认出独孤月就是小主子。它是如何来到这里,来到这里的目的是什么都忘记了。

    也就是说之前不久它还从所有人中辨别出了独孤月跟木仙儿。此时却是连如何分辨的都忘了个干净。

    独孤月重新上下打量它,不知道应不应该相信它所说的。

    上官流觞五官更显深邃,眼神复杂的看着阿玄。面色沉静,凝视了阿玄片刻,他才开口:“也许是封印。”

    “封印?你是说就像它的实力一样,记忆也被封印了?”独孤月疑惑地看着上官流觞。

    上官流觞淡淡地点头:“没错。”

    “可是,它之前明明记得呀。”木仙儿震惊得说,难道记忆还是刚刚被封印的?

    上官流觞一双眼眸深邃而有神,好像一切都逃不出他的视线:“不,应该是有灵力支撑着它的记忆,而当那股灵力消失的时候,封印则彻底执行。”

    独孤月闻言,心中一凛:“为什么?”

    封印实力还说的过去,可是为什么要连记忆也一起封印了呢?有什么不可告人的秘密?独孤月看着阿玄的眼神愈加复杂,不知道应该怎么跟它相处,它是去,是留呢?

    上官流觞摇头,这他也不是很清楚:“也许只是时机未到,避免它泄露天机;也许,是故弄玄虚;也许,只是偶然。”

    不管是哪一种,任何人都休想伤害他的月丫头,否则……上官流觞眼中一闪而过的危险。

    恰巧抬头的阿玄看到了这一危险的信息,心随之颤抖了一下,对上官流觞更讳莫如深,更加忌惮。

    独孤月听了上官流觞的话,只能暂时将阿玄收下,可是一个新的问题出现了。

    “阿玄它是有主的,那么我要怎么掩藏它?还是直接就让它暴露在群众的视野之下?而且这样……”它能信吗?

    上官流觞显然也想到了这个问题,关于这点却是难办,除非,不让它跟着独孤月。

    “不用契约也可以的。”阿玄知道现在自己的处境实在危险,若是它不自己想办法解决,那么它很有可能就要离小主子很远很远了,于是,它顶着巨大的压力,弱弱的说。

    “不用契约?什么意思?”独孤月不解的问。

    “仙草姑娘有一个虚拟空间,我可以进入。”阿玄说,阿玄此时无比庆幸,封印还没有完全,对于木仙儿还存留一点记忆,否则它真的要危险了。

    “你怎么知道?”木仙儿震惊的看着它,呼吸都快要停止,紧张地近乎窒息,这个秘密她任何人都没说,包括独孤月,不是为了什么,只为了留一条任何人都意想不到的退路。

    她的虚拟空间,无论是死物亦或是活物都能收进空间,而且可以长期存活,包括人。

    她能够进入独孤月的空间的一个原因就是因为虚拟空间的存在,是否还存在其他的原因使得她能够进入独孤月的空间木仙儿无从而知,但可以肯定,这是其中一个。

    不告诉独孤月,是因为她跟上官流觞太过亲近,就连身世之谜都可以轻易告诉他,那么,这个秘密在独孤月看来,又有多大的可能不说呢?

    自从独孤影背叛以来,木仙儿就着手准备着一条所有人都不知道的退路。

    万一,万一上官流觞经受不住时间的考验呢?万一遇到不可逆转的突发事件呢?总要有一条退路才好。

    独孤月头脑一片空白,也震惊于木仙儿竟然也有一个空间,竟然她也是空间法师,而更令她没有想到的是,她竟然不知道!

    上官流觞同样震惊,他以为木仙儿在独孤月面前已经毫无秘密了,可看到独孤月震惊错愕的样子,显然独孤月也不知道木仙儿的空间的存在。上官流觞不得不从新审视一遍木仙儿,也许,她并没有想象当中来的忠诚。

    木仙儿看到独孤月惨白的脸,在看到上官流觞眼中的戒备,突然有一种无力感升起,好像误会了,不……

    “为什么?”为什么我对你毫无保留,而你却隐瞒我如此重要的事情?独孤月无法承受木仙儿对她的隐瞒,这让她觉得被欺骗了。

    木仙儿即便看到独孤月惨白的脸色,仍然抱有希望,独孤月只是太累了,没有要怀疑她,可是,这句充满质问的“为什么”却把她所有的希冀都打破了。

    她不在乎上官流觞对她的怀疑,可是,为什么连独孤月都要这样对她呢?怀疑她?难道上官流觞就是毫无保留的什么都对她说了吗?为什么可以宽容他却如此对她?难道一直以来的信任都是假象吗?

    因为是假象,所以才那么容易积被戳破?

    木仙儿一片真心相待,换来的却是怀疑,心怎能不痛?

    “你觉得呢?”木仙儿强忍着心中的气愤反问她。

    独孤月不知道,她只觉得自己再一次被亲近的人背叛了,双目通红,再一次质问:“我问你为什么?”

    为什么要瞒着她?她连空间都让她进了不是吗?为什么她却连有空间存在都不说?

    独孤月几乎魔怔了,只想要一个答案,完全没有观察木仙儿同样心痛不已的样子。

    上官流觞发觉不对劲,紧紧地拥着她,“冷静点月丫头,冷静点听她解释,这里说不定有什么误会。”

    “解释?需要我解释什么?我没必要解释。”木仙儿彻底被独孤月伤到了。

    此时所有的人都没有发现古楼外面躲藏的一个身影。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